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四十六章 碎骨(十三)
    “是朱雀。”莳七道。

    妩姬解开结界,那缕灵光直直钻进了莳七的心口。

    朱雀应当是在被器灵追杀的途中,神咒发作,所以支撑不住,只能回莳七的本体了。

    不过让人担忧的是,器灵莫不是也跟着来了?

    想到这里,妩姬抬头望了望天,忽然瞥见一股浊气涌来,她连忙再次在她和莳七周围设下了结界。

    她用意念和莳七道:“器灵来了。”

    莳七抿着唇,没有说话。

    那股浊气盘亘在天宁山的后山,一直萦绕了许久,才堪堪离去了。

    妩姬见那股浊气消失了,总算松了口气。

    “现在怎么办?”莳七道。

    妩姬沉吟片刻,才缓缓道:“不知道这个神咒,会不会让穿越女知道你才是她要找的人,而不是朱雀,眼下再回天宁宗,并非上策。”

    莳七微微颔首:“我也是这么想的。”

    妩姬忽然低头看了看她:“你身上的神咒,我只是帮你暂时压制住了,倘若你动用法力,便一定会破开神咒,到时候器灵一定能找到你。”

    妩姬解开了结界,然后化作一缕白雾钻进了镜子里。

    莳七蹲下身,捡起地上的那面雕花铜镜收入怀中,所以目前的情况就是,她身上有那人下的神咒。

    一开始不能用法力是怕器灵找到她,这是个概率问题。

    可是现在她身上有了神咒,倘若没有妩姬压制,那么她现在只怕已经是那器灵的囊中物了。

    而妩姬现在帮她压住了神咒,于是又回到了原点。

    “那这神咒怎么办?”她道。

    妩姬想了想:“扶九殷应该能解。”但是他现在不在这个位面。

    “陆辛呢?”莳七忽然想起了他,遂问道。

    妩姬一怔,片刻才道:“陆辛……我也不知,不过应当是不行的。”

    那人和扶九殷实力相当,而陆辛……不过是这个位面的位面神罢了,那人的神咒,她都仅仅只是压制住,陆辛又怎么可能解开?

    “不过我们现在已经把符咒画在了穿越女的院子里,以后她和那人联系,我都是会知道的。”

    莳七微微颔首:“那好,看来只能离开天宁宗了。”

    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你究竟是谁?”

    莳七身形一僵,猛地回眸,却对上一双略显冷淡的眸子。

    是封亟。

    她低了低眸,抿着唇佯装拘谨道:“封亟师兄……我是外门弟子杜君卿。”

    封亟冷笑一声,上前一把攥住了她的手:“不,你不是杜君卿。”

    莳七抬眸望着他,他死死的攥着她的手隐隐有些颤抖,她复又低下眸:“师兄,我就是杜君卿,只是以前见过师兄不多,恐怕师兄早已不记得了。”

    “你不是杜君卿。”他目光死死的盯着她,口中重复着这句话。

    莳七忍不住挣扎着,想要挣脱他的钳制:“师兄说笑了,我若不是杜君卿,还会是谁呢?”

    “莳七。”封亟的声音隐隐有些颤抖,他的大掌死死的攥着她的手,根本不给她挣脱的机会,“小七,是你吧。”

    他这句话没有半点疑问,莳七明白,他已经确定了她就是她。

    莳七忽然笑了:“你是怎么猜出来的?”

    封亟一听她这话,像是听到了最终的判决,他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双臂紧紧的抱着她。

    “真的是你,我没有认错。”

    莳七眸光微冷,用力的推开他:“我想知道你是怎么猜出来的。”

    封亟抿了抿薄唇,目光凝着她:“那个朱雀,我一直觉得她很像你,但是又不像。”

    莳七撇了撇嘴,虽然是她的神识,但是到底还是和她有些差别的。

    “她前些日子忽然离开了山门,我便一直在找她,想问她究竟是为什么不告而别……”封亟的声音中似是夹杂着几分复杂,又有几分激动。

    莳七抿着唇听着。

    原来,朱雀不告而别离开了天宁山,封亟心里立刻有了一丝不详的预感,他便用了千里咒找她。

    终于找到她的时候,他却看见了她万分痛苦的倒在地上,身旁萦绕着一股浊气。

    正当他准备上前的时候,朱雀忽然变得透明,化为了一道灵光,直直朝西面的天际而去,她的身后跟着那股浊气。

    封亟见状,连忙用了隐身咒,跟着灵光和浊气而去。

    没想到灵光去了天宁山的后山,他在空中看着那股浊气在天宁山的后山盘亘了许久,最后才离开了。

    他本以为朱雀定是躲在了后山,可是没想到看见了凭空出现的一个白衣少女。

    他眯了眯双眼,只觉得少女有些眼熟,忽然想起她是和朱雀一起入山门的那个叫杜君卿的弟子。

    “你忘了它。”说着,封亟从袖中掏出一柄竹骨扇。

    莳七目光怔怔的落在那柄扇子上,良久,忽然笑了:“玉虚扇。”

    成也玉虚,拜也玉虚。

    朱雀化为神识回到了她的体内,封亟找的又是朱雀,所以玉虚扇最终探到的,就是这个白衣少女。

    封亟蹙着眉听着底下少女和一面镜子说话,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

    是了,朱雀是她,杜君卿也是她。

    封亟见状,连忙用了隐身咒,跟着灵光和浊气而去。

    没想到灵光去了天宁山的后山,他在空中看着那股浊气在天宁山的后山盘亘了许久,最后才离开了。

    他本以为朱雀定是躲在了后山,可是没想到看见了凭空出现的一个白衣少女。

    他眯了眯双眼,只觉得少女有些眼熟,忽然想起她是和朱雀一起入山门的那个叫杜君卿的弟子。

    “你忘了它。”说着,封亟从袖中掏出一柄竹骨扇。

    莳七目光怔怔的落在那柄扇子上,良久,忽然笑了:“玉虚扇。”

    成也玉虚,拜也玉虚。

    朱雀化为神识回到了她的体内,封亟找的又是朱雀,所以玉虚扇最终探到的,就是这个白衣少女。

    封亟蹙着眉听着底下少女和一面镜子说话,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

    是了,朱雀是她,杜君卿也是她。

    朱雀化为神识回到了她的体内,封亟找的又是朱雀,所以玉虚扇最终探到的,就是这个白衣少女。

    封亟蹙着眉听着底下少女和一面镜子说话,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

    是了,朱雀是她,杜君卿也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