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八十章 镇魂歌(三)
    这座名唤“此间”的地下宫殿,处处弥漫着森冷的寒气。

    此间,乃数千年前千古国的纣成王为宠妃所建,金砖为筑,琉璃为顶,处处雕梁画栋,金银珠玉点缀其间。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正殿中央的那尊巨大的棺樽了,金丝楠木千年不腐,异香阵阵。

    棺樽上雕刻着千古国的古文字和繁复的花纹,妩姬苍老干枯的手轻抚在雕刻的文字上,静静的看着棺樽侧面雕刻出的场景。

    “所以,你灭了她的国家,还当着她的面,亲手杀了她的兄长?”她忽然开口。

    扶九殷坐在棺樽旁,静静的凝着棺中的灵体,半晌才道:“是。”

    妩姬此前并未好好了解过这些,如今反倒是来了兴致,她缓缓蹲下身子,手指轻擦过棺樽上其中的一行文字,口中念道:“於陵般若,貌,可魅众生,不当留。”

    千古国的文字早已失传多年,妩姬只能勉强辨认出其中大概的意思。

    “这是我父亲对她的评价。”扶九殷神色淡然。

    他说完这句话,轻轻阖上了双眸,旋即便缓缓陷入了无边的回忆之中。

    千古国黎萩太子,率五万精兵,攻占於陵氏大帐,斩杀於陵王,带回数千头牛羊和马匹。

    同时,原於陵氏子民,尽数为奴。

    拓跋戎奚率领大军浩浩荡荡的凯旋国都,千古国的子民几乎全城出来迎接,路边挤满了围观的子民,不少大胆的少女,甚至将自己随身之物解下,朝着骑在高头大马上的黎萩太子扔去。

    掷果盈车,花香满路。

    可当怀春的少女们,抬眼发现和黎萩太子共乘一驹的,竟还有个以纱掩面的少女,她露在面纱外的眸子,如繁星般粲然,像是含了一池春水,却又蕴着几分淡漠。

    拓跋戎奚唇角漾着肆意疏狂的笑,一面抬手同四周围观的子民示意,继而又低下头在少女的耳边道:“鼎盛的千古,同亡国於陵氏比之,如何?”

    少女一双明眸中蕴着几分讥讽:“八百年前,於陵氏乃一方霸主,彼时的千古国不过是缩在腹地,苟且偷生的野民罢了,如何能比?”

    於陵氏自也有鼎盛之期,八百年前的於陵氏雄踞陆中,铁蹄踏碎无数小国的疆土,瓦解无数的政权。

    那时候的千古国,还不叫千古国。

    千古国本是於陵氏偷盗犯律之人的贬谪之地,说是贬谪,其实就是逐出於陵氏一族,任其自生自灭。

    因陆中西南隅地靠还麟山,还有一处极美的内陆湖月牙泉,被这些贬谪之人发现之后,渐渐便集结在一起。

    那时候,於陵氏人对这些罪人组建的部族嗤之以鼻,甚至给他们起了个名字,叫“那木西”,意思就是罪人的羊圈。

    羊是於陵氏一族最下等的牲畜,罪人的羊圈,可想而知,侮辱至极。

    在这八百年间,千古国靠着抢夺其他部落的资源,逐渐壮大,直至三百年前,其中一个首领,自封为王,建国“千古”,意在千秋万代,永世绵延。

    这段时间,却偏偏是於陵氏内乱最甚之时。

    短短三十年间,於陵氏一族的王换了足有十一位之多,在位时间最短的一个王,当上於陵王到被斩杀,仅仅只有一炷香的时间。

    於陵氏的内乱,正好给了千古国壮大的机会。

    於陵氏的这场内乱,最后的解决方式,竟是让人匪夷所思。

    十一位王尽数而死,等到第十一位被杀之后,千古国在这三十年里,已经成了陆中霸主。

    彼时的千古王,眼看着千古国已经成了能和於陵氏抗衡的一方霸主,于是野心又起,想要趁着於陵氏内乱尚未的时候,直接并吞於陵氏一族,雄踞陆中。

    当时的於陵氏王族,几乎都因这场内斗死了不少直系继承人。

    老於陵王生了十八个儿子,在他死后,於陵氏便陷入了内乱,十八个儿子在这三十年间,死了十一个。

    于是,这位被后来千古国的子民奉为神祗的千古王,看见了其中的机会。

    老於陵王的十八个儿子里,最小的第十八子,乃是老於陵王和一个低贱的牧羊女所生,他在十八子中最不起眼,也是最没有希望继承王位的那个。

    在这场内乱中,第十八子从於陵氏逃亡出来,四处奔波。

    千古王便在此时,暗中命人向第十八子抛去了橄榄枝,第十八子也机灵,顺着这根橄榄枝便来到了千古国。

    千古王热情的接待了他,第十八子因生母身份卑贱,自小便饱受人间心酸,为人极其圆滑刁钻。

    两人一拍即合,在千古王的金殿上喝了个痛快。

    只是千古王并未将自己收留第十八子的消息透露出去,他反而派了一个使臣去了於陵氏,假意好心帮助於陵氏解决内乱,还子民安定。

    可是那名使臣却是带了一万精兵,全部开到了於陵氏大帐的三十里开外。

    其中曲折暂且不提,只是那使臣奔赴在於陵氏的这段时间内,老於陵王剩余的六子,每每被拥立新王,那千古国使臣便带着一万精兵,直接兵临城下,要借新王的头颅把玩。

    於陵氏一族经过三十年之久的内乱,若是和千古国这一万精兵硬碰硬,只怕要两败俱伤,若是更惨烈些,只怕於陵氏直接灭族。

    於陵氏大臣敢怒不敢言,只能绑了新王,当着那使臣的面,挥刀砍下新王的头颅送给使臣。

    老於陵王剩余六子,便在这一次又一次的重演之中,尽数而亡。

    当那六颗头颅整整齐齐的摆在千古王的面前时,千古王笑着对第十八子道:“时机已到,寡人这便遣人送公子回於陵封王。”

    第十八子能得千古王的襄助,自然是答应了不少不平等的条件的。

    只是之前便说了,第十八子性乖张,为人极其圆滑诡谲,他在回到於陵氏之后,前两年还照着答应千古王的条件,年年献贡。

    第十八子以雷霆狠毒的手段,短短几年间便将於陵氏大权囊括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