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五十一章 碎骨(十八)
    莳七在位面神境躺了几天,才觉得自己的灵力渐渐恢复过来。

    她有些惊异,此前被碎骨弄得元气大伤,她还以为要想恢复最起码要好些日子。

    只是这念头刚一出现,她便已然明白是为什么了。

    陆辛。

    定是陆辛救了她之后,还帮了她。

    可是陆辛当时被碎骨生生刺中了心,若是后来还帮她恢复,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莳七眉目间不由溢出一丝忧色。

    就在她正准备去找陆辛的时候,脑海中忽然传来妩姬的声音:“你现在怎么样了?”

    莳七答道:“我被碎骨打伤,是陆辛赶来救了我。”

    妩姬沉默片刻道:“原来那器灵是碎骨。”

    “你也听过?”莳七问道。

    “碎骨乃邪魔,出现的时间并不久远,但是道行颇为高深,怨念巨大,极其嗜血。”妩姬顿了顿,又若有所思道,“没想到那人居然和碎骨有牵扯,道貌岸然的样子也真是叫人恶心。”

    莳七抿了抿唇,缓缓从床榻上下来,赤着脚站在地上:“苌黎背后的那人名唤姒姮是么?”

    妩姬一怔,声音中透着几分不可思议:“你都想起来了?”

    “零星半点吧。”她淡淡道。

    既然妩姬是这个反映,那她基本已经确定了,那个梦,是她曾经的过往。

    妩姬听了她的话有些唏嘘:“总算是能看见希望了。”

    莳七抿了抿唇,道:“你那边怎么样了?”

    妩姬道:“姒姮应当是给穿越女留了些咒法,我刚找到封亟,就被她用神咒缚住了,她也知道有人在一直帮你,所以她打算先下手为强。”

    “那封亟他?”莳七犹豫片刻,到底还是问出了口。

    此时她的心隐隐有些发慌,她不希望封亟真是她要找的人。

    她的手下意识的攥紧了衣袖,静静的等着妩姬的回答。

    “我仔仔细细确认了几次,神魂确实在他身上。”

    她这话一出,莳七的脸色便隐隐有些发白,还真是他?她有些烦躁的摇了摇头,可是她似乎不记得封亟的锁骨处有红色的胎记啊。

    想到这里,她又对妩姬道:“你可曾瞧见他的锁骨处有个红色胎记?”

    妩姬沉吟片刻:“我没太注意。”

    莳七有些急切道:“这个很重要,如果他锁骨那里有个红色胎记,那才能确认是他。”

    妩姬声音中透着几分古怪:“可是……”

    她想说的是,难道扶九殷身上有红色的胎记,可是为什么以前没有听她说过呢?

    不过妩姬这话没有说出口,也许以前莳七觉得没必要告诉她吧。

    “好,我再去看看。”妩姬顿了顿又道,“你现在是在陆辛那里对吗?”

    “是,陆辛把我接到了神境,他应当还帮我修复了元气,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莳七答道。

    听到莳七目前为止是安全的,妩姬心中的忧虑总算放了下来。

    浓云遮天蔽日,拨开云层望去,依稀可见苍茫大地。

    云层的上面耸立着巍峨的宫殿,偶有几名身披如霞彩般绚丽织锦的仙子穿梭在云层之间。

    忽然,只听嗖的一声,一道白光飞速划过,劲风带起了仙子们的裙摆,惹得那几名手捧花篮的仙子忍不住低低惊呼一声。

    “谁呀,来无影去无踪的。”其中一个仙子抱怨道。

    另一个仙子抬手将篮子里的花拢了拢道:“讨厌极了。”

    众仙子嬉笑间,引得旁的路过上天的神仙忍不住侧目。

    金碧辉煌的宫殿内,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正在立在廊下,看着那些小仙帮忙建造莲花池。

    忽的,又是一道白光掠过,女子转眸看了一眼,旋即对那几个小仙道:“你们先忙,我去去就来。”

    “恭送神女。”

    几个不入流的小仙连忙对女子拱了拱手。

    姒姮手执纨扇,轻抬素手对着不远处招了招,下一瞬,一只青鸾便扑棱着翅膀飞到了她的面前。

    女子侧身坐在青鸾的背上,仪态万方,仙气逼人。

    青鸾长鸣一声,扑棱着巨大的翅膀带着姒姮飞走了。

    那几个正在建造莲花池的小仙眼中盛满了艳羡,不由望着青鸾远去的身影道:“青霄玄女娘娘当真是美极了。”

    “什么时候,我们才能飞升,位列神班呢?”另一个青衫小仙忍不住道。

    “早着呢。”

    几个小仙都低低叹了口气,他们想要飞升,运气好的,确实是还要等个上千年,运气不好的,恐怕就没那个命格位列神班了。

    “不过要是这次莲花池建的好,能上佛祖夸上一句的话,说不准能得佛祖的点化。”

    其中一个小仙忽然道。

    其他的小仙们深以为然,毕竟飞升看命,但是若是能让佛祖另眼相看,这便是实实在在的机会。

    只要能成神,他们也无所谓究竟是属东还是属西。

    天庭宴请西方极乐的佛祖前来赴宴,故而特意建造了这个莲花池。

    想到了这里,那几个小仙立刻埋头苦干了起来,都希望能将莲花池修建好,然后得到佛祖的一句夸赞。

    只要佛祖夸赞了一句,他们的地位自然也是不同了的。

    姒姮手执纨扇,神色淡淡的摇着,她侧身坐在青鸾背上,另一只手忽然摸了摸青鸾的羽毛,然后道:“贱人要回来了。”

    到底还是拦不住。

    扶九殷是铁了心要助她回来,这两千多年里,他一直在忙着帮她回来。

    只可惜她知道的时候,已经有些迟了。

    事成定居,贱人回来也不过是迟早的事。

    她眸光微冷,若有所思的轻抚着青鸾的羽毛:“其实让她回来也没什么,两千年前,她不是我的对手,两千年后,她又能翻起什么浪来?”

    青鸾低低嘶鸣一声,像是在回答她的话。

    姒姮那眉目如画的脸上漾起了几分笑意,她温柔的拍了拍青鸾的后背:“你也是这么觉得么?”

    贱人的身份永远是她的罩门,若是她不肯放弃,正好给自己提供了由头。

    可若是她放弃了,那自己捏死她也不过弹指一挥间的事。

    无论怎么算,贱人永远都不是她的敌手。

    只可惜,两千年了,扶九殷就跟魔障了一样,她竟是半点也没有让他对她看上一眼!

    哪怕是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