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五十二章 碎骨(十九)
    他为了那个贱人,恨上了她。

    只为了那个低贱的贱人!

    想到这里,姒姮的眼底掠过一丝狠厉,她周身的气流翻涌,青鸾不安的嘶鸣了两声,才将她从恨意中拉了回来。

    姒姮敛起身上的戾气,忽然笑了:“无妨,那就让她回来吧。”

    能亲自动手,总好过让她在妄境中肆意壮大。

    青鸾穿过云层,拍着翅膀,偶尔掉落几片羽毛,不远处一座宫殿巍峨耸立。

    它稳稳地停在宫殿前,姒姮款款走了下来,临进宫殿前,她还轻轻摸了摸青鸾的头,温柔道:“去吧,让小童喂你吃点东西。”

    青鸾恋恋不舍的用脑袋蹭着她的手心,姒姮忍不住笑了笑:“好了,快去吧。”

    言罢,她款款走进了宫殿内。

    青鸾目送着她的背影,然后翅膀扇了两下,离开了宫殿前面。

    姒姮一进殿门,就有婢女迎了上来:“神女回来了。”

    姒姮微微颔首,目不斜视的径直走了进去,婢女见状,遂不再跟着了,谁都知道,再往里面,就是神女的禁地了。

    两千年前有个小仙误闯了神女的禁地,后来便被打落凡间了。

    姒姮穿过长廊,走进一座悬于空中的楼阁内,鼻尖满是花香,她眼眸微垂,面色波澜不惊。

    进了楼阁,她将手中的纨扇放在桌上,然后淡淡道:“碎骨?”

    她话音刚落,便瞧见一道白光直直从屋里穿了出来,然后立在了姒姮的脚下。

    姒姮缓缓蹲下身,素手轻抚着剑身,淡淡道:“怎么了?”

    碎骨忽然从地上飘在空中,狂舞了几道光影,然后才钻进了姒姮的怀中。

    姒姮的眼底隐隐有些不耐,可还是柔声道:“没事了,没事了。”

    她的手指轻轻抚着碎骨剑身上的血痕,良久才道:“不必再去了,她的命,我要亲自取。”

    碎骨挣扎了两下,姒姮握住剑柄,沉下脸佯装愠怒道:“我说了不必去了,你若是伤了可怎么是好?”

    她的话音刚落,碎骨忽然不再挣扎了,它依恋的蹭了蹭姒姮。

    姒姮低了低眸,敛去眸底的厌烦,轻声道:“好了,你接下来便好好休养吧,等她回来,我必要你尝一尝她的血。”

    碎骨雀跃的在空中转了两圈,然后稳稳地落在架上,不再动弹了。

    看上去就和正常的神剑别无两样,若不是它剑柄上“碎骨”两字,恐怕无人能会将它联想成那个十恶不赦的嗜血邪魔剑。

    姒姮朱唇轻抿,带上门缓缓走了出去。

    就在她刚出门的一瞬间,一道神符飞了过来。

    她摊开手心,那神符缓缓落在了她的手心,婢女的声音从神符中穿了出来:“神女,将军来了。”

    将军。

    能在天上,被众神不喊神号,直接称为将军的,唯有扶九殷一人而已。

    姒姮的眼底隐有几分欣喜,可面上还是维持着淡淡的神色。

    她沉吟片刻,扶九殷主动来找她,定然不是来叙旧的,多半和贱人有关。

    想到这里,姒姮的眼底凝起一层薄霜,她淡淡道:“知道了。”

    淡淡的薄雾将整个位面神境笼罩在起来,莳七穿梭在薄薄的水雾之间,一阵潮湿。

    身后是一个小童亦步亦趋的跟着她,面上满是为难:“姑娘,你还是回去吧,大人说了你不能去找他。”

    莳七头也不回,凭着记忆径直往前走:“他是不是出事了?”

    小童没有说话。

    莳七喃喃道:“他定是出事了。”他帮她挡了一剑,又渡送灵力帮她恢复元气,她总要去看看他才安心。

    眼见着陆辛的住处就在前头,小童心里焦急,连忙一步向前,挡在了莳七的面前。

    “姑娘,你真不能去。”

    莳七驻足,忽然扬唇轻笑了声:“让开。”

    小童梗着脖子道:“不行。”

    莳七也不和他废话,直接抬手封住了他,小童迷迷糊糊的便晕了过去,晕过去之前,他还喃喃道:“你真不能进去。”

    莳七才不理会他的话呢,径直走了进去。

    陆辛躺在床榻上,身形隐在光影后头,叫人见不真切。

    莳七低低唤了声:“陆辛,你醒了吗?”

    没人回应她。

    她心中一急,连忙上前,猛地撩起床榻上的帷帐,她整个人都怔住了,眼底满是难以置信。

    床榻上静静躺着的男子,枕边是那个泛着金属光泽的面具。

    男子的脸一半布满了疤痕,十分狰狞,一半却是俊朗无双,莳七怔怔的凝着他,手指下意识的去触碰他的脸颊,眼眸里盛满了震惊。

    “怎么会……”

    怎么会是这样!

    她心中早泛起了惊涛骇浪,手指轻抚着他的脸,久久不能平静。

    忽然,莳七低下头,抬手搭上了他的衣襟处。

    她攥着他衣襟的手止不住的颤抖,却迟迟不敢有所动作。

    仿佛过了良久,莳七咬着唇,猛地扯开他的衣领,映入眼帘的便是光滑的锁骨。

    她仿佛受了惊吓,猛地收回了手,眸底盛满了震惊:“怎么会没有!”

    怎么会没有呢!

    她浑身一阵无力,单手扶着床柱,缓缓坐在了床边,眸光却依旧在他的脸和他的锁骨处来回凝望。

    口中不停地喃喃着:“怎么会没有呢?”

    瓦蓝色的日光透过窗棂洒了进来,正巧落在她脚边,于她的脚尖处划开一道光与影的分界线。

    她怔怔的坐着,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轻笑一声。

    是她多心了。

    莳七站起身,一步一步往外走,她刚才从房里出来,便一直未曾穿鞋,赤着脚踩在地上,现在才觉一阵冰凉自脚底升起。

    双脚像是被人栓了千斤重的铁链,步步维艰。

    就在她走出门的一瞬间,她忽然驻足,单手扶着门框,不远处的地上还躺着那个昏迷不醒的小童。

    她的脑海中忽然飞闪过一个念头,一个险些被她抛之脑后的记忆。

    她忽然转过身,疾步朝回走。

    陆辛依旧躺在床榻上不醒,她径直走到床榻边上,拿起他的手。

    她的手紧握着他的大掌颤抖不已,这是最后的希望了。

    她摊开他的大掌,神色认真的在他手心,一笔一划的写下“睚眦”二字。

    就在她最后一笔落下,那两个字忽然泛起一道金光,他的掌心浮出金灿灿的睚眦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