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七十三章 碎骨(四十)
    “你……阴我……”苌黎口中的鲜血不停的往下淌着,她面色苍白,声音虚浮,眸底的恨意却如滔天的巨浪。

    碎骨乃神器,被它刺中,不是闹着玩的,当初陆辛被它刺中了腹部,也着实卧床休养了好些日子。

    别说苌黎了。

    更何况,碎骨还是将苌黎一箭穿心。

    莳七笑眯眯道:“阴你又怎么样?你阴了我这么多回,我只阴你这一次,已经够仁至义尽的了!”

    苌黎后背被碎骨捅出来的血窟窿,像是不要钱的喷出鲜血,她一袭飘飘欲仙的白衣,早已便鲜血染得通红。

    莳七眉目含笑,眸底盛满了讥诮:“有时候,只要阴你一回,你就输了。”

    苌黎被她这句话气得不轻,气息不稳,胸口不停地起伏着,不过多时,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这是这次吐出的血却不再是红色的了,而是浓黑腥臭。

    碎骨方才从背后刺中了苌黎,本是毫不留恋的抽离,可是它的剑身上还是沾上了她内里的黑血。

    它似乎对着黑血十分厌恶,不停的抖动着剑身,试图将黑血抖掉,竟是忘了要攻击莳七。

    莳七眸光微闪,心道时机正好。

    她对着碎骨的方向狠狠拍了一张,碎骨避闪不及,被她打了个正着。

    只听咣当一声,碎骨掉在了地上,莳七蹙着眉又补了一掌,只可惜,她的掌风拍在了地上,地上顿时被她拍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而碎骨却消失了。

    妩姬道:“它逃了。”

    苌黎跪在地上,垂着头,口中的血滴滴拉拉的滴在了地上,忽然,她抬眸,掌心对着封亟,狞笑道:“就……就算我死了,你……也别想好过!”

    言罢,她掌心凝结起一股浓黑的灵光,对着封亟击去。

    莳七眸光一冷,说时迟那时快,她手腕上的红绫猛地延长,攥住地上的千斤剑,狠狠的刺向苌黎,另一面,她一脚踹起地上的一块巨石,巨石飞速的朝苌黎打出的那道浓黑灵光,灵光和巨石在空中交汇,只听一声震天巨响,巨石碎成了粉末,而那道浓黑灵光也散了去。

    另一边,苌黎被她操纵着红绫抓取的千斤剑,狠狠捅了好几剑。

    莳七眸光冷冽,最后一剑狠狠的刺在了她的心口,然后狠狠拔出。

    苌黎再无力气支撑身体,一头栽倒在地,莳七缓缓走到她身边,一脚踩在了她的脸上,嗤笑道:“没人告诉过你?反派死于话多吗?”

    苌黎瞪着一双眼,整个人渐渐腐烂萎缩,最后化成了一滩腥臭的黑水。

    莳七嫌恶的将沾了苌黎尸水的脚底在地上蹭了蹭,抬眸环顾四周,夺魄阵在最后一刻被打断了,随着苌黎的消亡,阵图上的艳艳金光慢慢变得暗淡,最后消失了。

    天空还在纷纷扬扬的飘着鹅毛大雪,青云门下满地的尸骨,鲜血冲刷了青石板,仿佛人间炼狱。

    偌大的青云门,仅剩十来个道行深些的修道者了,他们此刻也是异常狼狈的瘫在地上,看向莳七的目光说不出的复杂。

    感激?庆幸?畏惧?

    都有吧。

    莳七目光一一扫过这十几个人的脸庞,那十几个人皆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手脚,眼底满是惊恐。

    她打量完这些人,便又收回了视线。

    这些人中,没有五十年前对她落井下石的人,她对他们毫无印象,姑且留他们一命吧。

    她缓缓蹲下身,捡起因方才打斗中,掉落在雪地里的簪子,随手挽了个发髻,将簪子插回鬓间。

    幸存的那十几个修道者,其中有个浓眉大眼的男子,自觉和她没什么恩怨,胆子又大,心中猜测既然莳七以前的那些事,都是苌黎栽赃给她的,那说明她不是那种滥杀无辜的人。

    纵观全局到现在,他也从未见过她滥杀过任何无辜的人。

    想到这里,此人遂大了胆子,想要上前套套近乎,诚然,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莳七刚挽好散乱的发髻,就看见走过来一个元婴期的男子,他对她拱手行了一礼道:“天运子多谢上仙救命之恩。”

    莳七听了他的称呼,忍不住嗤笑一声。

    就在不久之前,她还是妖女,现在就成上仙了。

    天运子心中本有些忐忑,看见她不语反笑,心中更是一颤,暗道难道自己猜错了?

    莳七懒懒的整理着腕上的红绫:“客气。”

    天运子被她堵得一句话说不出来,半晌只好讪讪的摸了摸鼻子,恭谨道:“敢问上仙尊号,日后我等必定为上仙修建道观……”

    还未待他话说完,莳七已是嗤笑一声打断了他。

    “别,我可不要你供奉我。”

    天运子愣了愣,以为她在客气,遂连忙道:“上仙救了我等的性命,还诛杀了邪魔,乃功德一件,当为天下人祭拜。”

    莳七脸上的笑意渐渐消散,声音冷冽道:“不必。”言罢,转身就走。

    天运子还不死心,指望着能和她打好关系,也不是一件坏事,遂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道:“上仙……”

    “你若是敢建,建好一座我便砸烂一座!”莳七猛地驻足,目光冷厉的盯着他,“我虽和你们无冤无仇,但是四大门派六大世家的仇,我至今还记得,你莫要逼我和你一同清算!”

    天运子被她凌冽的气势吓得噤了声,再不敢跟着她了。

    其他人本是见莳七还愿意和天运子说话,也想着能上前套套近乎什么的,可是当莳七撂下最后一句话时,所有人又吓得缩了回去。

    天运子更是战战兢兢的走到那些人身边,不敢吭声。

    莳七沉沉吐出一口气,心底油然而生一种厌恶,这些人永远都是这样,喊她上仙,她都觉得恶心,还不如妖女来的顺耳。

    就在此时,妩姬在她脑海中急切的道:“离心!”

    莳七猛地回眸,就看见一直抱着葬海笔的离心,忽然趁她不注意,手执长剑,从背后偷袭封亟,狠狠一剑穿心而过。

    她的瞳孔骤然缩紧,离心!

    封亟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一剑穿心,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鲜血淋漓。

    她眸光阴冷,狠狠一记掌风拍在了离心身上,离心生生受了她这一掌,却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