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七十六章 碎骨(四十三)
    神境无岁月,人间几息已轮回。

    瓦蓝色清冷的日光透过朦胧的帷帐,轻轻洒在了床榻上交缠的身影上。

    屋内偶有两声低低浅浅的喘息,并着旖旎的光影,平添暧昧之色。

    莳七伏在陆辛的胸膛上,忍不住喘着气,白皙的手臂如凝脂般细腻,一切归于平静,她竟是连抬手的劲儿都没了。

    他如暴风骤雨一般,沉默不语,却是极度热情,像是要将从前失去过的伤痛并数讨回来。

    陆辛的手又一下没一下的轻抚着她圆润的肩头,双唇微张,却依然沉默。

    “累了?”良久,他终于问道。

    莳七无力的从唇齿间轻声答应了一句,真是要了她的亲命了。

    陆辛闻言,薄唇微抿,缓缓坐起身,在她有些疑惑的目光中,双手轻轻在她身上揉捏着。

    莳七浑身酸乏,被他按揉的恰到好处,遂忍不住舒服的叹了口气。

    “上面一点。”她顺势趴到在床榻上,怡然指挥着他。

    陆辛忍不住失笑一声,却还是乖乖照做了。

    莳七舒服的闭上了双眼,享受着他的按摩,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陆辛听到她骤渐平稳的呼吸声,遂收回了手。

    躺在她的身边,目光怔怔的看着她的睡颜,半晌,才伸出手将她揽入怀中,睡梦中的她似是感知到他的存在,遂往他的怀里拱了拱,手指下意识的攥住了他散乱的长发。

    陆辛眉目一怔,这是她典型的睡姿,手里一定要攥着什么。

    他抿了抿唇,伸出手在她的后背轻轻拍了两下,继而也阖上了双眸。

    莳七又做梦了。

    梦里有个陌生又俊美的男子,他大马金刀的坐着,衣襟半敞着,露出精壮的胸膛,而她则跪在地上,低着头垂着眸。

    一旁的人低低在男子耳边说了什么,男子朗声大笑,笑声中是藏不住的戾气和狂桀,仿佛天下之大,却唯他独尊一般。

    她跪在光可鉴人的地上,静静的凝着地面倒映出自己的容颜。

    男子忽然起身,大步走下台阶,行至她的身边。

    修长的手指粗暴的捏着她的下巴,强迫她平视着他,她从他幽深的眼眸中看见了自己的倒影,神情如一潭死水,惊不起任何波澜。

    他似是被她的神情激怒了,面容阴沉。

    男子猛地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大步流星的走进内室,其余人见状,纷纷极有眼色的退了出去。

    待一切风雨归于平静,她怔怔的看着床顶,眼角忽然留下一滴泪。

    下人们服侍男子穿好衣裳,男子这才转过身看她,他瞥见她眼角的那一抹晶亮,忽然眉心一蹙。

    他走到她身边,手指漫不经心的揩去她眼角的泪痕,柔声道:“你要是乖一点,日子自然好过。”

    讲到这里,他忽然话锋一转,眉宇间的戾气尽显:“要是胆敢忤逆本宫,你应该知道下场!”

    言罢,他转身便走,没有一点留恋。

    婢女们待男子走后,相互对视了一眼,旋即上前侍奉她起身,她如同木偶一般,任由她们摆布。

    莳七猛地睁开眼,怔怔的望着还在睡觉的陆辛,不由再次阖上双眸。

    一个噩梦。

    这个噩梦,她以前不曾做过的,梦里的她以及那个男子,皆是她未曾见过的样貌。

    她再次睁开眼,紧紧的抱住了陆辛的腰。

    陆辛浅眠,在她甫一碰到他的时候,他已经醒了,“怎么了?”

    她的额上满是冷汗,他见状,不由抬手帮她擦了擦,她笑盈盈的捉住了他的手,半撒娇道:“我做噩梦了。”

    陆辛轻轻帮她拍了拍后背问道:“好些了么?”

    她忍不住笑道:“我又不是小孩子,拍后背有是用?”

    陆辛也不由笑了:“那要怎么样才有用?”

    莳七理直气壮的指了指自己的脸:“要亲一下才行。”

    陆辛依言在她脸颊上轻轻落下一吻,她这才心满意足的抱着他道:“现在就好了。”

    她忽然觉得枕头下似乎有什么东西硌得慌,遂抽出手去摸,指尖触及之处是一个匣子,她顺手将匣子摸了出来。

    陆辛定定的看着她,神色有些紧张。

    “这是什么?”她有些好奇的问道。

    他忍不住轻轻咳了一声,道:“你打开就知道了。”

    她依言打开了匣子,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对珍珠耳环和一串光亮圆润的珍珠项链。

    她怔怔的看着匣中物,良久才道:“这……”

    “就是此前送你的那对。”陆辛坐起身,接过她手中的耳环和项链,替她戴上。

    莳七还是有些恍惚,这对耳环和项链上一回出现,还是在游戏的那个位面,接着,光明神的那个位面便没再出现。

    不止是光明神的那个位面,在此之后,这对耳环和项链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她乍一看到它们,竟还有些恍如隔世。

    “怎么会在你这里?”莳七忍不住问道。

    陆辛的手指轻轻拨弄着她脖颈间的项链:“是我把它们藏起来的。”

    顾北调的那个位面,她待的时间太长了,他便有些狐疑,送她去光明神那个位面之后,他无意中发现了这副耳环和项链,鬼使神差的就把留了下来。

    总觉得这两样东西,和他有关系。

    莳七抿唇笑道:“我说怎么后来就再也没出现过,原来是你藏起来了。”

    两人磨蹭半天,才堪堪起身。

    莳七坐在妆镜前,手指黛螺正准备描眉,陆辛穿好衣裳立在她身后。

    他的手轻轻握住了她的手,她从镜中望向他:“怎么了?”

    “我来。”言罢,他已经接过了她手中黛螺,倾身帮她描眉。

    他温热的呼吸轻轻喷薄而出,她静静的看着他认真的神色,心中一阵柔软,无所谓其他,现在这种幸福才是最真实的。

    想到这里,她不由靠近他,飞快的在他唇角亲了一下,陆辛被她亲的措手不及,手中的黛螺也画歪了。

    两人相顾,不由笑出了声。

    他神色柔和的抬手替她擦去歪掉的部分,重新画好。

    “好了。”他道。

    莳七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正要开口,就在此时,外头传来一声震天巨响,轰轰隆隆如雷霆,片刻瓢泼大雨而至。

    莳七一阵狐疑:“神境哪里来的大雨?”

    陆辛抬眸望着窗外的大雨,不由蹙了蹙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