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七十四章 碎骨(四十一)
    莳七顾不得许多,连忙上前查看封亟。

    封亟躺在地上,脸色惨白如纸,鲜血流了一地,他忽然间紧紧的攥着莳七的手,虚弱吃力道:“小……小七,我对不……起你。”

    莳七低了低眸,往昔的记忆如走马灯似的飞闪而过。

    半晌,她才道:“没有谁对不起谁,你我不是一路人罢了。”

    封亟的眸底印出几分绝望,他仰着脸,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的飘落了下来,他嘴角嗫嚅,像是想哭又像是想笑:“我是……真喜欢过你啊!”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被吹散在了风中。

    莳七看着怀里的人垂下了手,忍不住闭上了眼。

    妩姬不由低低咒骂一声:“阴沟里翻船!”

    不对!

    离心灵根底下,哪怕跟她混迹了些日子,也不过是提升了些许道行,怎么可能冲破她设在封亟身边的禁制呢!

    还是一剑被诛杀了封亟!离心……到底是什么来路?

    莳七猛地睁开眼,她猛地起身,走到离心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衣襟,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眸底泛着阴冷。

    “你到底是是谁!”

    离心受了她那一掌,竟是还没有死,只是看上去也撑不了多久了。

    莳七反手狠狠的掐住他的脖子,声色俱厉:“到底是谁派你来的!”

    “是我!”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一道清冽的男声,莳七有如当头一棒,耳边嗡嗡的,她下意识的松开了离心,怔怔的回过头,眼眸中盛满了震惊,口中喃喃着:“陆辛?”

    眼前的男子一袭白衣,飘然欲仙,狭长的眼眸中波澜不惊,目光如清月,仙气笼周身。

    陆辛伸出手,修长的手指微张,对着离心的方向便是一吸,离心渐渐消失了身形,化作一缕尘烟。

    莳七眸底满是难以置信,她忍不住上前一步,却又不禁驻足。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陆辛薄唇微抿,神色淡漠,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淡淡对她伸出手:“回去了。”

    莳七低眸瞥了一眼他伸过来的手,没有动。

    陆辛也不多言,只是上前一把揽住她的腰身,不由分说的带她离开了这里。

    耳边擦过的风声,隐隐还能听见几声鹤鸣,莳七被他拥在怀中良久,脚下是苍茫大地,青云门在她的视线中越来越小。

    “离心早被灵隐掌门打死了吧,在那之后,都是你设的幻影。”她淡淡道。

    陆辛道:“是。”

    “为什么?”她不明白。

    助她功成的是他,在最后关头付之一炬的也是他。

    陆辛平静的看了着她:“因为我后悔了。”

    “我不明白。”她道。

    “你不需要明白。”

    莳七眸光微闪,没有说话。

    及至回了位面神境,两人再没说过一句话。

    相顾无言,沉默至死,这就是她和他的现状。

    惹得妩姬忍不住暴躁的道:“他到底在搞什么东西!”

    莳七猛地起身,一路行至陆辛的门前,站在门前,尚未开口,他的声音已经从里面飘了出来:“进来吧。”

    言罢,门已经自动开了。

    她抬脚走了进去,一如初见他的那样,他负手立在窗边,背影清瘦。

    “这段时日,我想了很多。”她眸光定定的看着他,平静道,“如果你不想要我离开,我便不走了,无所谓神魂不神魂的,得不得到,于我现在而言,也并无影响。”

    陆辛猛地回眸,眸底蕴着几分诧异。

    她唇角微扬,笑了:“反正我要的仇,已经报了。”

    他眼神复杂,半晌才轻启薄唇道:“你诓我。”

    “我没有。”她淡淡否认。

    最后一缕的神魂,随着封亟的死去,现在应当也消散了吧。她是回不去了。

    不过,她仔细想了想,似乎不回去,也没什么影响。

    她对姒姮的印象仅仅停留在那个梦,以及帮助苌黎那部分,除此之外呢?她不记得。

    就算现在有人跳出来告诉她,她和姒姮的恩怨海了去了,可是那又如何?她不记得那段经历,就像是个局外人,因为她从未真真切切的参与过。

    体会不来那种真实感。

    更何况,她本来就欠他的。

    这么多个位面,一直都是他在承受着失落,秦长殷死的那一世,她体会到了那种切肤之痛。

    可那仅仅是一世啊,她真是很难想象,其余的位面,在她死后,他是怎么过来的。

    “如果你不想我走,我就不走了,我仅仅是想要你开心。”她道。

    陆辛张了张嘴,半晌也没有吐出一个字来。

    他缓缓转过身,再次看向窗外:“傅临安那世,你也是这样说的。我不必你骗我,我了解你。”

    莳七蹙了蹙眉,疾步走到他身后,一把扯过他的衣袖,将他拉转过身面对自己:“我骗你做什么?难道同样的招数我还会用第二次?”

    她沉沉吐出一口气:“我是真这么想的,画中那世之所以骗你,是因为我想回来,想回来亲手杀了苌黎,现在我已经杀了苌黎,心结一了,我还去旁的地方做什么?”

    陆辛定定的望着她,似是没料到她会接受的这么快,半晌才道:“好。”

    莳七也知道他肯定不会那么容易便相信了她,遂离开了他的住所,留他一个人想想。

    回去的路上,妩姬忽然道:“你疯了!”

    莳七轻笑一声,片刻道:“秦长殷是被你杀死的吧。”

    妩姬沉默片刻,终于承认了:“是。”

    “为什么?”单纯只是想挑拨她和他的关系,似乎并说不通。

    妩姬冷嗤一声:“我让你在那个位面多待了些时日,自然要收取报酬。”

    莳七抿唇,她确实是在那个位面多待了十年,“杀了秦长殷,于你而言有什么好处?”

    妩姬道:“秦长殷是和扶九殷最像的一个人。”

    说完这句话,她便缄口不再多言了。

    莳七若有所思,妩姬见她久久不语,遂忍不住又道:“你现在又不肯回去了,我们做的一切岂不都是无用功?”

    “无用功?我本就是要报仇的,现在仇也报了,怎会是无用功?”莳七挑着眉道,“还是说,其实你也有自己的心思,帮我这么多,也不过是为了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