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六十七章 碎骨(三十四)
    天宁宗的二长老这时终于清了清嗓子,缓声道:“灵隐掌门,何必同一个小童置气?”

    灵隐掌门冷笑一声:“置气?灵隐派被这些魔修杀了这么多人,你同本道说这是在置气?”

    言罢,还未待众人反应过来,灵隐掌门头也不回,对着离心的方向张开手掌,掌心顿时凝成一股寒气,无更阵里的离心只觉得胸口像是被人狠狠抓住了,待他反应过来之时,自己已经飞入了灵隐掌门的手中。

    灵隐掌门目光如鹰隼般狠狠的盯着离心的双眼,他周身凝成一圈微光,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别以为本道不知道,你就是戮仙的儿子。”

    紫玉目光怔怔的看着灵隐掌门手中的那个少年,就在此时,地上咣当一声,她顺着声音看去。

    只见被灵隐掌门提着悬空的少年脚下,正赫然躺着一块长命锁。

    她的眼眸瞬间被那块长命锁刺痛了,忽然像是发了疯似的朝灵隐掌门挥剑而去。

    “放开他!”紫玉的声音隐隐透着几分颤抖。

    众人被眼前这一状况弄得一头雾水,灵隐掌门却心底明白,紫玉看出来了。

    他的后脖颈正抵在紫玉的剑尖上,还能感觉到剑尖涌动的气流。

    灵隐掌门忽然咧嘴笑了,还未待紫玉反应过来,已是一掌打在了离心的腹部,离心骤然断了线的风筝。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他必要撞死在身后的寒刺柱上了。

    霎时间,天空狂风大作,袭卷着漫天的飞雪,肆虐的狂风,叫在场的人几乎难以睁开双眼。

    “你们不是要找我算账么?怎么还杀了这么多无辜的人?这就是你们名门正派所谓的道义么?”天空中忽然响起一道清泠的女声。

    风止,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红衣女子正抱着刚刚被灵隐掌门一掌拍飞的胖少年悬于空中。

    莳七双臂抱着离心,面上虽还维持着高冷之色,双唇微动,用只有离心能听见的声音道:“重死了你。”

    离心唇角流着一抹殷红,睁着无力的双眼看见莳七的一瞬间,忽然笑了。

    莳七不动声色的将葬海笔塞入离心手中,低声道:“若是一会儿我顾不及你,你拿着防身。”

    自打戮仙死了之后,葬海笔便没有认主。

    但是莳七却诧异的发觉,葬海笔虽然没有认主,但是似乎已经将离心当成了主人,只是缺少了一道认主的过程,不得不说,这些灵器都是灵性的,也许葬海笔是因为戮仙,所以才会对离心这样子的。

    离心惊诧的捏着手中的葬海笔,愣了片刻,重重的点了点头。

    莳七将离心放下,旋即便转身似笑非笑的看向灵隐掌门:“是我杀了你们门派的人,你若要报仇,只管找我来便是。”

    灵隐掌门面色白了一瞬,他自然知道眼前这个女人什么来路。

    能一下子杀了五个元婴期老怪物、废了两个,怎么可能是等闲之辈。

    若是众门派一齐迎战,倒是不怕她,但是妖女现在很明显是认准了他的。

    莳七轻抬素手,在她和灵隐掌门之间下了道禁制,只有她和灵隐掌门在这禁制内,其他人若想要强行破开,就要承受禁制的反攻。

    除了灵隐派,相信别的门派,没人愿意趟这趟浑水。

    灵隐掌门还不知道她已经下了禁制,他定了定心神,觉得妖女定然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开战,而且天宁宗将他们召集过来,也定不会放任妖女为非作歹。

    想到这里,灵隐掌门心底像是有了底一般。

    他冷笑一声,朝莳七喝道:“妖女,五十年前,让你侥幸从噬魂阵逃脱,今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定然不能再叫你逃一次!”

    莳七笑眯眯的道:“那你就来试试好了。”

    “你杀了我门的人,我今日定要你血债血偿!”灵隐掌门暴喝一声,掌心凝聚起一股灵气,立刻朝莳七攻去。

    莳七漫不经心的回眸朝苌黎看了一眼,然后侧身躲开了。

    灵隐掌门大掌一挥,此前掉落在地上的千斤剑立刻飞了过来,被他握在了手中。

    只听他暴喝一声,他手中的千斤剑立刻绽放出刺目的光彩,霎时间,剑气如虹。

    巨大的热浪朝莳七涌来,她立刻以剑相抵。

    只听一声巨响,长空下,剑影寒光闪烁,莳七手中的长剑立时被劈成了两半,周围顿时一阵惊呼。

    灵隐掌门心中得意,觉得这个妖女实在是空有虚名,就看她现在这样,仿佛还和五十年前没有两样。

    五十年前,莳七不过是天宁宗得意的亲传弟子,而杨炎业那时候就已经是灵隐掌门了,自然是不能比的。

    这妖女杀了五个元婴期大能,莫不是借助了鬼灵岛的魔气?

    鬼灵岛向来是邪乎,灵隐掌门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

    他忍不住张狂的哈哈大笑起来,笑声里满是讥讽,看来这妖女真的是因为鬼灵岛才瞎猫撞上死耗子的。

    莳七漫不经心的低头看了眼手中的断剑,唇角勾出一丝甜甜的笑意:“呀,断了呢!这剑可真不经用,还是我的红绫好用多了。”

    就在此时,灵隐派的一位长老察觉不对,立刻对灵隐掌门道:“炎业,莫要恋战,妖女在你和她周围下了禁制。”

    灵隐掌门还不以为然,脸上满是张狂的大笑。

    “笑什么呢?不如说出来让大家也开心一下吧!”莳七话音刚落,众人便瞧见她的手腕处倏地飞出一道红绫,趁其不备,直接捆住了灵隐掌门的脖子。

    红绫像是有意识一般,将灵隐掌门紧紧的缠绕其中。

    灵隐掌门脸色憋得通红,手举着千斤剑乱挥,想要斩断红绫。

    莳七无奈的笑了笑:“别闹了,快点。”

    红绫像是听懂了她的话,立刻左右开弓,直接卸掉了灵隐掌门的下巴。

    莳七低眸扫了一眼四周地上的修魔者尸体,心里有了思量。

    紧接着,她狠狠一脚踹在了灵隐掌门的心口:“快说,你刚刚笑什么?”

    灵隐掌门被红绫卸了下巴,如何说得出?他想要反击,可是却发现自己竟是如同被看穿的孩童,被这个妖女吊着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