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七十章 碎骨(三十七)
    一旁围观的四大门派和六大世家的人还未反应过来,当他们看见各门派的长老死的死废的废之时,登时脸色煞白。

    心道今日必死无疑了。

    妖女这样凶残,连各门派长老联手都未能压制住她,反倒是被她戏耍着。

    所以,当苌黎从天而降的时候,他们恍惚间以为神女降临了。

    毕竟在他们眼里,苌黎一定是和他们一个阵营的,一时间,整个青云门下,议论纷纷。

    “苌黎仙子一定有办法压制住妖女的,听说今日天宁宗召集我等过来,就是她有了能诛杀妖女的办法。”

    这话一出口,便得到了不少人的响应。

    “是啊!仙子现在已经是出窍期了,且是短短五年内突破的。”

    “你们看,你们看,这地上莫不是一个阵图,难道这就是仙子要诛杀妖女布下的阵图?”

    “有可能!哈哈哈妖女今日必死无疑。”

    待众人瞧清地上的阵图之时,都不由喜上眉梢,此时立刻就有天宁宗苌黎的追随者骄矜一扬下巴。

    “那是自然,毕竟五十年前诛杀妖女的噬魂阵,就是苌黎师姐亲手画的。”

    其他门派中不由有人好奇的问道:“不对啊,我怎么听说,噬魂阵从前就有,只是上千年不曾摆下,也无人会布而已。”

    方才那个苌黎追随者立刻昂着头道:“你说的那是蚀魂阵,蚀魂阵确实上千年不曾摆了,但是五十年前苌黎师姐摆的是噬魂阵,噬魂阵可是苌黎师姐机缘巧合下得到的阵图。蚀魂阵和噬魂阵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不能比的。”

    那追随者的脸上皆是轻蔑,仿佛其他人搞错了苌黎摆的阵图,是多么丢人的一件事。

    其他人皆是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我就说蚀魂阵怎么忽然这样厉害了。”

    “也不需要四个人起阵!”真相大白之后,立刻就有人道。

    “是极,蚀魂阵只要一个人便可。”

    那天宁宗的小童傲气十足的道:“总而言之,苌黎师姐现在画的这个阵法,定是比噬魂阵还要厉害的阵法,妖女今日是有来无回了!”

    其他人一听,纷纷朝悬于空中的苌黎看去,眼中皆带了几分希冀。

    底下那些人叽叽喳喳的声音自然传入了莳七的耳朵中,仿佛在他们眼里,苌黎成了救世主般的存在。

    不过她却拎到了一个重点,原来五十年前的那个噬魂阵,并不是他们传言的阵法,而是苌黎自己画的?

    那也就是说,噬魂阵,极有可能是魔修的阵法了。

    莳七唇角勾起一抹讥诮,嗤笑一声,这些人都死到临头了,还将苌黎当成了活下去的唯一希望,就是不知道他们若是知道苌黎打算用他们生祭此阵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想到这里,她长袖一挥,腕上的红绫骤然在空中划下了一道绝美的弧度。

    所有人的视线均被她吸引了,只听她懒声道:“苌黎,既然你我都心知肚明,又何必再装呢?”

    苌黎眯了眯双眸睨着她,没有搭腔。

    莳七轻笑一声道:“我还真想不到,你居然用整个天宁山做阵。”

    “哦?还有你猜不到的事。”苌黎道。

    莳七懒懒笑了,她眸光瞥了眼四下,只见众人正凝神听着她们的谈话,遂扬声道:“让我来猜猜,你把四大门派六大世家的所有人都喊来,其实就是为了要他们的命,生祭你的阵吧!你为了诛我,还真是煞费苦心啊!”

    她的话音刚落,四下哗然。

    方才那个追捧苌黎的天宁宗小童立刻站出来维护苌黎,义正言辞:“妖女你休要胡说!你以为你三两句话就能挑拨离间了吗?”

    其他人的神色皆各不相同,对莳七的话,有人将信将疑,有人全然不信。

    莳七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嗤笑道:“当真是愚蠢之极,像你这样的人,活着也和死了没什么区别,因为你的脑子里,全然没有一个名叫理智思考的东西。”

    脑残粉!

    那小童气得脸色涨得通红,正要开口大骂,却又听到莳七道:“你们这些没有脑子的人,我便费些口舌,同你们讲清楚,不过我话说在前头,我撕开真相,不是为了你们怎么看我,而是为了膈应你们,让你们看看自己活得有多愚蠢!”

    言罢,还未待众人反应过来,只见空中骤然一道红色的霞光划过。

    紧接着便是一声闷哼,众人定睛一瞧,便看见那妖女,趁苌黎不备,用腕上的红绫狠狠击中了苌黎的腹部。

    “苌黎!”

    “师姐!”

    苌黎一出事,立刻便有人紧张兮兮喊道。

    那声苌黎,出自封亟之口,只是他现在周身被莳七下了禁制,根本出不来,而师姐,便是天宁宗的其他人喊的了。

    莳七漫不经心的扫了封亟一眼,唇角凝出一抹讥诮。

    封亟多情,却又无情,性情最是凉薄。

    苌黎没想到莳七正在和那帮人说这话,便突然攻击自己,她一个没有防备,便被她打了个正着。

    贱人的红绫不知是个什么东西,好生厉害。

    她手捂着腹部,指缝间还是不住的溢出腥黑的血。

    众人愣愣的看着她腹部,只见她手捂着的地方,竟是隐隐凝出一团黑雾。

    这……这怎么那么像魔修?

    所有人下意识的朝地上死去的魔修看去,只见那些死去的魔修身上皆笼着和苌黎一样的黑雾。

    莳七抚掌而笑:“正是你们所想的那样,你们视为神女的苌黎,其实是个修魔者。”

    “不……这不可能……”反应最激烈的是刚才那个维护苌黎的天宁宗小童。

    莳七扬声笑道:“五十年前的绫罗城,还有近来的怀阳城,其实都是苌黎杀的,至于她杀了这么多人,究竟仅仅只是为了嫁祸我,还是她自己也能获利,这我就不清楚了。”

    讲到这里,莳七顿了顿又道:“对了,今日她把你们召集过来,虽然目的是为了诛我,但是你们的命,她早就打算献祭给这个阵了。”

    “你放屁!”那个小童声嘶力竭的喊着,“苌黎师姐是好人!”

    虽然小童一直在抗拒,可是那些道行深的修道者,其实多半信了莳七的话。

    一直捂着腹部伤口的苌黎,忽然低低笑了两声,她缓缓抬起头,眸光阴狠,一字一句。

    “你说对了,今天,除了我,没有谁能全身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