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六十章 碎骨(二十七)
    可是他现在肠子都悔青了。

    若是他感知不到此女的修为,那只有可能是两种情况,第一种,此女却是如他所见,没什么修为;第二种情况就恐怖了,此女的修为远在他之上。

    不,应该说是,此女的修为恐怕是大陆上乘。

    莳七眸光睨着这个身形有些发抖的胖少年,忽然有些可怜他。

    “你现在什么期了?”

    她自是能看出他是修魔第二层入体期的,但是她就想听他自己说。

    胖少年身形一震,犹犹豫豫的道:“贫道现在正当筑基……”

    “嗯?”还未待他说完,就听到了她从嗓子眼里的轻哼声,离心又是一震,飞快抬头打量了一下她的神色,就对上她那双似笑非笑的眸子。

    她看穿他了。

    离心抿着唇,不说话。

    莳七忽然轻笑了声:“修魔有这么见不得人?”

    离心听了她的话,猛地一个激灵,连忙摆手:“不不不……仙子误会了……”

    莳七只是似笑非笑的睇着他,片刻才道:“说实话。”

    离心抿着唇,心一横,梗着脖子道:“是,我就是修魔的,你要杀便杀吧!”没想到刚一出山就要死了,当真是不值啊。

    也怪他嘴欠,饿就饿着呗,非要上前骗人,没想到人没骗到,反倒是要死了。

    这可真的是要死了!

    莳七低低笑了一声:“你这胖子真是有意思,我杀你作甚。”

    这回轮到离心傻了眼了,他连忙感激涕零道:“仙子不杀我?仙子真是心底善良,真是个好人!”

    莳七唇角勾起一抹轻笑:“本是同根生,不许叫我仙子了。”

    离心再次傻了眼,什么叫本是同根生?

    他下意识的用手挠了挠头,片刻终于反应了过来,忽然神色激动的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原来都是同道中人啊!”

    莳七看着眼前这个胖乎乎的少年,无奈笑道:“你是我见过的混的最差的修魔者。”

    离心一听,十分不好意思的用手挠了挠头。

    “嘿嘿嘿,我才下山。”

    莳七问:“你哪个山的?”

    离心连忙道:“无欲山的,我师父号,戮仙。”

    莳七闻言,蹙了蹙眉:“戮仙竟是你师父?”

    戮仙,乃伏参大陆有些名气的修魔者,早年间,戮仙尚且在大陆游历,后来,就鲜少听到戮仙的名字了,都说他隐居了。

    “是啊。”离心神色间隐有几分悲痛,“可惜……师父前些日子,刚刚去了。”

    莳七蹙眉:“去了?”

    离心一提及此事,便悲愤道:“那些名门正派得到了师父就隐居在无欲山的消息,便集结了一帮人来诛伐师父,我当时被师父藏了起来,所以……”

    “他们为什么要诛伐你戮仙?”莳七忍不住问道。

    若是这么多年都相安无事了,怎么会忽然间又奋起而攻之呢?

    离心道:“他们说是护一方安宁,为天下苍生除害,可是我知道,他们不过是看上了师父手中的葬海笔。”

    莳七忍不住冷笑,这就是所谓的名门正派。

    她拍了拍离心的肩膀以示安慰:“没事,戮仙的仇,我帮你报了。”

    离心震惊的看着她,眼中隐隐有些不敢相信。

    莳七笑道:“我也是顺便,因为我和那些名门正派之间,也有好多账未算!”

    离心一喜:“那仙子姐姐,我可不可以跟着你啊?”

    “你要跟就跟吧。”莳七含笑道。

    一个时辰后,莳七看着眼前这个胡吃海塞的胖少年,忍不住叹道:“你要不说,谁能想到你是戮仙的弟子呢!”

    离心颇为赧然的嘿嘿一笑:“我没天分的,师父也说过。”

    “所以,戮仙当初为什么会收你为弟子?”莳七问道。

    离心用油腻腻的手抹了把脸:“我也不知道,自我记事起,就是师父养着我了。”

    莳七叹了口气又问:“你还有其他师兄弟吗?”

    “没了,师父就收了我一个。”离心忽然有些难过,“师父对我真的特别好,所以他的仇,只能我来报了!”

    “你有姓吗?”

    离心抬头想了想,片刻从脖子底掏出一个同心锁:“师父说,这是我亲生父母留给我的。”

    莳七接过他手中的同心锁,样式没什么特别的,不过是寻常之物,她看完之后,便将同心锁又还给了离心。

    “你若是吃好了,咱们就要赶路了。”莳七道。

    离心恋恋不舍的看着面前的烧鸡:“好,我吃好了。”

    那边厢,天宁宗已经安排好了宴请各大门派世家的事宜。

    当所有人坐定后,天宁宗二长老才开了口,将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一遍,下面的几大门派和世家神色各异。

    一个时辰后,莳七看着眼前这个胡吃海塞的胖少年,忍不住叹道:“你要不说,谁能想到你是戮仙的弟子呢!”

    离心颇为赧然的嘿嘿一笑:“我没天分的,师父也说过。”

    “所以,戮仙当初为什么会收你为弟子?”莳七问道。

    离心用油腻腻的手抹了把脸:“我也不知道,自我记事起,就是师父养着我了。”

    莳七叹了口气又问:“你还有其他师兄弟吗?”

    “没了,师父就收了我一个。”离心忽然有些难过,“师父对我真的特别好,所以他的仇,只能我来报了!”

    “你有姓吗?”

    离心抬头想了想,片刻从脖子底掏出一个同心锁:“师父说,这是我亲生父母留给我的。”

    莳七接过他手中的同心锁,样式没什么特别的,不过是寻常之物,她看完之后,便将同心锁又还给了离心。

    “你若是吃好了,咱们就要赶路了。”莳七道。

    离心恋恋不舍的看着面前的烧鸡:“好,我吃好了。”

    那边厢,天宁宗已经安排好了宴请各大门派世家的事宜。

    当所有人坐定后,天宁宗二长老才开了口,将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一遍,下面的几大门派和世家神色各异。

    离心恋恋不舍的看着面前的烧鸡:“好,我吃好了。”

    那边厢,天宁宗已经安排好了宴请各大门派世家的事宜。

    当所有人坐定后,天宁宗二长老才开了口,将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一遍,下面的几大门派和世家神色各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