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四十一章 碎骨(八)
    封亟闻言,薄唇紧抿,没有说话。

    苌黎眸光低垂,手指轻叠,长长的指甲死死的掐着指腹,直至指尖泛白。

    片刻,她猛地转身,荼白的裙摆在空中划过一个翩跹的弧度,她走到门前,却忽又驻足,清泠的声音里听不出半丝半缕的情绪。

    “朱雀若真是那妖女,还是要早些计较的好,收起你那仅存的情谊,你又怎知她这次回来,不是要亲手将你剖腹挖心?”

    封亟周身泛起一层微寒的气流,还未待他出声,只见她身形一晃,已然消失在门前。

    苌黎回了房,脸色阴沉的可怕。

    她安坐于榻上,阖上双眸,不过多时,只见她周身渐渐涌起一层黑色的浓雾,那雾气将她整个人包裹其中。

    隐约之间,浓雾之内仿佛出现了两点暗红色的光芒。

    半晌,只听一声脆响,浓雾散去,软榻化为齑粉,苌黎亭亭而立于狼藉之中,那双血红色的眼睛渐渐恢复了清明。

    她抬手轻轻拂了拂衣裙上的纤尘,面容清冷。

    此时,便又是一派飘逸如仙的从容之态了。

    “迎白,带杜君卿来见我。”她指尖掐了个诀,密音立刻传到了迎白的耳中。

    远在后山的迎白一愣,眉目间隐隐闪过一丝不快,不过只是一瞬,她连忙回了密音:“是。”

    “有事?”慵懒的倚靠在树干上的男子,上吊着眉眼问道。

    迎白一把拍开他摸过来的手:“别忘了你答应我的。”

    男子轻笑一声:“我何曾言而无信?”

    迎白冷哼一声,瞬间消失在原地。

    山门前,莳七正看着泪眼汪汪的小童,忍不住叹了口气,抬眸望了望天:“你不要哭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你了呢。”

    小童抽抽搭搭的用衣袖抹着眼泪:“老夫人说了,这东西若是不能送到大少爷手里,我回去就要挨罚。”

    莳七忍不住道:“你说你家老夫人为难你,你跑过来为难我做什么?”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呃,虽然这小童不是女人,但是他哭哭啼啼的样子,像极了小姑娘。

    “你不是大少爷的朋友吗?”小童泪眼婆娑的望着她,“大少爷买的烧鸡,大部分都进了你的肚子里了。”

    莳七头上一阵黑线,他怎么连这个也知道?

    “那你家大少爷现在被罚禁闭,我也见不到他啊,等他出来,这些吃的不都坏了吗?”

    小童一听,没有说话,倒是又嘤嘤的哭了起来。

    莳七只觉得头要疼炸了,早知道山门口是这档子破事儿,她才不会出来!

    眼看着看过来的人渐渐多了,莳七只好松了口:“那好,你把东西给我,我要是能见到他,就给他,要是他在东西坏掉前还没出来,我就勉为其难的帮他一下好了。”

    小童先听了前半句,登时破涕为笑。

    可是当他听到她后半句时,笑容逐渐凝固。

    “你回去就跟你们老夫人讲,东西送到了,其他的你就当不知道。”莳七好声好气的给他出谋划策。

    “可是……”

    “别可是了!再可是,我就不帮你了,你好好珍惜现在这个和颜悦色的我!”

    小童浑身一颤,片刻才犹犹豫豫的将东西递给莳七。

    她伸过手就去拿,可奈何这小童不肯松手,他也真是奇了。

    哭哭啼啼的时候,像极了娘们儿,现在倒是劲儿大,死扒着东西不肯松手。

    “那算了,你自己想办法吧。”莳七风轻云淡的松开手。

    小童吓了一跳,连忙将包裹塞到她怀里。

    “君卿师妹,你家里人来了?”身后猛然传来一个悦耳的女声,莳七忍不住撇了撇嘴,压低了声音对小童道,“还不快走,再赖在这里,我就把东西扔了。”

    小童又打了个寒颤,连忙掉头下了山。

    莳七嘴角上扬,扯了个标准的微笑,然后转身。

    “迎白师姐。”

    迎白走到她身边,目光还落在正往山下跑的小童身上:“你弟弟?”

    莳七摇了摇头,略显羞涩的笑道:“他是师兄家的下人。”

    迎白挑了挑眉:“施宜然?”

    莳七低眸点了点头,迎白立刻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拉着她的手苦口婆心道:“师妹,不是师姐说你,等你入了内门,就会发现施宜然也不过尔尔,何必……”

    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

    莳七知道她没说完的话,她低着头,声音稍显落寞:“我只是……气不过。”

    迎白一听这话,脸上的笑意顿时浓了几分,气不过朱雀处处压她一头?气不过施宜然喜欢的是朱雀而不是她?

    若不是自恃身份,她都想真心和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少女说几句心里话了。

    只可惜,她再也不会这么做了。

    什么真心换真心,都是狗屁,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只有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有话语权。

    才不会被人轻贱。

    她一无强大的背景,二灵根普通,要想往上爬,只有靠自己。

    “师姐?”莳七的轻唤让迎白猛然间回过神来,她唇角扬起一丝笑问道,“怎么了?”

    莳七笑了笑道:“师姐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迎白似是恍然笑了:“你瞧我差点忘了,苌黎师姐找你。”

    莳七一怔,喃喃问道:“苌黎师姐?”

    迎白面上的笑显得有几分隐晦,似是在暗示什么:“是啊,你的运气来了,若是能叫苌黎师姐对你另眼相看,莫说内门弟子,恐怕被长老收为亲传弟子,也是迟早的事。”

    莳七笑得腼腆,低眸看着脚尖:“师姐说笑了。”

    “快走吧,莫要叫苌黎师姐等久了。”言罢,迎白亲昵的挽着她的手往里面走。

    一路上碰见了不少外门弟子,他们看向莳七的目光皆有些诧异。

    诧异是正常的,毕竟迎白是个内门弟子,内门弟子对外门弟子的态度,向来有些傲气。

    加之众人都知道迎白惯会捧高踩低的性子,一时间不少人都议论纷纷,觉得这个叫杜君卿的外么弟子,恐怕是要行大运了。

    议论自然也传到了朱雀的耳朵里,一旁另一个十分有希望成为内门弟子的外门弟子轻笑一声道:“看来已经不必比了,杜师妹成为内门弟子已然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