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七十七章 碎骨(完)
    他走到窗边,临窗眺望,只见外头的大雨滂沱如注,窗边仙池中的红莲早已被打得七零八落了。

    潮湿的水汽从窗棂间弥漫进屋,莳七随手拿了件衣服披上,赤着脚走到他身侧。

    “这是怎么回事?”她问道。

    陆辛眉宇间漾着几分凝重:“不知。”

    莳七顺着他的目光往外头看去,这雨不是一般的大,短短十息之间,如注般的雨如水帘一般,像是要倾覆一般。

    倾覆?

    她浑身一颤,猛地抬眸看向陆辛。

    她甫一抬头,便正对上他那双幽深的眸子,正定定的望着自己。

    莳七心中一紧,手指下意识的攥紧了身上披着的外裳:“你觉得是我?”

    陆辛薄唇微抿,低了低眸道:“没有。”

    外头的天色随着这瓢泼大雨,渐渐变得昏暗下来,天昏地暗的模样,像是有妖魔出世。

    莳七和陆辛一同离开了神境,来到了人界。

    人界的状况比神境还要恶劣,大雨瓢泼,冲垮了堤坝,山洪轰隆隆的冲倒了城池,湍急的水流中,漂浮着不少尸首。

    那皆是道行底的修道者。

    “我们来晚了。”莳七蹙着眉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神境无岁月,人界早已几旬而逝,当神境也下了瓢泼大雨的时候,人界早已下了不知多久了。

    陆辛眸光定定的看着下头的山洪,大掌下意识的攥紧了她的手。

    “妄境倾覆,陆辛,你留不了她一世的!”天空中骤然传来一个苍老又沙哑的声音。

    莳七后背一寒,心中顿时升腾起一丝不祥的预感,她猛地抬眸看天:“妩姬,这是你干的?”

    妩姬笑了笑:“不然怎么救你出去?”

    陆辛闻言,猛地转眸看向莳七。

    莳七心头一震,难以置信的望着他:“你还不信我?”

    陆辛薄唇紧抿,没有说话,却将她的手攥得更紧了。

    莳七心中蕴起一丝怒火,她猛地甩开他的手,指天厉声道:“妩姬,我不必你帮我!你自己心里清楚,你为什么帮我,难道不是为了你自己?”

    妩姬冷笑一声:“你魔怔了,我不与你计较,待我救你离开这里,你便会感激我的。”

    “不必!”莳七声色俱厉,眉目间满是阴冷,“留在这里是我自愿的,你凭什么自以为是的替我做决定!”

    天昏地暗之间,唯有她一袭红衣在风中,如黑暗中的一抹火光,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却又生怕蕴藏着危险。

    “你以为你走到这一步,是你一个人的功劳!我告诉你,自你和我签了神契,你和我就是一条船上的,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事也是你的事!”妩姬的声音中满是怒火,讲到这里,她顿了顿,压制住了自己的怒气,温和道,“你现在没了以前的记忆,想要安于现状我能理解,待你恢复记忆,你就会明白我的苦心。”

    莳七闻言,骤然冷笑一声:“你的苦心?你的苦心是什么?是某些不为人知、却必须用得到我的私心么?”

    “就算是私心,也是你和我共同的私心!”妩姬冷声答道。

    莳七转眸看了一直沉默的陆辛,道:“你还不信我?”

    “我没有不信你。”陆辛终于道。

    莳七抿了抿唇,忽然灵光一现,想到了什么,她唇角扬起一丝笑意,对妩姬道:“就算你要带我走,可是你忘了?我的最后一缕神魂,早已随着封亟之死,消散了。”

    妩姬闻言,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嗤笑道:“消散?你且问问你身边的好情郎,是否真的消散了?”

    莳七瞳孔骤然一缩,回过头望着陆辛:“她……什么意思?”

    陆辛薄唇微抿,淡淡道:“正如她所说。”

    陆辛眸光定定的看着下头的山洪,大掌下意识的攥紧了她的手。

    “妄境倾覆,陆辛,你留不了她一世的!”天空中骤然传来一个苍老又沙哑的声音。

    莳七后背一寒,心中顿时升腾起一丝不祥的预感,她猛地抬眸看天:“妩姬,这是你干的?”

    妩姬笑了笑:“不然怎么救你出去?”

    陆辛闻言,猛地转眸看向莳七。

    莳七心头一震,难以置信的望着他:“你还不信我?”

    陆辛薄唇紧抿,没有说话,却将她的手攥得更紧了。

    莳七心中蕴起一丝怒火,她猛地甩开他的手,指天厉声道:“妩姬,我不必你帮我!你自己心里清楚,你为什么帮我,难道不是为了你自己?”

    妩姬冷笑一声:“你魔怔了,我不与你计较,待我救你离开这里,你便会感激我的。”

    “不必!”莳七声色俱厉,眉目间满是阴冷,“留在这里是我自愿的,你凭什么自以为是的替我做决定!”

    天昏地暗之间,唯有她一袭红衣在风中,如黑暗中的一抹火光,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却又生怕蕴藏着危险。

    “你以为你走到这一步,是你一个人的功劳!我告诉你,自你和我签了神契,你和我就是一条船上的,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事也是你的事!”妩姬的声音中满是怒火,讲到这里,她顿了顿,压制住了自己的怒气,温和道,“你现在没了以前的记忆,想要安于现状我能理解,待你恢复记忆,你就会明白我的苦心。”

    莳七闻言,骤然冷笑一声:“你的苦心?你的苦心是什么?是某些不为人知、却必须用得到我的私心么?”

    “就算是私心,也是你和我共同的私心!”妩姬冷声答道。

    莳七转眸看了一直沉默的陆辛,道:“你还不信我?”

    “我没有不信你。”陆辛终于道。

    莳七抿了抿唇,忽然灵光一现,想到了什么,她唇角扬起一丝笑意,对妩姬道:“就算你要带我走,可是你忘了?我的最后一缕神魂,早已随着封亟之死,消散了。”

    妩姬闻言,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嗤笑道:“消散?你且问问你身边的好情郎,是否真的消散了?”

    莳七瞳孔骤然一缩,回过头望着陆辛:“她……什么意思?”

    陆辛薄唇微抿,淡淡道:“正如她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