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四十二章 碎骨(九)
    就在此人话音刚落,藏书阁顿时一阵骚动。

    朱雀随着众人对来人行礼,而后她抬眸朝门前轻瞥了一眼,只见一个身姿挺拔的男子立于门前,鬓若刀裁,眉如墨画,宛若谪仙公子般俊逸。

    封亟对于他出现在藏书阁引起的骚动视若无睹,只是自顾自走了进来。

    对于封亟这样的首席弟子而言,他需要看的书,皆藏于天宁宗西南角的禁地之中,而非这个供外门弟子翻阅的藏书阁。

    所以,他出现在这里,才会显得格外出人意料。

    迎白带着莳七来到苌黎的住处。

    “师姐,杜师妹来了。”迎白恭谨的站在门前轻声道。

    不过多时,门前的禁制散了,迎白才推了怔愣的莳七一把,小声道:“去吧,苌黎师姐在里面等你呢。”

    莳七回过神来,连忙佯装拘谨的走进了院子。

    这不是她第一次来苌黎的院子,只是距离上次来,已经过去五十几年了。

    莳七肆无忌惮的打量着院子的一草一木和每一处的亭台楼阁,仿佛那初进大观园的刘姥姥。

    奇了。

    起初她还不觉得,只是越看越觉得有些恍惚,这里的每一处景致,都让她觉得眼熟,可是这里的样貌,早已和她五十几年前来的那次,完全不一样了。

    可以说,从苌黎的院子,便可看出她此时在天宁宗的地位。

    苌黎安坐在亭子里,眼前是一抹幻境,正是那刚进院门的莳七。

    莳七顺着那道金色的飞符找到了苌黎所在的亭子,在见到苌黎的一瞬间,她眉目间再次恢复了拘谨,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轻轻唤了声:“苌黎师姐。”

    苌黎眼底闪过一丝嘲弄,又是个自作聪明的丫头。

    不过这样的人,却也极好掌控,那些真正聪明的人虽然用起来可省不少心,但是同时又多了不少隐患。

    还是这样有野心,但是没什么脑子、自作聪明的人最好掌控了。

    迎白便是这么个人。

    若是眼前的这个杜君卿也是个好用的,她便可弃了迎白,那贱人,以为她看不出来,竟敢对封亟动了心思。

    放在身边,犹如苍蝇般碍眼。

    苌黎手中端着一只青瓷茶盏,微微笑道:“坐吧,不必拘谨。”

    虽然有这话,但莳七还是小心翼翼的坐了下来,整个人绷着,像是极力想要给她留下一个好印象。

    “你不必紧张,我寻你来不过是想和你聊聊。”苌黎唇角的笑意显得很温柔。

    这就是苌黎,她出尘脱俗,让人觉得高高在上永不可攀,但是她又能叫你觉得如沐春风,心生亲近。

    莳七结结巴巴道:“师……师姐,请讲。”

    苌黎低低笑了一声,然后轻抬素手,替莳七倒了杯茶:“自你入门,我便一直在关注你,你的灵根比许多人都要好。”

    “谢谢师姐夸奖。”莳七的脸噌的一下红了。

    只是脸虽红了,面上却没有半点羞赧的神色,仿佛是刻意而为之。

    苌黎的眼底掠过一丝满意,她将手边的茶盏推了过去,然后笑道:“听说内门弟子得了个空缺,我觉得你要好好抓住这个机会。”

    一提及这个,莳七的脸上便有些异色,不过她到底还是道:“是,师姐,我会的。”

    “不过似乎还有个叫朱雀的弟子,我听说也听不错。”苌黎又道。

    莳七低下头:“是。”

    苌黎见状,不由笑了:“你放心,朱雀我也瞧过了,她不如你。”

    莳七闻言,猛地抬起头,眸底满是惊喜:“真的吗师姐?”

    苌黎含笑的点了点头,片刻她眸光看向不远处的流水道:“其实这次找你过来,是想有件事请你帮忙。”

    “师姐只管吩咐,君卿一定不辞辛劳。”

    苌黎回眸对她笑了笑,眉目间凝起一丝担忧:“我瞧着朱雀身上似乎不大好,可是又不确定。”

    莳七一怔:“身上不大好?是什么意思?”

    苌黎低声道:“朱雀修的恐不是正道。”

    莳七闻言,立刻大惊。

    苌黎连忙拉住了她的手:“莫要说出去,我只是猜测。”

    莳七震惊之余问道:“师姐是想让我……”

    苌黎轻轻摊开手掌,掌心顿时凭空出现了一瓶白玉瓷瓶。

    那边厢,藏书阁内。

    朱雀只瞥了一眼,便兴致淡淡的又低下了头。

    封亟径直走到朱雀身侧的书橱前,二人相隔不过一丈,似乎还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朱雀自顾自的翻着书,似乎并没有被周遭的目光所影响。

    其实这些目光三分有二皆是嫉妒的,藏书阁的女弟子看过来的,皆是嫉妒的目光。

    若是站在封亟身边的是她们,而不是朱雀就好了。

    “你叫朱雀?”封亟忽然开口问道。

    朱雀抬眸瞥了他一眼:“是。”

    她的神色太过于淡漠,似乎封亟在她面前,只是个可有可无的人。

    封亟看向她的眉眼凝起一丝恍惚,脑海中陡然浮现那段尘封已久的记忆。

    “五哥哥,你怎么不再叫我小朱雀了?”

    “小七,你长大了,不能再那样叫了。”

    “好吧……五哥哥,我前些日子发现了谢水旁开了一树的梨花,像雪一样。”

    朱雀……

    “可我就是想知道,难道从前的光景皆是假的麽?当年在谢水旁的梨花树下,你说的都是骗我的麽?”

    “小七,噬魂阵已摆下三日,再过半个时辰就该起阵了,你还不迷途知返吗?”

    “迷途知返麽?我是迷了途,我是找不到了路,可究竟什么才是正途,什么才是正路,是你的途,还是她苌黎的路?”

    “你简直不可理喻!”

    他没错,错的是她。

    他想过拉她一把,可是她却在魔修的路上越陷越深。

    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便是他亲眼看见他的幼弟,被她剖腹挖心。

    在那之后,她便疯了。

    为了魔修,她屠尽了一座城,生灵涂炭。

    她再也不是那个用软软糯糯的声音喊他五哥哥的小女孩儿了。

    是她变了。

    封亟眉宇间的恍惚散尽,再次恢复了那个冷漠如霜的神态。

    像极了她。

    可是又不像她。

    他放下手中的书,正要转身离开,却听到身侧传来一个轻不可闻的声音,“失望了?五哥哥?”

    封亟耳畔如被惊雷炸了一下,他猛地回眸看向那个亭亭而立的红衣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