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四十五章 碎骨(十二)
    妩姬话音刚落,莳七的眉眼之间满是震惊。

    所以绫罗城的人,是被苌黎屠尽的?为了她的魔修?事后再栽赃给自己?

    莳七忍不住嗤笑一声,当真是一箭双雕啊,可惜她当时怎么想,也没想到苌黎修的是魔道。

    “倘若苌黎修得是魔道的话,为什么看不出来呢?”毕竟魔道的功法和仙道的是不一样的。

    只是这话刚一问出口,莳七便明白了。

    现已经知道了苌黎背后之人于五十年前就已经和她牵线搭桥了,以那人的道行,想个法子帮苌黎掩人耳目,似乎并不是什么难事。

    “总之,你还是不可掉以轻心。”妩姬沉吟道,“苌黎派来的那个器灵,我瞧着当真是古怪极了。”

    “古怪?”

    妩姬道:“是,说不上来的那种古怪,它此次前来应当是奉了那人的神诏,你近来千万莫要动用法力。”

    莳七微微颔首:“我知道了。”

    她顿了顿,忽又想起了什么,问:“神诏?所以苌黎背后之人是个神?”

    妩姬没有说话,她在琢磨着倘若是回答这个问题,算不算是泄露天机,倘若算,那便得不偿失了,她、莳七还有扶九殷做的努力全都付之一炬了。

    莳七见她久久没有回答,忍不住撇了撇嘴。

    看来又是个不能说的。

    “为了以防万一,我在你的掌心画个咒。”

    正当莳七想着,妩姬已经从镜中出来了,也就是一袭玄色的黑袍,整张脸隐在宽大的帽檐后面,看不清容貌。

    莳七摊开手,紧接着,妩姬在她的掌心画了个咒。

    妩姬的手,干枯如树皮,光凭这只手,不难想象那帽檐后面应当是张迟暮老者的脸。

    就在此时,门被人推开了。

    是朱雀。

    朱雀看见屋内那个身披玄色斗篷的神秘人,面上没有一丝惊讶。

    她关上门,望向莳七:“我感觉有人在看我。”

    莳七心中一惊:“谁?”

    “不知,总觉得有双眼睛在看我。”朱雀神色凝重。

    妩姬沉思片刻道:“应当是来诛你的器灵。”

    “这么快就来了?”莳七蹙着眉道。

    妩姬没有说话,却是抬起手臂,在房间周围设了道禁制,然后才道:“朱雀毕竟是你的一缕神识,器灵定是看出她来了。”

    莳七道:“那不正好?本来朱雀就是为了掩人耳目的,现在苌黎和封亟都以为她是我,反而没有注意到我,如果器灵认准了她,我便可金蝉脱壳了。”

    妩姬声音中夹杂着几分忧虑:“没那么简单。”

    “什么意思?”莳七问道。

    她自从知道了苌黎已经得到她回来的消息,便一直在想该如何避开苌黎。

    苌黎太了解她了。

    但是经过这么多位面,她又变了许多。

    所以她便抽了自己的一缕神识,捏成了朱雀,朱雀的一举一动中,皆有以前那个莳七的影子。

    “我之前说过,这个器灵很是古怪。”妩姬道,“它未必会被你的把戏骗了。”

    “那现在怎么办?”莳七道。

    “让朱雀下山去,看能不能引开它,就算不能,至少也能让穿越女觉得你已经离开了。”妩姬顿了顿又道,“穿越女应当也得到了器灵要过来的消息,所以朱雀离开天宁山,只会坐实她就是你。”

    莳七微微颔首:“看来只能这样了。”

    让莳七没有想到的是,她以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可还是没料到苌黎的心狠手辣。

    或许可以说,她早就知道苌黎心思毒辣,但是那种底线,她还是没料到。

    原本,她已经成功的让苌黎和封亟都以为朱雀就是她,所以苌黎才会给了她那个白玉瓶,让她将东西下在朱雀的茶水里。

    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苌黎并不信任她。

    不,准确来讲,苌黎让她去给朱雀下药才是浮于表面的坑害。

    她真正的后招,她只放心她亲自去做。

    所以,早在她那日被苌黎请去院子叙话的时候,就已经中了苌黎的后招了。

    而朱雀那边,则是被苌黎利用了封亟。

    她和封亟接触的时候,也入了苌黎的圈套,只是封亟不知道而已。

    所以,认真来讲,苌黎一开始就不在乎她和朱雀,究竟谁才是她要找的人,因为她更不在乎的是,宁可错杀,绝不放过。

    朱雀现在已经离开了天宁宗。

    不知道那个来诛她的器灵有没有上钩。

    莳七眼眸一片血红,只觉得浑身像是被火灼烧一般的疼痛,她怀揣着镜子,一路行至后山,终于在一片竹林深处晕倒了。

    妩姬在镜中察觉到了她的异样,遂立刻从镜中出来了。

    “怎么了?”

    莳七气若游丝的道:“苌黎给我下了咒。”

    妩姬在周围设了道结界,然后在蹲下来查看她:“不是苌黎。”

    “那是谁?”莳七只觉得心口像是被撕裂般的疼,整个人仿佛有真火在灼烧。

    妩姬沉吟片刻道:“这咒法应当是苌黎背后之人的,只是被苌黎用了而已,这咒法已经在你体内好几日了,算起来应当是那天你从穿越女的院子回来时,就已经被种了这个咒。”

    她两指轻叠,指尖凝起一团淡蓝色的微光,汩汩注入莳七的心口。

    “苌黎就算是凡人修魔中的佼佼者,也越不过你去,更不可能在你身上下咒,我却看不出来的,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这咒是苌黎背后那人的。”

    莳七虚虚的吐了口气:“难怪了。”

    “穿越女从未怀疑过你,所以想来朱雀的身上也被下了咒,更有可能的一种情况是,她们这批新进天宁宗的外门弟子,都被下了咒。”

    好一个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

    莳七躺在地上,忍不住轻笑一声:“五个人都被下了神咒,这不是大材小用了些?”

    妩姬听了她的话,也嗤笑道:“大材小用?那人为了诛你,什么法子都肯用,她若是能来,只怕早就亲自来了,何况是在五个人身上下咒?”

    她封了莳七的神魄,然后又道:“你现在找一下朱雀,看看她有没有也被下咒。”

    此时莳七已经好了许多,她抿了抿唇,用神识寻找着朱雀。

    就在此时,一缕灵光从空中而至,围绕在妩姬的结界外,怎么也进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