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八十一章 镇魂歌(四)
    这时候,第十八子便对从前答应千古国的条件只字不提了,他反倒是当着大臣们的面恸哭,声称自己那六个哥哥的头颅尚且还在千古国,不能安息,要千古王归还六子的头颅。

    千古王对第十八子的出尔反尔十分愤怒,於陵氏派去讨要头颅的使臣,被千古王亲手剁成了肉泥,盛怒之下,他下令让人将这使臣剁成的肉泥做成肉饼,送去於陵氏。

    不仅如此,千古王还命人找出当年的那六颗头颅,悬挂在国都的城门上,要子民们每日都去嘲笑於陵氏的王族。

    那些子民中有个孱弱的男子,在城门前嘲笑咒骂於陵氏王族的时候,因情绪激动而昏倒,此事传到了千古王的耳中,千古王竟是对此举大加赞赏,赏赐了不少牛羊奴隶给这个男子。

    一时间,千古国的子民们,对辱骂於陵氏王族一事,兴致大涨。

    再后来,每日都有无数的子民拥挤在城门前,反倒是耽误了农耕之事,千古王听从大臣的意见,将那六颗头颅从城门上取了下来。

    可千古王却并不觉得解恨,他搭建了一座方台,方台四周围着栏杆,命人牵来十八只恶犬,那六颗头颅就在方台上,任由恶犬撕咬。

    城中的百姓看得热血沸腾,待最后一颗头颅被咬得烂碎之后,子民们跪下齐声山呼,“我王英武。”

    此事自然也传到了於陵氏,第十八子气得当场拔刀砍掉自己的右手小指,赌咒发誓,於陵氏和千古国生生世世为仇。

    不得不说,第十八子此举让他笼络了於陵氏上下的人心。

    他原先封王的手段见不得光,就算成王之后的这几年里,以雷霆之势将大权牢牢掌握在手中。

    可是他每天都夜不能寐,睡觉时总是一手紧紧的攥着一柄匕首,生怕有人来刺杀。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不得人心,于是,他思来想去,想到了这么一个法子。

    自此,於陵氏和千古国的恩怨也便开始了,在这之后,几代君王发动了无数的战争,两部交战长达百年之久。

    最终在黎萩太子的亲征下,千古国大获全胜,於陵氏一族尽数沦为奴隶,而於陵王的项上人头更是被太子带回来挂在城门上,供子民观赏。

    少女清冽的声音落下,拓跋戎奚的脸色便已是铁青一片。

    他猛地捏过少女的下巴,眸底泛着寒意。

    这时候,第十八子便对从前答应千古国的条件只字不提了,他反倒是当着大臣们的面恸哭,声称自己那六个哥哥的头颅尚且还在千古国,不能安息,要千古王归还六子的头颅。

    千古王对第十八子的出尔反尔十分愤怒,於陵氏派去讨要头颅的使臣,被千古王亲手剁成了肉泥,盛怒之下,他下令让人将这使臣剁成的肉泥做成肉饼,送去於陵氏。

    不仅如此,千古王还命人找出当年的那六颗头颅,悬挂在国都的城门上,要子民们每日都去嘲笑於陵氏的王族。

    那些子民中有个孱弱的男子,在城门前嘲笑咒骂於陵氏王族的时候,因情绪激动而昏倒,此事传到了千古王的耳中,千古王竟是对此举大加赞赏,赏赐了不少牛羊奴隶给这个男子。

    一时间,千古国的子民们,对辱骂於陵氏王族一事,兴致大涨。

    再后来,每日都有无数的子民拥挤在城门前,反倒是耽误了农耕之事,千古王听从大臣的意见,将那六颗头颅从城门上取了下来。

    可千古王却并不觉得解恨,他搭建了一座方台,方台四周围着栏杆,命人牵来十八只恶犬,那六颗头颅就在方台上,任由恶犬撕咬。

    城中的百姓看得热血沸腾,待最后一颗头颅被咬得烂碎之后,子民们跪下齐声山呼,“我王英武。”

    此事自然也传到了於陵氏,第十八子气得当场拔刀砍掉自己的右手小指,赌咒发誓,於陵氏和千古国生生世世为仇。

    不得不说,第十八子此举让他笼络了於陵氏上下的人心。

    他原先封王的手段见不得光,就算成王之后的这几年里,以雷霆之势将大权牢牢掌握在手中。

    可是他每天都夜不能寐,睡觉时总是一手紧紧的攥着一柄匕首,生怕有人来刺杀。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不得人心,于是,他思来想去,想到了这么一个法子。

    自此,於陵氏和千古国的恩怨也便开始了,在这之后,几代君王发动了无数的战争,两部交战长达百年之久。

    最终在黎萩太子的亲征下,千古国大获全胜,於陵氏一族尽数沦为奴隶,而於陵王的项上人头更是被太子带回来挂在城门上,供子民观赏。

    少女清冽的声音落下,拓跋戎奚的脸色便已是铁青一片。

    他猛地捏过少女的下巴,眸底泛着寒意。可千古王却并不觉得解恨,他搭建了一座方台,方台四周围着栏杆,命人牵来十八只恶犬,那六颗头颅就在方台上,任由恶犬撕咬。

    城中的百姓看得热血沸腾,待最后一颗头颅被咬得烂碎之后,子民们跪下齐声山呼,“我王英武。”

    此事自然也传到了於陵氏,第十八子气得当场拔刀砍掉自己的右手小指,赌咒发誓,於陵氏和千古国生生世世为仇。

    不得不说,第十八子此举让他笼络了於陵氏上下的人心。

    他原先封王的手段见不得光,就算成王之后的这几年里,以雷霆之势将大权牢牢掌握在手中。

    可是他每天都夜不能寐,睡觉时总是一手紧紧的攥着一柄匕首,生怕有人来刺杀。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不得人心,于是,他思来想去,想到了这么一个法子。

    自此,於陵氏和千古国的恩怨也便开始了,在这之后,几代君王发动了无数的战争,两部交战长达百年之久。

    最终在黎萩太子的亲征下,千古国大获全胜,於陵氏一族尽数沦为奴隶,而於陵王的项上人头更是被太子带回来挂在城门上,供子民观赏。

    少女清冽的声音落下,拓跋戎奚的脸色便已是铁青一片。

    他猛地捏过少女的下巴,眸底泛着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