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五十七章 碎骨(二十五)
    阴森幽暗的密林之中,蓦然响起一道清冽的女声,着实叫董作人吓了一跳。

    他戒备的盯着前方,心中暗忖,难道这里还有第二个人想要分一杯羹?

    董作人手中掐了个诀,警惕的打量了一下四周,只待那人一露面,便先下手为强。

    密林中迟迟再无女女子的动静,董作人后背一寒,直觉那人的道行在他之上,思及至此,浑身汗毛竖起,他忍不住暴喝一声,“什么人?还不快快现身!”

    林中再次响起了女子盈盈的笑语声:“南山道人当真是有意思,你不正是来找我的么?怎么现在还反问我是谁?”

    董作人皱了皱眉,暗道,他是来找妖兽的。

    难不成,这女子便是传闻中的妖兽?

    就在此时,他的前方骤然泛起一道微光,微光直射之处,是一个红衣女子。

    女子一根手指漫不经心的卷着自己的长发,如画的眉目间神色清冷,红唇凝着一抹讥诮。

    “南山道人,你应当还认识我吧。”

    “轰”的一声,董作人的脑袋嗡嗡一片,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眼前这个红衣女子,赫然是五十年前的妖女,天宁宗莳七!

    “你……你不是已经……”待董作人认清她的时候,说话都不利索了,眼底惊惧一片。

    莳七笑盈盈的看向他,声音中却了无半点笑意:“我不是已经死了?灰飞烟灭了?是么”

    董作人嗫嚅着嘴唇:“噬魂阵已经吞噬了你的元神,扶九殷当年带走的,也不过是你仅剩的一缕残魂而已!”

    “是啊!可是带走我的,可是扶九殷,他总是有办法的,不是么?”莳七笑道。

    董作人像是想起了什么,喃喃道:“看来天宁宗说的果然不错,你确实回来报仇了!”

    就在前些日子,天宁宗宴请了其他三大门派和六大世家的人,说是五十年前的妖女,要回来了。

    只是当时所有人对噬魂阵的力量深信不疑,更何况说这话的人,不过是个名叫苌黎的弟子,纵然苌黎在短短五年之内从元婴突破至出窍,可是她在那些修了一辈子仙的人面前,也不过是个黄口小儿罢了。

    故而那场宴会之后,其他的三大门派和六大世家的人,并未将此当回事。

    他们都觉得,就算妖女要回来,也得是几百年之后的事,毕竟当年噬魂阵吞噬了她的元神,想要做个常人也是不易,更何况是再回当初那样的巅峰时期?

    董作人没想到,妖女真的回来了!

    “仙子,当初要诛你的,可是天宁宗的人。”董作人一面往后退,一面在乾坤袋中翻着能够牵制莳七的宝物。

    他不知现在这个妖女究竟是什么道行,是和从前一样,还是大不如从前,亦或是比从前更甚?

    可是从半个月前的天生异象来看,妖女定是修为大增,他还是小心些为妙。

    莳七轻笑一声:“我可不是什么仙子,你忘了,我修魔的。”

    董作人的手忽然摸到乾坤袋中的缚魔绳,顿时喜上心头,缚魔绳能够缚住魔梦期及以下的修魔者。

    倘若是级别越低,那缚住的时间就越长了,依董作人来看,短短五十年,扶九殷就算是有通天的本事,最多也不过是帮妖女重回当初,撑死了再高一点。

    怎么要不会是魔梦期以上了吧。

    想到这里,董作人连忙赔笑道:“仙子说的这是哪儿话,修魔修仙,不都是修者么!”

    莳七漫不经心的把玩着如墨般的青丝:“是么?”

    “当然是了!”董作人脑海中飞快的运转着,忽然,他灵光一闪,“仙子,我可是听说了,天宁宗的苌黎召集了其他三大门派和六大世家的人,还要来诛你呢!”

    莳七眉目间凝起一抹薄怒,冷声道:“那倒要看看她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董作人见她情绪骤然激动起来,遂又连忙添油加醋:“是了,仙子本事了得,自然不会被他们得逞的。”

    讲到这里,他忽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对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仙子可能还不知道吧,那封亟小儿已经和苌黎结成道侣了。”

    他知道莳七喜欢封亟,所以故意说这些话来激她。

    果然,他话音刚落吗,莳七便猛地从树上飞落,面容阴沉:“你说什么!”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莳七双脚甫一站定,一条细长如蛇般的绳子便朝着她飞了过来,将她牢牢捆住了。

    莳七奋力挣扎着,可那绳子却是随着她的挣扎,越收越紧。

    她恼羞成怒的厉声呵斥道:“董老贼!还不快将我放了!”

    董作人本来还是站得远远的观察状况的,此时一见莳七这样,他不由喜上眉梢的得意道:“妖孽!我好不容易才抓住你,还想让我放了你!想得美!”

    “董老贼,你耍阴招,简直卑鄙无耻!”莳七怒骂道。

    董作人一点也不在意她的骂声,反倒是笑道:“卑鄙一点就能抓住你!我倒宁愿更卑鄙点!”

    说着,他面露色相,垂涎着她的容貌,色眯眯道:“从前你看不上我,现在怎么样,还不是落到我手里了?要是以前你和我快活过,我现在说不定能放你一条生路。”

    莳七狠狠啐了一声:“肖想我?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

    董作人脸色有些难看:“敬酒不吃吃罚酒!”说着,他便一边走向莳七,一面开始借衣服,面露淫/色:“我倒要看看你的嘴能硬多久!”

    就在他刚一靠近莳七一丈内的距离,忽然一道红绫自她手腕飞出,狠狠重击在董作人的下身。

    只听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莳七缓缓站起身,此时她身上的缚魔绳早已如同一个死物,悠悠荡荡的掉在了地上。

    董作人手捂着下身,可是鲜血还是止不住的从他的指缝中流了出来。

    下身的衣裳不一忽儿就被鲜血染成了红色,像董作人这样元婴期的修道者,寻常物理伤害已经不能让他这样狼狈了。

    他面露惊悚的看着重击他之后、又缱绻的绕回她手腕的红绫,这究竟是个什么鬼东西!

    方才重击他的时候,就像是一条蛇,狠狠的将他的子孙袋咬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