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三十九章 碎骨(六)
    妩姬言罢,却见莳七依旧久久不语,遂又道,“不妨告诉你,有人要戕害于你,奉了神诏誓要将你灰飞烟灭,以你现在的道行,根本不及那人万一,扶九殷先被缠的脱不开身,只有我和陆辛联手,才能护你周全。”

    莳七一怔,旋即蹙了蹙眉:“那人是谁?帮助苌黎的人?”

    “是,她确是襄助穿越女的人,但是她的身份我不能说,相信陆辛也没有告诉你。”妩姬顿了顿,声音中隐隐夹着几分轻叹,“若是说了,便是有违天道,你就更出不去了。”

    “出去?”莳七脑海中飞快流过一个念头,可惜转瞬即逝。

    妩姬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道:“总之,我不会害你,若真要害你,早就动手了,你也不必防着我。”

    “那你接近我,总归是有理由的吧?”莳七眉目间溢出一丝嘲弄,“于各个位面襄助我,却又挑拨我和他的关系,这么做,总不会是因为爱吧?”

    妩姬听了她的话,怔忪片刻,旋即扬声大笑。

    那笑声嘶哑又难听,莳七忍不住蹙了蹙眉,倒是到底没有打断她。

    待妩姬笑够了,她才道:“小丫头,总有一日你会明白我的苦心的。”

    莳七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至于我要什么。”妩姬那苍老的声音忽然显得有些轻不可闻,可莳七还是隐隐从她的声音里听出了几分恨意,“待你明白一切之时,你要做的,也便是我要的。”

    莳七抬眸瞧了一眼外头阳光明媚的天色,平静道:“你怎知,我要的便是你要的?”

    “因为我了解你。”

    了解?莳七抬眸看了看屋顶,忍不住轻笑一声,她都不了解她自己。

    屋内再次恢复了静谧,莳七忽然吹了吹落在面前的碎发,轻声道:“妩姬,你是镜灵吗?”

    “不是。”妩姬道。

    “那你是被困在镜子里了?”可是又好像不是,她也确实看到过几次妩姬从镜子里出来。

    就是不知道出来的是不是她的幻影。

    妩姬嗤笑一声:“算是吧。”

    她说完这话,似乎并不太愿意继续这个话题,遂道:“苌黎背后之人在找你,你近来要仔细些,若非万不得已,莫要动用你的灵力。”

    莳七挑了挑眉,她现在对苌黎背后之人是越来越好奇了。

    “她找我,是为了帮苌黎出气?还是因为我挡了她的路?”莳七道。

    妩姬闻言,嗤笑一声道:“苌黎不过是她的一颗棋子罢了,帮棋子出什么气?”

    那就是挡了那人的路了。

    月上柳梢头,,天宁山渐渐陷入了静谧之中。

    莳七躺在床榻上,久久无法安眠,她一直在想白日里妩姬说的那些话。

    耳边是朱雀绵长浅淡的呼吸声,莳七转了个身,面对着对床的朱雀,目光凝着她久久不语。

    “咦,小朱雀,你怎么又躲到树上去了?”

    “我才不叫朱雀!”

    “我喜欢唤你小朱雀。”

    “为什么?”

    “因为你总是穿一身红裙子。”

    “那我是朱雀,你是什么?”

    “我是玄武。”

    “哈哈哈玄武我知道,是只大乌龟。”

    “什么乌龟,我才不是乌龟。”

    “我知道,你是五哥哥嘛!”

    莳七眸光怔忪的凝着朱雀的睡颜,良久,才缓缓翻了个身,望着床榻上的帷帐。

    她唇角不由勾起一丝嘲讽,黑夜中,一声轻笑若有若无:“呵,朱雀玄武。”

    自那日妩姬告诉莳七,苌黎背后之人一直在找她后,她便又低调的多了。连着几个月后,天宁宗忽然发生了一件大事。

    至少对外门弟子而言,是件大事了。

    内门弟子原本数额已满,可是就在前不久,有个内门弟子被三长老收为了亲传弟子,所以便要从外门弟子中挑选出一个,成为内门弟子。

    一时间,外门弟子之间变得波涛暗涌。

    朱雀和莳七之间,也因为这件事,变得有些微妙。

    施宜然再次找到莳七,希望她帮他送东西时,莳七笑了笑道:“以后帮不到师兄了。”

    他一怔,旋即小心翼翼的问道:“可是因为内门弟子一事?”

    莳七微微颔首。

    其实这件事,施宜然也察觉到了,那些很有希望成为内门弟子的外门弟子,彼此之间都暗流涌动。

    朱雀和杜君卿都在之列。

    “朱雀性子强。”施宜然想要安慰莳七,可是又不知从何处下嘴,“你也莫要往心里去……”

    莳七笑了笑:“怎么会。”

    施宜然连忙道:“那就好,那就好。”说着,他就像将怀里的东西塞给莳七。

    莳七无奈的推了回去:“师兄,我已经好些天没有看见朱雀了,真的帮不了你了。”

    施宜然一愣:“那她去了哪里?都不回房的吗?”

    “许是在后山修炼,又或是去了藏书阁,我也不知道。”

    施宜然有些失望,莳七见状,遂道:“师兄若想见朱雀,何不自去找她?”

    “我……”他心慕朱雀,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但是他每次对上朱雀那张脸,脸瞬间绯红一片,话都说不出来。

    莳七笑道:“你若是连话都不敢和她讲,又怎么能指望她对你另眼相看呢?”

    施宜然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忽然瞥见莳七的身后,遂小声道:“迎白师姐好像再找你,我先回去了。”

    莳七回眸一瞧,果然看见迎白正立在廊下,微笑的看着她。

    施宜然对着迎白行了个礼,然后便离开了。

    迎白见他走了,这才走向莳七。

    “迎白师姐。”

    “他是哪个?”迎白笑着道。

    莳七抬眸望了望施宜然远去的身影:“他是抚宁施家的,名唤宜然。”

    迎白眼眸微微眯起:“抚宁施家,富甲一方。”

    莳七笑了笑道:“不知迎白师姐找我可有什么吩咐?”

    迎白回过神来,亲昵的挽起了莳七的胳膊,笑道:“说什么吩不吩咐的,怪生分的。”

    莳七心底嗤笑一声,迎白向来捧高踩低的,以往看见她,都是甩个大白眼就走,现在居然会挽着她的手,说什么生分不生分的话,当着是稀奇。

    事有反常即为妖。

    她倒要看看迎白葫芦里卖的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