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八十二章 镇魂歌(五)
    於陵氏般若,眸比星辉,艳色绝世,盛名远扬陆中。

    而眼下,这个艳色绝世的少女,却在浣衣司,身着粗布麻衣,一盆又一盆的衣服源源不断的端了过来。

    般若自然是知道,浣衣司的人在刁难她。

    可是她早已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於陵氏公主了,而是个名如草芥的奴隶。

    艳阳高悬于空,就连树叶都恹恹打了卷儿,不少侍人婢女都躲在屋里,等着一天中最热的时候过去,可浣衣司的角落里,般若仍就顶着烈日在浣衣。

    几个婢女躲在树荫下,一手拿着帕子,一面嘲笑道:“什么公主,现在不还是和咱们一样?”

    “哪里一样了!”其中一个身材丰满的婢女立刻反驳,其余人皆愣住了,可当此女说出的下一句话,众人立刻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好歹咱们还会浣衣,倒不像这娇滴滴的公主,连件衣裳也洗不好!”

    般若的汗水顺着脸颊一滴滴的淌了下来,那几个好事的婢女见状,凑在一起咕哝了几句,旋即便纷纷围上去。

    “毛伊罕,你这汗都滴到了衣服上,脏死了!”那个身材丰满的婢女领头,围着般若找茬儿。

    毛伊罕是千古国的方言,意思是羊生的杂种。

    羊是千古国和於陵氏餐桌上必备的食材,可是对两部人来讲,却并不是什么夸赞之语。

    般若眸光低垂,自顾自的洗着衣服,千古国的衣服和於陵氏还不尽相同,於陵氏因游牧,衣服自然以轻便保暖,能适应游牧生活为主,女子的衣裳都算不上好看,但是胜在舒服。

    而千古国就不同了,地处腹地,三面环山一面傍水,地势低洼,常年炎热,千古国的衣裳都是清凉的。

    陆中大大小小七十四个部族,千古国的衣裳是得到大部分部族夸赞的。

    女子的衣裳,不拘着露腿还是露胸,衣带翩跹,贵族更是常以绫罗薄纱为裳,只有低贱的奴隶和贫民,才会身穿粗布麻衣。

    “和你说话呢,聋了吗?”那个身材丰满的婢女辛渡见般若不理她,自觉下不来台,气得一脚踹翻了地上的木盆。

    般若刚刚洗好的衣裳,便被她一脚踹翻在地上。

    她缓缓抬眸,眸中冷意尽显,如刺的目光盯得众人一阵背后发寒,皆是纷纷愣在了原地。

    般若的目光一一扫过她们之后,便又低下头继续洗衣裳。

    辛渡被她的目光看的心里一阵发憷,可回过神来,又觉得实在是丢脸至极,咬牙切齿的看着般若那张貌比花娇的脸,恨得牙根发痒。

    忽然,她又是一脚踹翻了般若刚洗好的衣裳。

    “毛伊罕,你的刺字呢!”

    奴隶,贱者。

    自般若在金殿上自请为奴,和於陵氏子民同在的时候,就注定了她这一辈子,都是奴隶,奴隶就要刺字。

    不然怎么区分奴隶和百姓呢?

    所以,千古国的奴隶,俱有刺字,根据奴隶的主人,而区分刺字的位置。

    一般来讲,千古国王宫中的奴隶,都是刺在脸上。

    所以,浣衣司的奴隶,除了般若之外,无一例外,脸上俱有刺字。

    辛渡这话一出,其余人才纷纷反应过来。

    不患寡而患不均,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同是浣衣司的奴隶,凭什么所有人脸上都有刺字,可唯独这个长相最绝色的少女没有?

    般若自然也是有刺字的,自那日她在金殿上被侍人带出去,侍人便带着她去了宫里专门管辖奴隶的地方。

    就在那个幽暗的屋子里,一个年过半百的男子,一直盯着她瞧,良久,才幽幽的叹了口气:“可惜了。”

    可惜什么,般若不知道。

    可惜她这张脸吗?

    这张脸确实让她从几十个兄弟姐妹中脱颖而出,拓跋戎奚杀掉的那个於陵王是她同父异母的哥哥,平时最疼爱的便是她了。

    这张脸,也让她免去了成为宫妓的命运。

    虽然也是低贱的奴隶,但总好过服侍一个又一个男人吧。

    掌奴官看着她的脸良久,久到她恍惚觉得自己做了一场梦,於陵氏一族覆灭不过是一场梦。

    “把衣服脱了。”

    掌奴官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梦醒了,她还是那个亡国公主。

    般若眸底满是震惊,她怔怔的望着掌奴官,迟迟没有动作。

    掌奴官又道:“把衣服脱了。”

    她还是没有动。

    掌奴官终于不耐烦了:“要不是有人关照过,你就要在脸上刺字了。”

    般若终于听明白了,她慢吞吞的褪去身上衣裳,双手遮在隐私部位,眉眼低垂沉默不语。

    掌奴官一把抓过她的手,手中举着一个烫红的赤铁,对准她的后腰便烙了下去。

    所谓刺字,就是如此。

    一块刻着千古国文字“奴”的热铁烧灼之后,对着奴隶的脸烫下去,一来能证明奴隶的身份,二来,奴隶脸上刺字,基本上也就等于毁容了,大概率降低子民和奴隶通婚的可能。

    掌奴官赐好字后,随手在她臀上摸了一把,然后舔了舔嘴唇,片刻才有些恋恋不舍道:“走吧。”

    奇耻大辱。

    般若死死的咬着唇,直至唇角沁出了猩红的鲜血,她飞快的穿好衣裳,便被侍人带去了浣衣司。

    就在她走后,一个眸光阴沉的男子静静的看着她的背影,看的出神。

    直到身边的侍人提醒,他才收回了视线,眸光狠厉,道:“挖去掌奴官的眼睛喂狗,剁掉他的手脚,将他做成人彘。”

    侍人早已习惯了他的喜怒无常,连忙点头答应:“是。”

    辛渡目光死死的盯着般若的脸,大泼脏水:“说,你是不是勾引了掌奴官,掌奴官大人一向公允,怎么可能不再你脸上刺字?”

    其他人一听,纷纷附和。

    她们瞧着彼此脸上的那个奴字,翻起的肉结成了疤,纵使原先有几分姿色,以后一辈子都要顶着这个奴字了。

    辛渡看着般若白皙光滑的脸,心中的嫉妒恍如翻了天的巨浪,一潮一潮的袭来。

    她恨不得上前撕烂这个毛伊罕的脸,凭什么所有奴隶都刺字,偏她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