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六十三章 碎骨(三十)
    莳七手中捏着这张符咒,冷笑一声,片刻才在这倒符上下了传音咒,直接将符咒原路送返。

    那边厢,天宁山的青云门前,集聚了四大门派六大世家的人。

    曾经绑过莳七的寒刺柱上,如今捆着数十个人,有男有女,披头散发,狼狈不堪。

    一袭白衣的苌黎抬眸看了眼青灰色的天空,似是下雪了。

    她素手轻抬,几片零星的霜雪落在了她的掌心,掌心的温度顿时融化了霜雪。

    远远的,似是有什么东西飞来,苌黎定了定眸光,抬起素手,片刻,一道符咒啪的一声拍在了她的掌心。

    二长老蹙了蹙眉:“可是妖女来了消息?”

    他的声音不大,可是在场的人听见之后,皆是纷纷安静了下来。

    苌黎神色清冷,指尖轻点在符咒上,那道符顿时传出一道满含讥讽的女声,“苌黎,如此惺惺作态你当真不觉得恶心么?我也不必你们帮我,我告诉你,歧不歧途,不是你们定的,我说这是正道,这就是正道!”

    此言一出,满座哗然。

    思及妖女的丧心病狂,四大门派和六大世家的修者都群情激奋,绫罗城和怀阳城皆被屠城,此前去往鬼灵岛的七个元婴期大能,也被妖女杀了五个。

    九死一生逃回来的那两人,也是元气大伤,只得闭关修炼。

    “妖女实在是嚣张至极,若不尽早诛杀,实在乃天下大患!”

    “若不是当年扶九殷将其救走,如今哪里还有着事端!”

    “早知如此,当年的噬魂阵就该早些起阵!”

    天宁宗二长老皱了皱眉,捻了把花白的胡须,清了清嗓子,待四周声音小了下来,才道:“诸位道友,眼下不是埋怨从前的时候,现在要紧的是,诸位道友活捉的这些修魔者,该当如何处理?”

    “自然是诛杀他们!”二长老话音刚落,立刻就有人喊了起来。

    二长老沉吟道:“修魔者乃逆天入魔,有违天道,当不能容。”

    苌黎抬眸看了眼不远处的封亟,忽然唇齿间溢出一丝轻笑,封亟转头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她道:“不觉得熟悉么?”

    封亟眸光静静的落在她身上,须臾又掉转过头,淡淡道:“你真觉得绫罗城的人是她杀的?”

    “不然还能是谁?”苌黎道,“你难道忘了,屠杀绫罗城之前,她亲手杀了你的弟弟。”

    封亟没有说话,自那日她走后,他脑海中就一直回荡着她的话。

    就像一个痒,看得见,却抓不到。

    三长老忽然起身走到苌黎身边,低声道:“她真的会来?”

    苌黎的唇角凝出一丝浅笑:“她会来的。”有时候很可悲的是,她不了解封亟,却了解这个她厌恶了一辈子的女人。

    想到这里,她的眸光在人群之中流转一圈,最后落在了人群中那个胖乎乎的身影上,唇角的笑意越发了浓了几分。

    下雪了。

    莳七抬眸看了看天,青灰色的天空,看了叫人心头莫名压抑。

    她捏着手中的葬海笔,葬海笔隐隐泛起一层淡淡的薄光,配合着她掌心残留的那抹微黄,正前方隐出一条淡淡的丝线。

    方才她将苌黎的那道符咒远途送回,却意外的发现自己的掌心残留着一抹微黄。

    那微黄似乎能感应到葬海笔,又或者可以说是,葬海笔能感知到她掌心的微黄。

    “离心在苌黎手里。”莳七声音略显冷意。

    妩姬道:“你要去救离心?”

    “是。”其实离心本和她无关,但是眼下那些人抓走了离心,却并非是为了他手里的葬海笔,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她牵连了离心。

    她不想多管闲事,但是离心不是闲事,离心是被她牵连的。

    要不怎么说苌黎比封亟还要了解她呢。

    只是让她想不明白的是,到底是那里出了问题?她从鬼灵岛出来,面一直未曾以真面目示人,所以就算苌黎有心找她,也不可能找到她的。

    “此去凶险,穿越女主动邀你前往,怕是早已设了圈套,只等你往里跳。”妩姬闻言,却不是很赞同她的主意。

    莳七抿了抿唇,片刻道:“凶险也是要去的,现在不去,以后就真的能有把握斗得过她了?”

    苌黎手里若是真有姒姮留给她的东西,现在不用,便是要以后用的。

    她和苌黎清算老账,也只是时间问题。

    妩姬叹了口气:“好,我知说不过你。”

    莳七装作轻松的笑了笑:“大不了,我留封亟一命等九叔回来。”

    雪下得愈发的大了,纷纷扬扬的,如鹅毛一般,山顶的狂风肆虐,打着卷的雪花在在空中乱舞。

    封亟定定的看着空中的雪花,也不知为何,忽然想起了几十年前,谢水河畔,那一树的梨花。

    四大门派和六大世家,此次捉住了不少修魔者。

    道行深的几个,被绑在了寒刺柱上,道行低下的,就直接捆了手脚跪在地上。

    离心只一袭单衣,冻得瑟瑟发抖,牙齿不停的打着颤,嘴唇更是冻得发紫,虽然莳七已经帮他提升了修为,但是因为此刻他们跪在无更阵里,无更阵限制了他们的修为,此时的他们,就和普通人无异。

    他低着头,可是眼睛却在不住的打量着四周。

    忽然,他感觉有人在看自己,遂循着视线望去,正对上一双含笑的眸子。

    那双明眸,虽是含着笑意,但是却叫人心里发寒。

    那白衣女子为何要看他?他似乎听人喊她苌黎,地位似乎不低的样子,难道自己以前见过她?

    不对,以她的容貌,他若是见过她,怎么会不记得呢?

    更何况,他才下山不久。

    苌黎眸光静静的落在那个尽力将自己肥胖的身子缩在人群后头的少年,忍不住嗤笑了声。

    说起来,自己能找到莳七,还真多亏了这胖子。

    四大门派六大世家本是想抓些修魔者杀鸡儆猴,有的虽然嘴上不说,但是默认了会将那些修魔者的宝物纳为己用的想法。

    她本是不耐烦去的,但是却意外的在这胖子身上捕捉到了莳七的气息。

    后来一查便清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