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三十八章 碎骨(五)
    她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将油纸包收好,看向少年的目光也温和的多了。

    “师兄这次又要我帮忙送什么?”

    外门弟子待遇不如内门弟子,莳七平常也就靠帮施宜然跑腿打打牙祭了。

    别和她说神仙不用吃饭!

    她不是神仙,她只是突然多了一点不知道怎么来的法力,这天下,唯有美食不可辜负!

    施宜然闻言,立刻喜笑颜开的从怀里掏出一支玉簪塞给她,小声道:“这是我前两天刚得的,劳烦师妹帮我递给朱雀。”

    莳七微微颔首,将玉簪收入袖中。

    “先说一句,朱雀若是不收,这烧鸡我可不退的啊!”

    施宜然连忙笑道:“是是是,朱雀若是不收,烧鸡就权当我请你的。”

    莳七这才笑了:“有你这句话,我肯定让朱雀把你这定情簪收下来。”

    这话一出,施宜然立刻涨红了脸,他挠了挠头赧然道:“师妹说什么呢!”哪儿就定情了,朱雀到现在都没正眼看过他。

    莳七纯粹就是嘴上好听,毕竟施宜然请她吃东西了。

    她推了推他,提醒道:“师兄你要是还不走,真要被人撞见了,到时候可有你好瞧的。”

    施宜然这才恍然,也顾不得别的了,连忙溜走了。

    莳七远远的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叹了口气,可怜的施宜然,注定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了。

    等等!这比喻怎么好像有哪里不对的样子。

    她摇了摇头,不妥不妥。

    “君卿,你在那边做什么?”身后传来一道清冷又熟悉的声音。

    莳七连忙回头,只见朱雀一袭红衣立在廊下,如九天之上的神女一般高高在上遥不可及。

    她笑了笑,神秘兮兮的走到朱雀身边,然后拉着她进了屋。

    “好东西。”

    她笑眯眯的把油纸包拿了出来,朱雀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屋内弥漫着一股香喷喷的烧鸡味道,莳七忍不住叹了口气,真是惨,就算她空有法力现在也不敢给自己整顿好吃的,生怕被苌黎那背后之人抓到。

    “你吃吗?”

    朱雀摇了摇头:“不必了。”

    莳七客气也客气了,朱雀实在不肯,她也不强迫。

    “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朱雀的眸中闪过一丝狐疑,外门弟子伙食并不好,像其他那些入门已经好些年的外门弟子,还可出入门派跑腿,捞点油水,可是他们这些刚入门的,只能暂时守着门内规矩。

    莳七笑了笑:“你猜呢?”

    朱雀没说话,倒是低下眸去看书。

    莳七便知道她没兴致猜了,为了不冷场,也为了帮施宜然,她轻咳了一声道:“这个送你。”

    言罢,她便从袖中掏出一支雕琢精致的玉簪递给朱雀。

    “我的簪子已经足够了。”她道。

    莳七讪讪一笑:“你刚刚不是问我这烧鸡哪儿来的吗?就是这簪子的主人给的。”

    朱雀闻言,终于抬眸看着她:“施宜然?”

    “是他。”

    “我不要。”

    莳七连忙挨着她坐下:“别不要啊,这簪子还挺好看的。”更何况她烧鸡都吃了,总归是有些吃人家嘴软。

    朱雀唇角忽然扬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君卿,现在只是你我二人而已,舒服一点不行么?”

    莳七眨了眨眼,轻声道:“谁知道隔墙有没有耳朵?”

    她顿了顿又道:“拿着吧,我有用处。”

    朱雀笑了,接过她手中的玉簪:“你且告诉他,我就算收了也不意味着什么。”

    “好。”

    翌日,施宜然寻了个机会拦住了莳七,小声问道:“怎么样?朱雀收了吗?”

    莳七朝他身后努了努嘴:“喏,你自己瞧便是。”

    施宜然下意识的回眸,正好看见朱雀迎面而来,他脸上的神情立刻僵住了,朱雀朝他微微颔首,然后面容平静的走开了。

    “她真的收了!”待朱雀离开后,施宜然高兴的简直要跳起来了。

    方才他瞧见朱雀的发间,赫然插着他送她的那支玉簪。

    莳七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说帮你劝她收下,就一定会做到。”

    施宜然高兴的连连点头,忽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莳七:“对了,你该不会没告诉她,簪子是我送的吧?”

    莳七靠在廊柱上,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知道这是你送你。”

    此话一出,施宜然欣喜若狂的拉住了莳七的手:“师妹,太谢谢你了,以后你想吃什么,我都给你买。”

    “那就先记着吧。”莳七懒懒的应了一句,正当她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回眸看着施宜然。

    施宜然被她看的一阵发毛,忍不住道:“你一直看着我不说话作甚?”

    莳七抿了抿唇,抬脚走向他小声道:“喜欢朱雀,可能是要付出代价的。”

    施宜然一愣,旋即凛然道:“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不在乎。”

    莳七唇角扯了个不太真切的微笑,转身离开了。

    日暮西沉,她回到了房内,朱雀还未回来,她刚坐下,就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

    “你终于回来了。”

    莳七心中一惊,猛地站起身,只见她的床榻上正躺着一面熟悉的镜子。

    她抿了抿唇,复又坐了回去,淡淡道:“你怎么来了?”

    妩姬笑了笑:“陆辛给你的镯子还真将你藏住了,叫我好找。”不过幸好,她体内有她种下的神契,无论她去到哪里,她都能找到她。

    “鲛人那个位面,是你在挑拨离间是不是?”莳七声音冷淡道。

    妩姬怔怔一瞬,片刻又笑了:“原来你已经知道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做于你而言又有什么好处?”莳七眉心浅蹙,眸底满是冷意。

    “好处?我可拿不到任何好处。”

    莳七紧接着道:“那你又为何这么做?”

    妩姬轻笑一声:“我这么做,对你来讲,是一件好事,你以后自然会明白的。”

    莳七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不信我?”妩姬那苍老的声音里透着几分无奈,“你仔细想想,我跟了你这么多位面,可曾找你要过什么?可曾真真切切的伤害过你?无论哪个位面,我若是想要你灰飞烟灭,都是轻而易举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