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五十四章 碎骨(二十一)
    她将自己的猜测一一说给了陆辛,只是其中敛去了她的梦境。

    陆辛听完,张了张唇,半晌才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莳七明白他指的是有关姒姮这个人,她笑了笑道:“想要知道自然会知道的。”

    陆辛低了低眸,没有说话,事实上,他就算恢复了记忆,也不敢和她相认的最主要的原因是,他知道,这个世界不是终点,她最终还是要离开的。

    与其贪恋着短暂的缠绵,不如让她安安心心拿到神魂。

    也许那时候,他又成了另一个人,而陆辛这个身份,也不过是随着众多其他位面的身份一样,沦为那人脑海中的记忆。

    一段救赎她的记忆。

    莳七笑眯眯的看着他的脸,陆辛下意识的转头,不让她看见自己那张被毁容的左脸。

    她却眉眼含笑的用手掰过他的脸:“让我好好瞧瞧。”

    陆辛低了低眸:“有什么好瞧的,怪吓人的。”

    莳七佯装生气板着脸道:“胡说,哪里吓人了。”言罢,她上前一个熊抱,紧紧的抱住了他:“我好想你啊。”

    陆辛的手抬了抬,似是想扶住她的纤腰,可是犹豫了半晌,到底还是没放上去。

    莳七察觉到了他的动作,忍不住瞥了撇嘴,直接拽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后腰上。

    “时候不早了。”陆辛忍不住轻咳了一声道。

    莳七直起身子,含笑看着他:“你诓我,位面神境哪里来的时间?”

    陆辛无法,只好任由她将自己紧紧的抱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道:“怪道我一直觉得你的眼睛很熟悉。”

    他惯常是带着那张冰冷的面具的,能让她看见的唯有面具后面的双眼,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陆辛了,从画中世界回来,她第一眼看见陆辛,便忽然觉得他的眼睛很熟悉。

    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以前却没有。

    可是有的时候,当你很努力去想一件事的时候,那件事却反而想不起来。

    她是在看见他摘下面具的那张脸时,才惊觉,他的容貌竟是和赵誉一模一样。

    除了左半边被毁容的脸。

    莳七在位面神境待了段时间,才恋恋不舍的被陆辛送了下去。

    她一到人境,妩姬便找到了她:“封亟的锁骨上没有你说的红痕。”

    莳七含笑点了点头:“我知道。”

    他怎么可能有呢?若是有了才是奇怪。

    妩姬见她了如指掌的样子,便明白,她定是又得到了什么消息:“你像是一点也不惊讶?”

    “封亟根本不是我要找到的人。”

    妩姬声音中有一丝疑惑:“那神魂怎么会在他身上?”

    莳七冷笑一声,指尖轻抚着手腕上的红绫:“若是我猜的不错,应当是被姒姮动了手脚吧。”

    妩姬没有说话,仔细想想,确实是有这种可能的。

    “那……你已经找了他?”她隐隐有一丝不详的预感。

    莳七含笑点了点头:“是,你定是想不到他是谁。”

    妩姬忍不住嗤笑一声:“这有什么想不到的,鉴于你刚从陆辛那里回来,还满脸春色,那人一定是陆辛了。”

    莳七笑着点了点头:“是啊,就是他!没想到转找了半天,原来他早就出现了。”

    “那现在怎么办?封亟身上有你的神魂,看来你只能去攻略他了。”妩姬啧啧叹道,她自然是明白莳七的心思的,之所以会让她三番五次的去确实封亟是不是真的,还不就是因为眼里揉不得沙子么?

    她不喜欢封亟,甚至于是厌恶他,让她去应和封亟逢场作戏,就像是让她生吞一只苍蝇般恶心。

    一提及这个,莳七的脸色便有些不好看:“我猜事情没那么简单。”

    她心中隐隐觉得姒姮做事不会只做一般,姒姮既然已经将神魂挪到了封亟的身上,可是假如她不在乎呢?

    假如她没有像姒姮想的一样,找到陆辛,而是真的找到了封亟呢?

    不过这也仅仅只是她的猜测,具体还是要问问九叔。

    在从神境回来之前,陆辛已经帮她联系了九叔,估计不日,九叔应当就会来了。

    那边厢,扶九殷从青霄神殿出来,眉宇间的冷意足以让所有想要上前搭讪的小仙小神望而却步。

    扶九殷离去之后,几个小神便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看来都说将军喜欢青霄玄女不是假的。”

    “其实将军和青霄娘娘也算是郎才女貌了,听说以前青霄娘娘还对将军示好过,将军为了个邪魔拒绝了青霄娘娘。”

    “啊!我知道,那个邪魔,是不是就是那个……”

    “是啊!两千年前,诸天神佛诛伐那邪魔的场面当真是壮观极了。”

    “那现在将军是后悔了?所以又来找青霄娘娘了?”

    “应该是吧。”

    且不论几个小仙聚在一起肆意的八卦着扶九殷和姒姮之间的事,扶九殷早已离开了神界。

    他刚接到陆辛递来的消息,莳七要见他。

    “将军。”忽然,前头闪出来一只白色的小狐狸,毛茸茸的大尾巴摇着。

    扶九殷眯了眯双眼,片刻才想起了小狐狸是谁。

    “你有事?”

    小狐狸犹犹豫豫道:“我听说她要回来了。”

    扶九殷没有回答,小狐狸抬头打量了一下他的神色,半晌又道:“我可不可以和将军一起去。”

    扶九殷蹙了蹙眉:“你还是待在这里吧。”

    言罢,转身就要走。

    小狐狸不甘心,亦步亦趋的跟着他:“将军为她做的事,我很是钦佩,可她也是我的朋友,两千年了,我很想见她一面。”

    扶九殷驻足,却没有回头,只是淡淡道:“你若真是为她好,且等着她回来吧,妄境不是你想去便能去的。”

    “可是……”小狐狸又道。

    扶九殷难得温声道:“快了,她快回来了。”

    小狐狸一听他这话,终于不再强求了,但是它还是亦步亦趋的跟着扶九殷。

    “还有事?”扶九殷道。

    “可是……”小狐狸又道。

    扶九殷难得温声道:“快了,她快回来了。”

    小狐狸一听他这话,终于不再强求了,但是它还是亦步亦趋的跟着扶九殷。

    “还有事?”扶九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