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六十八章 碎骨(三十五)
    灵隐派的人气的不行,想要上前帮忙,可是甫一近身,便被妖女布下的那道禁制深深灼伤了皮肤。

    灼伤的地方一直在流血,拿了上好的丹药碾碎了撒上,却依然无用。

    莳七眉目含笑,仿佛只是在深闺绣花鸟一般惬意闲适,可是她手下的动作,却是找找狠厉。

    “你倒是说啊,刚刚到底在笑什么?难道是笑话我?”莳七口中一面念叨,一面捡起地上掉落的千斤剑,狠狠砸了下去。

    灵隐掌门原已是极其狼狈了,可妖女竟是将千斤剑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腹部。

    灵隐掌门想要咒骂她,可是因为下巴被她卸了,流了满身的口水,却也只能哇哇的乱喊,他满目皆是恨意,恶狠狠的瞪着莳七,如丧家之犬。

    莳七挑眉笑了笑:“还有心情瞪我?看来打得不重。”

    言罢,她掌心凝聚起一团灵力,猛地拍在了灵隐掌门的右臂,灵隐掌门声嘶力竭的惨叫一声,他右臂的经脉碎了。

    紧接着,还未待众人反应过来,莳七指尖燃起一簇明火,直接丢在了他的左臂上。

    明火燃烧的极快,很快便在他的惨叫声中,将他的左臂烧化了。

    禁制外的人蹙眉望着,他们看明白了,妖女是在报复,用之前灵隐掌门打那几个修魔者的方式,报复灵隐掌门。

    “够了!”灵隐派的长老终于坐不住了,猛地站起身,对天宁宗二长老道,“妖女这样嚣张,文广道君,你召我等前来,难道不是为了诛杀妖女?”

    灵隐派长老的话说的很不客气。

    二长老脸上有些不愉,方才灵隐派不是没有想上前帮忙的人,可是无一例外,都被妖女的禁制挡了回来。

    若是强行破开,反而自己深受其害。

    谁愿意冒这个险?

    可是大局总是要顾及的,更何况,天宁宗必定是妖女头个报复的对象,要是单凭天宁宗自己,恐怕要惨遭灭门。

    想到这里,二长老站起了身,正要开口,封亟却拦住了他。

    “师父,让徒儿试试。”封亟道。

    二长老看了他一眼,微微颔首,又坐了回去。

    苌黎目光静静的落在封亟的身上,她心底忽然生出一丝厌烦感,她实在是有些厌倦了追在封亟屁股后面讨好他的日子了。

    捂不热的石头,还打算当成璞玉来珍视吗?

    她站起身,对着二长老道:“师父,徒儿先离开一下。”

    还未待二长老发话,她已是飘然离开了。

    封亟走到禁制前一丈远,对正在吊打灵隐掌门的莳七道:“小七,放手吧。”

    莳七将灵隐掌门当成皮球,踢了出去,灵隐掌门撞在禁制上,猛地又弹了回来,她再一脚踢了出去,如此反复。

    “放手?放谁的手?”她笑。

    封亟抿了抿唇道:“你若是答应我,以后再不伤害他人,我便让他们放你走。”

    莳七脚下的动作顿了顿,灵隐掌门便一下子从空中摔了下来,她一脚踩着他的头,忽然轻笑声一声:“封亟,我问你。”

    封亟以为她打算讲和,立刻道:“你说。”

    “如果我现在还赛罕五十年前的道行,你们还会说出只要我不再伤人,就放我走的话吗?”

    封亟一怔,似是没料到她会问出这样的话。

    莳七笑了笑:“所以说,你瞧,我没有实力的时候,你们说诛我便诛我,上千年不曾起阵一次的噬魂阵也为我开了,我莳七究竟是何德何能呢?现在我有实力了,你们就打算讲和,是不是有点欺人太甚了?”

    封亟哑然,就听到她嗤笑道:“既然现在我有这个能力了,我为什么还要听你们的?”

    言罢,她的玩心似乎也因为这番话,消了大半。

    就在灵隐派的人以为灵隐掌门悬悬捡回一条命的时候,只听咔嚓一声巨响,再定睛一看,那妖女竟是直接踩碎了灵隐掌门的天灵盖,脑浆溅了满地,却独独没有沾上她的衣裙。

    所有人皆倒抽一口凉气。

    莳七低眸掸了掸衣裙,长舒一口气:“还好没有弄脏我的衣服。”

    灵隐派长老气得浑身发抖,他颤颤巍巍的扶着一旁的弟子站了起来,厉声斥骂道:“妖女,今日你不要想活着离开这里!四大门派六大世家的所有人,都不会任由你出去危害世间的!哪怕争个鱼死网破,也定要将你诛杀!”

    莳七挑了挑眉,轻笑了声:“是吗?你还真是有自信!”

    她话音刚落,便缓缓张开双臂,只见她的周身笼罩着一层黑雾,,整个天宁山骤然间地动山摇。

    她的眼眸刷的一下变成了血红色,狂风袭卷着飞雪,青灰色的天空骤然变得一片黑暗。

    不过多时,当地动渐渐停止,狂风也停了下来,天空又再次恢复成了青灰的颜色,莳七这才似笑非笑的睨着众人:“现在呢?”

    灵隐派长老的眼底溢出一丝惊惧,他自是听说了妖女在鬼灵岛的事迹,也亲眼见识到了妖女戏耍杨炎业的样子,可是刚刚妖女骤然爆发出的灵力,竟是如此的骇人。

    就好像,他听了妖女的事迹,先给妖女打了一分,可是当他亲眼见识过后,觉得妖女一分太少了些,应当是三分的样子。

    但是当菜妖女一瞬间爆发的灵力,叫日月变天,叫地动山摇,他这才恍然惊觉,原来妖女应当是十分。

    仿佛……仿佛妖女可和扶九殷势均力敌!不过多时,当地动渐渐停止,狂风也停了下来,天空又再次恢复成了青灰的颜色,莳七这才似笑非笑的睨着众人:“现在呢?”

    灵隐派长老的眼底溢出一丝惊惧,他自是听说了妖女在鬼灵岛的事迹,也亲眼见识到了妖女戏耍杨炎业的样子,可是刚刚妖女骤然爆发出的灵力,竟是如此的骇人。

    就好像,他听了妖女的事迹,先给妖女打了一分,可是当他亲眼见识过后,觉得妖女一分太少了些,应当是三分的样子。

    但是当菜妖女一瞬间爆发的灵力,叫日月变天,叫地动山摇,他这才恍然惊觉,原来妖女应当是十分。

    仿佛……仿佛妖女可和扶九殷势均力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