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八十三章 镇魂歌(六)
    “你一定是勾引了掌奴官大人,真是不知羞耻!”辛渡的声音因嫉妒都显得有些尖利。

    怒气燃烧掉了她的理智,虽然她本来也没什么理智可言。

    辛渡猛地扑上前,抢过般若手中的衣裳扔在了地上,然后狠狠地踩着衣裳。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效仿,一时间,般若洗好的衣裳,都被她们弄脏了。

    般若蹲下身去捡地上的衣裳,手甫一摸到衣角,便被辛渡狠狠的踩住了,辛渡气得面容都显得有些扭曲,她狠狠的踩着般若的手,恨不得将她这只如凝脂般细腻的手踩烂。

    “叫你不知羞耻!叫你淫.荡!”辛渡将所有的妒火都发泄到了般若的身上。

    她狠狠地一把揪起般若的头发,扬起手就要去抓烂她的脸,般若的手挣扎着在地上摩挲,其他人在一旁神色古怪,也不靠近,更没有人出声。

    就在辛渡的指甲抓上般若的脸颊时,般若的手已经高高举起。

    她手中高举着洗衣裳的棒槌,对准辛渡的头狠狠的砸了下去。

    随着辛渡的一声惨叫,局势发生了反转,般若一手死死的抓着她的头发,一手高举着棒槌,狠狠的打着她的头。

    “你刚刚说我什么?再说一遍!”般若的声音中透着冷意,眸光狠厉。

    辛渡的头已经被她打破了,猩红的鲜血顺着她的头淌了下来。

    般若冷冷地盯着她:“说!”

    辛渡吓得连忙哭喊着求饶:“般若公主,我错了,你放过我吧。”

    般若骤然扬唇笑了:“所以,这就是你们的生存之道?欺善凌弱,倘若我今日不还手,你是不是要抓烂我的脸?”

    她已经忍了多时了,自她一进浣衣司的时候,便被这些人欺凌。

    吃饭的时候,饭碗被人打碎,睡觉时,被褥全部湿透,都是日常情况了。

    可今日这样,还是头一回见,她们将所有的衣服堆在她的盆里,让她顶着烈日洗衣裳。

    般若知道,自己的身份特殊,像这样藏污纳垢的奴隶集中的地方,她更是这些人的眼中钉。

    於陵氏一族被灭,她好容易留的一命,也不必去沦为宫妓。

    眼下她只想好好活着,所以,哪怕这些人欺负她如此,她一直都是忍着,因为她不想太过于惹人注目。

    就像浣衣司,低等奴隶聚集区。

    大大小小的小团体,还有各种明争暗斗,能去别的地方谁都不想留在浣衣司。

    而这个经常找茬儿的辛渡,和管制浣衣司的侍人关系匪浅,这也是般若一直在忍耐的原因。

    只是今日她实在是忍不住了,她知道,今日她打了辛渡,浣衣司侍定要重罚她。

    可是般若却不后悔。

    辛渡痛哭流涕的求饶:“般若公主,我错了,我从未想抓烂你的脸,你饶了我吧。”

    她一手揪着辛渡的头发,辛渡被她揪得头皮通红,另一手拿着棒槌抵在辛渡头上,冷笑一声:“没想抓烂我的脸,那我脸上这是什么?狗咬的?”

    辛渡语塞,头发又被她死死的拽着,感觉头发根都被她拽出来了。

    “般若公主,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那样对你了。”

    般若眸光阴冷,手举起棒槌猛地重击在辛渡的肩膀上。“你一定是勾引了掌奴官大人,真是不知羞耻!”辛渡的声音因嫉妒都显得有些尖利。

    怒气燃烧掉了她的理智,虽然她本来也没什么理智可言。

    辛渡猛地扑上前,抢过般若手中的衣裳扔在了地上,然后狠狠地踩着衣裳。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效仿,一时间,般若洗好的衣裳,都被她们弄脏了。

    般若蹲下身去捡地上的衣裳,手甫一摸到衣角,便被辛渡狠狠的踩住了,辛渡气得面容都显得有些扭曲,她狠狠的踩着般若的手,恨不得将她这只如凝脂般细腻的手踩烂。

    “叫你不知羞耻!叫你淫.荡!”辛渡将所有的妒火都发泄到了般若的身上。

    她狠狠地一把揪起般若的头发,扬起手就要去抓烂她的脸,般若的手挣扎着在地上摩挲,其他人在一旁神色古怪,也不靠近,更没有人出声。

    就在辛渡的指甲抓上般若的脸颊时,般若的手已经高高举起。

    她手中高举着洗衣裳的棒槌,对准辛渡的头狠狠的砸了下去。

    随着辛渡的一声惨叫,局势发生了反转,般若一手死死的抓着她的头发,一手高举着棒槌,狠狠的打着她的头。

    “你刚刚说我什么?再说一遍!”般若的声音中透着冷意,眸光狠厉。

    辛渡的头已经被她打破了,猩红的鲜血顺着她的头淌了下来。

    般若冷冷地盯着她:“说!”

    辛渡吓得连忙哭喊着求饶:“般若公主,我错了,你放过我吧。”

    般若骤然扬唇笑了:“所以,这就是你们的生存之道?欺善凌弱,倘若我今日不还手,你是不是要抓烂我的脸?”

    她已经忍了多时了,自她一进浣衣司的时候,便被这些人欺凌。

    吃饭的时候,饭碗被人打碎,睡觉时,被褥全部湿透,都是日常情况了。

    可今日这样,还是头一回见,她们将所有的衣服堆在她的盆里,让她顶着烈日洗衣裳。

    般若知道,自己的身份特殊,像这样藏污纳垢的奴隶集中的地方,她更是这些人的眼中钉。

    於陵氏一族被灭,她好容易留的一命,也不必去沦为宫妓。

    眼下她只想好好活着,所以,哪怕这些人欺负她如此,她一直都是忍着,因为她不想太过于惹人注目。

    就像浣衣司,低等奴隶聚集区。

    大大小小的小团体,还有各种明争暗斗,能去别的地方谁都不想留在浣衣司。

    而这个经常找茬儿的辛渡,和管制浣衣司的侍人关系匪浅,这也是般若一直在忍耐的原因。

    只是今日她实在是忍不住了,她知道,今日她打了辛渡,浣衣司侍定要重罚她。

    可是般若却不后悔。

    辛渡痛哭流涕的求饶:“般若公主,我错了,我从未想抓烂你的脸,你饶了我吧。”

    她一手揪着辛渡的头发,辛渡被她揪得头皮通红,另一手拿着棒槌抵在辛渡头上,冷笑一声:“没想抓烂我的脸,那我脸上这是什么?狗咬的?”

    辛渡语塞,头发又被她死死的拽着,感觉头发根都被她拽出来了。

    “般若公主,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那样对你了。”

    般若眸光阴冷,手举起棒槌猛地重击在辛渡的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