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六十五章 碎骨(三十二)
    余桀远远的瞧着她苍白的脸色,忍不住仰天大笑,猩红的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滴了下来,地上薄薄的一层积雪,被那一滴滴的鲜血染了个透。

    无更阵里的离心,神色震惊,目光不住的在余桀和紫玉的身上来回打量着。

    灵隐掌门气得牙根痒痒,脸上满是震怒的神色,猛地一掌劈在了余桀的身上。

    余桀顿时被那掌风打出去三丈远,他自知今日已是在劫难逃,倒不如让恶心死他们。

    思及至此,余桀朗声大笑:“紫玉,你可能不知道吧!当初你诞下的那个婴孩,被戮仙带走了!”

    紫玉猛地站起了身,眸底满是震惊。

    余桀似乎很享受这样的情景:“当年你和戮仙生的那个孩子,其实并没有死!戮仙把他带走了!”

    一瞬间,紫玉浑身的力气像是被人抽走了一般,无力的后退一步坐在了椅上。

    记忆如潮水般涌上心头,当年她和戮仙定情,却并不知道他是魔修,戮仙瞒了她,当她知道真相时,却发现自己已经怀了戮仙的孩子。

    她作为灵隐派掌门的女儿,亦是亲传弟子,怎么能和一个修魔者在一起呢?

    更何况,当时的戮仙,在大路上颇有名气。

    只不过这名气,是杀了不少修道者而筑垒起来的。

    她割舍不断自己和戮仙之间的感情,可是又不想让自己的父亲失望,孕期,她因为这个变得很是暴躁,时常对戮仙冷言冷语,因为她的潜意识里还是怨怼戮仙骗了她吧,她想离开戮仙了,可是她又有了他的孩子。

    其实那时候戮仙已经发现了她的心思了吧,只是他一直未曾言明,他尊重她的决定。

    直到她临盆,诞下孩子,戮仙却告诉她,孩子生下来就死了。

    她掐着他的脖子,声嘶力竭的问他,为什么不救孩子?天底下那么多灵丹妙药,怎么可能说死就死了?哪怕续命,也是要孩子活下来!

    戮仙沉默。

    再后来,她就斩断了自己和戮仙的情丝。

    临走前,戮仙送了她一张符,欲言又止的样子让她心里顿生内疚,这不怪戮仙啊!只怪为什么要有修仙修魔之分。

    戮仙忽然笑了,他道:“情缘一场,我不怪你。若是哪**不得已之际,你便用玄阴咒破了它吧。”

    他说完,就离开了。

    她那时不知道那道符是什么,更不知道什么情况才算是“逼不得已”,原来那时候,戮仙早已帮她铺好了路。

    戮仙修魔,若是以后得幸能够渡万劫,渡万劫时,很容易控制不住自己入魔,虽然他本就是修魔的,但是主动入魔和被动入魔还是有所差别的。

    他的那道咒,正是他的罩门。

    紫玉神思恍惚的坐在那里,忽然落泪。

    灵隐掌门见状,恨不得将余桀生吞活剥,饮血啖肉,他一个疾步,下一瞬,只是到了余桀的面前。

    他一手揪住余桀的脖子,一声爆喝,然后如同流星坠地一般忘地上砸去,地上立时出现了一个被砸出来的深坑,而余桀满头鲜血,生死不知。

    天宁宗二长老见状,不由皱了皱眉,正要开口,却被苌黎不动声色的轻抬素手拦住了。

    二长老压低了声音道:“实在是太难看了,为何不拦?”

    苌黎眸底闪烁着一丝亮光,唇角忍不住勾出讥诮:“不急,我自有用处。”

    二长老闻言,耐着性子坐了回去。

    无更阵里跪着的离心,早已经震惊得不能思考了,他满脑子俱是方才余桀说的话。

    他有个长命锁,锁倒是没什么稀奇,但是上头的花纹,似乎和刚刚那个叫紫玉的女子衣裙上的花纹,如出一辙。

    难道说,师父……其实是他的父亲?

    所以,才会对他这般宠溺,哪怕他灵根低下……

    那边厢余桀被灵隐掌门吊打的场面,早已深深刺痛了在场所有修魔者的心。

    他们情绪激动,脸色涨得通红,恨不得下一秒就冲上去和灵隐掌门杀个你死我活。

    一直端坐着的苌黎,唇角忽然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她双手敛于袖中,两手指尖掐了个诀。

    下一瞬,被绑在寒刺柱上的那些修魔者忽然觉得手脚骤松,仿佛加诸在他们身上的禁制瞬间抽离了一般。

    此时不反更待何时?

    被绑在寒刺柱上的修魔者们,瞬间挣脱了寒刺柱的束缚,对着灵隐掌门一窝蜂的攻击。

    一旁灵隐派的其他人坐不住了,纷纷上前支援灵隐掌门。

    一时间场面变得十分混论。

    旁边的别的门派世家也偶有受到波及,咽不下这口气的人,也瞬间加入了进去。

    隔岸观火的苌黎兴致大好的往后靠了靠,白皙的手指轻轻敲打在扶手上。

    原先寒刺柱上绑了九个道行深的修魔者,其他道行浅的,都在无更阵里跪着。

    那九个修魔者,其中余桀算是上乘,但是因原先绑在寒刺柱上的时候,就已经连着被灵隐掌门打了好几掌,故而也算是失了战斗力。

    另外八个修魔者,道行都不浅,此前之所以不能反击,皆是因为寒刺柱的原因。

    能抓住他们的修仙者,自然也大有比他们道行深的人在。

    混乱的战局中,余桀早已趴在地上,身边的一圈白雪都被染成了血色,不知生死。

    其他八个修魔者顿时杀红了眼,只是他们人势单薄,根本不敌那些修仙者人多势众,所以哪怕那些道行深的老怪物没有出手,那八个修魔者渐渐也还是被拖得落于了下风。

    忽然,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从混乱的战局中传了出来。

    一个修魔者横空从战局中飞了出来,直接撞在了后面的寒刺柱上,满脸是血,抽搐着半晌没有爬起来。

    所有人都看了出来,他全身的经脉已经被震断了。

    “去死!”灵隐掌门大喝一声,利剑挥出,剑身顿时爆出刺目的白光,气势磅礴,强劲的气流瞬间席卷了刚刚那个被震碎经脉的修魔者,以及早已不知生死的余桀,疯狂席卷而来的气流宛如细密的钢针雨一般铺天盖地。

    在场不少修仙者忍不住蹙了蹙眉,却也并没有出声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