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五十九章 碎骨(二十六)
    那两人九死一生的从鬼灵岛逃了出去,七进二出,又都是元婴期的老怪物了,自然引起了轰动。

    泗水城的人本就离鬼灵岛最近,那日的震天巨响尚且徘徊在人们的心头。

    不过多久,经那两人之口,整个大陆都在传言鬼灵岛出了个万劫期的魔物。

    千里之外的天宁宗,长老们召集了所有的亲传弟子商量这件事,苌黎安坐在封亟的下手边,神色清冷,像是意料之中。

    “此前我门便已经宴请了各大门派和世家商讨此事,彼时他们不信,反倒是错过了诛杀妖女的最好时机。”苌黎低眸轻抚着衣裙上的花纹,淡淡道。

    二长老沉吟道:“当务之急,还是联合各大门派和世家,讨伐妖女。”

    苌黎不置可否,可是眸光却是有意无意的睨向封亟。

    二长老的担心不无道理,妖女曾经就是天宁宗的弟子,五十年前更是摆下噬魂阵,准备诛杀妖女,谁曾想最后一刻,被扶九殷救走了。

    所以妖女回来,就算不祸害苍生,也定是要报复天宁宗的。

    听着外头传的有鼻子有眼的事迹,若当真一点添油加醋都没有,恐怕他们天宁宗联手都未必能赢妖女。

    万劫期?恐怕不止吧。

    更何况,就算险胜,天宁宗也元气大伤,只怕就此退出四大门派六大世家的行列了。

    这样的情况,长老们是决不允许看到的。

    还不如先下手为强,将各大门派和世家拉拢过来,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若是不联手,便是和妖女同盟。

    舆论之下,不愁他们不出手。

    几位长老一锤定音,决定不日便宴请各大门派和世家。

    事情敲定之后,二长老便让众人都散了,苌黎目光凝着封亟先行一步出了门,不由蹙了蹙眉。

    她疾步跟上他的脚步:“你还在想着她?”

    封亟转眸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却是一言不发的径直离开了。

    其他亲传弟子们纷纷侧目,心中暗自揣测,封亟师兄和苌黎师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难道是因为妖女,毕竟妖女以前和封亟师兄定过情,而封亟师兄,为人和善,又最是长情了。

    不少人都说,原先封亟师兄和苌黎师姐都要结成道侣了,但是妖女死了,呃,应当是死了吧,至少他们当时都是这么觉得。

    妖女死了,封亟师兄和苌黎师姐结成道侣的事,就这样搁置了下来。

    这个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

    封亟走后,苌黎虽面色如常,可藏于衣袖下的手早已紧握成拳,眼底更是一闪而过一丝恨意。

    伏参大陆,修者繁多,修真、修佛、修魔、修妖,其中以修真者数量最多,呈鼎盛之势,凡人很少有修魔修妖的,就连修佛者也是少之又少。

    但凡修魔修妖者,莫不都不是人。

    只是,虽少有人修魔修妖,但并不是没有,因为伏参大陆的修真者繁多,且与修魔者势不两立,故而,倘若有人类修魔者,大抵都是隐姓埋名的。

    眼下因妖女出世,直接诛杀了五个元婴期的老怪物。

    不少低修为者都人心惶惶的,一时间,大陆上对修魔修妖者的憎恶达到了顶峰。

    莳七自鬼灵岛出来,便敛了一身红衣,身披玄色斗篷,易去自己原先的容貌。

    “这位仙子。”

    身后蓦然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莳七回眸,只见一个胖乎乎的少年正站在不远处,笑眯眯的看着她。

    莳七莞尔一笑,抬手指了指自己:“你是在叫我吗?”

    胖少年连忙点了点头:“这位仙子,我想跟你换鞋东西可以吗?”

    莳七双手抱于胸前,颇有兴致的问道:“你要换什么?”

    胖少年一听,连忙从自己的乾坤袋里掏出了一张弓,那张弓破破烂烂,她都有些怀疑这弓还能不能拉的起来。

    “这是烈火弓,你瞧,若是配着这寒冰箭,便可叫人冰火两重天。”说着,胖少年又掏出了一把烂羽箭。

    那把箭,箭尾的羽毛破破烂烂,有的甚至秃了,还脏兮兮的,怎么看,也不像它酷炫狂拽的名字。

    莳七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胖少年见她不语,心底有些打怵,正要将东西收回去,可就在此时,他的肚子咕噜一叫。

    “你要和我换什么?”莳七终于大发慈悲的开了口。

    胖少年立刻喜上眉梢,正当他笑得正欢,忽然又觉得自己这样好像不太好。

    于是又皱着胖胖的脸,佯装肉痛:“是这样,我醉心修道,已经好久没有吃东西了,所以……只能忍痛割爱,想要拿我的宝物烈火弓和寒冰箭同你换点银两。”

    莳七挑眉睨着他笑,笑得他心底直打鼓,她忽然道:“我长得很好骗是不是?”

    胖少年脸上的肉一震,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紧接着便小声道:“仙子恕罪。”

    言罢,转身就要走。

    莳七直接在他的脚下设了迷咒,胖少年不管怎么走,都是原地踏步。

    他终于慌了,连忙转身哀求:“仙子恕罪,离心不该欺骗仙子的,还望仙子饶了离心一次。”

    原来胖少年叫离心啊。

    莳七心中想着,她面上仍旧板着脸:“你戏弄于我,难道一句恕罪,便想逃了吗?”

    离心神色慌张:“仙子,离心真的错了。”

    莳七抿着唇,唇角却是止不住的笑意。

    这离心骗了她两件事。

    第一件事,便是他手中的烈火弓和寒冰箭,只是两个垃圾,就连凡人都不肯用的那种垃圾。可是他却骗她是什么烈火弓和寒冰箭。

    第二件事,就是这个离心口中声称醉心于修道,可是莳七却能感知到他身上的魔气。

    他是修魔的。

    但是另一方面,莳七又很同情他,她从未见过哪个修魔的能将自己搞的这样狼狈的。

    且不说他的道行低下吧,甚至连辟谷期都未过,身上没有一件能拿得出手的宝物,就连他脚上的鞋子,鞋跟都掉了一个。

    莳七简直有些恨铁不成钢,这魔道修的,当真是太失败了。

    离心见她还是不说话,脸色阴冷,心里更慌了,他探测到此女身上没什么道行,所以才打算来借点秋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