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六十九章 碎骨(三十六)
    封亟闻言,浑身一震,立刻道:“小七,有什么话……”

    莳七嗤笑一声打断了他:“有什么话也不能好好讲!”她话音刚落,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又道,“对了,你不要喊我小七了,你不配。”

    莳七抿唇想了想,还是决定在封亟周围下了禁制,毕竟封亟身上有她的神魂,至少现在而言,他得给她安然无恙的活着。

    她素手轻抬,腕上的红绫立刻飞出,在空中飞舞着。

    四大门派六大世家的人见状,心知这妖女定是要大开杀戒了。

    若是不争,必死无疑,争的话还有两份生的希望。

    众门派的长老相互对视一眼,纷纷飞身而出,莳七不疾不徐的在他们中间穿行,红绫肆意的舞动着。

    几个长老齐齐联手,到底还是不太好对付的。

    “银霜剑!”天宁宗三长老厉喝一声。

    他话音刚落,顿时一股白色的灵光从剑身倾泻而出,瞬间将前面一条直线的空气,以及三尺见方的地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冻结起来,一道两米多高的冰墙就此往前扩展开去,直袭向了正在和灵隐派长老纠缠的莳七。

    莳七冷笑一声,银霜剑是天宁宗的绝学,哪怕是亲传弟子,也要等到资质够了,才能学。

    五十年前,她没学过,没想到,现在自己居然逼得三长老使出了银霜剑。

    昔日,她也是天宁宗的亲传弟子,拜在大长老座下,奉为师尊。

    但是从小,她最喜欢的便是二长老,也是二长老最疼她,相比于一直冷脸严肃的师父,她自然是更喜欢二长老的。

    只是那时她不明白。

    师父严厉是真,疼她也是真,但是二长老就不一定了。

    她的父亲玄玉道人,和九叔私交甚笃,二长老疼她,多半是因为九叔的缘故,只是九叔在她父亲死后,便再未出现过了。

    绫罗城被屠这件事发生后,师父也以为是她,就像孙悟空的师父一样,直接离开了山门。

    去向不知,不肯见人。

    她这次回来,也没有找过师父,因为她就算五十年前没做那事,但是这次回来,她注定还是要报复回去的。

    师父重义,他失望也是应该的。

    她都能想象师父若是知道真相,说不定会劝她放下仇恨,师父就是这样一个人,重义、严于律己、宽以待人。

    说的难听些,就是圣母。

    不过这都是浮云了,师父现在应当是窝在哪个不知名的山头修行呢。

    思及至此,莳七直接挥舞着红绫凝聚出灵力,然后猛地甩出,只听哗啦的响声不断响起,袭向她的冰墙被她击碎。

    就在冰墙碎裂的一瞬间,二长老自冰墙后头直接一掌而至,莳七蹙眉,猛地转身,裙摆翩跹,红绫飞速捆住了灵隐派长老,就在二长老的掌风到来之际,她已经用红绫扯过灵隐派长老挡在了自己身前。

    灵隐派长老还未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妖女用来当盾了。

    他下意识的双手运足灵力往前一推,正巧和二长老的掌风在空中相撞。

    只听嘭的一声巨响,二长老被他的灵力击中,连着后退,脚尖划在青石板上,竟是火光四溅。

    三长老皱着眉回头一看,二长老竟是一手捂着心口,吐了一口血,那边的灵隐派长老也不好过,被二长老的掌风打中,直接飞了起来,撞在身上的寒刺柱上,背后被寒刺柱捅了无数个血窟窿。

    在场的众人看得一愣一愣的,待他们反映过来之时,妖女已经明显占了上风。

    就在众人打得难解难分之时,一个白衣女子从天而降。

    众人定睛一看,正是天宁宗的亲传弟子,苌黎。

    莳七的红绫死死的箍住三长老的脖子,然后用力一掰,三长老的头便耷拉了下来。

    她看见苌黎气势十足的从天而降,忍不住嗤笑了声:“我还以为你害怕,所以先跑了呢?”

    苌黎双手端于小腹前,神色悲悯:“妖女,你还不悔改,我只能想办法诛杀你了。”

    莳七轻笑了声,没有说话,却是指尖朝天空一点,紧接着便是一道闷雷炸响在众人的耳际。

    苌黎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莳七挑了挑眉笑道:“知道我什么意思对吧?装逼被雷劈。”

    她顿了顿又道:“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五十年前你摆了噬魂阵,五十年后,你打算用什么法子来对付我?”

    苌黎的脸上周瑞娜浮现出一丝诡秘的笑:“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紧接着,她用只有她和莳七能听到的密音道:“这么多年了,咱们之间的账也该一一清算了,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莳七忍不住嘲笑道:“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这不是同一种可能吗?那你说个屁!”

    苌黎似是没想到五十年后,她竟是变得这样牙尖嘴利,还死不要脸,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任谁都会气的,明明是放狠话的时候,却被对面那个贱人搅了局。

    莳七像是猜到了她心里所想之事,遂嗤笑道:“怎么,我说句实话还不行了?”

    “不要废话了!”苌黎忽然厉声呵斥道。

    莳七挑了挑眉,没有说话,却用红绫将她打得差不多的长老们,一个个朝苌黎砸去。

    苌黎一个猝不及防,就被她扔过来的长老打了个正着。

    “送你!”莳七咧嘴一笑。

    苌黎原先飘飘欲仙的样子已经维持不住了,尤其是被一个长老打中,她脸色阴沉的厉害,忽然张开双臂,只见地面骤然一片金光灿灿。

    莳七心生戒备,缓缓收回了在空中乱舞的红绫,定定的看着苌黎。

    苌黎眸底冷光四溢,唇角勾起一抹轻嘲,周身缓缓凝起一团浓雾,将她印在其中。

    不多时,随着众人的惊呼声,莳七猛地凌空而起,直接站在了寒刺柱顶上。

    她知道苌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

    苌黎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将整个天宁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阵图,而青云门正是阵眼,地面上升腾起的艳艳金光,便是那张巨大的阵。

    她想做什么?

    苌黎难道为了诛她,竟打算用在场的所有人来起阵,不对,准确来讲,她是打算用所有人来生祭这个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