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八十四章 镇魂歌(七)
    拓跋戎奚出现在浣衣司这件事,仿佛是在不起眼的小水塘中,惊起了数千丈波澜。

    几乎所有人都在议论,为什么黎萩太子会来浣衣司这样腌臜的地方。

    就在浣衣司侍让般若跟他出去一趟的时候,般若心觉自己定是难逃一劫了。

    可是让她诧异的是,浣衣司侍喊她过去,只是问她当日的情况,便再无其他,没有斥责,没有惩罚,什么都没有,只是摆了摆手,让她出去了。

    自此,般若在浣衣司的日子才算步入了正轨。

    她并不蠢,前后思量一番,便猜到自己大抵是沾了拓跋戎奚的光了。

    伤了头的辛渡,不久便发起了烧,被逐出了浣衣司,宫里的奴隶永远都是这样,奴隶命贱,不值得寻医问药。

    凡是生病的奴隶,皆是扔到宫里的一处角落,任由他们自生自灭,活下来的,继续回来当奴隶,活不下来的,尸骨往宫外一扔,也便是了。

    般若隐约知道,辛渡这一去,恐是凶多吉少了。

    但是她并不后悔,因为她和辛渡,总有一个,既然她不想如此,那便只能是辛渡了。

    日子如流水般逝去,转眼间,般若在浣衣司又待了一个月。

    同刚开始不同的是,没人敢在对她颐指气使的,更没人敢欺辱她。

    一切像是在朝好的方向发展,可是,就在她以为一切都安定下来的时候,千古国上下发生了一件事。

    沽墨国的太子和王后即将奔赴千古国。

    说起沽墨国的王后,便不得不提她那如传奇般的一生了。

    沽墨国的王后拓跋筠,乃是千古国现任王拓跋岐连的妹妹,当初拓跋岐连还是太子的时候,老千古王便做主,将拓跋筠嫁给了连阊族的王为王后。

    拓跋筠,因其传奇的一生及其极端妩媚惑人的容貌,被世人成为筠姬。

    连阊王比筠姬大了近二十岁,筠姬嫁到连阊族的第二年,便为连阊王诞下了一个儿子。

    连阊王十分高兴,当即封了筠姬的儿子为太子。

    当时的连阊族和千古国的关系一度达到了顶峰,只是好景不长,当年於陵氏还未曾被拓跋戎奚灭掉的时候,曾经和千古国各种纠纷。

    最著名的一件事,便是千古国嫁公主到卑弥族。

    千古国本着远交近攻的政策,刻意拉拢陆中北州的卑弥族,卑弥族势力在陆中七十四个部族中,只能勉强算的上是中等,能和千古国联姻,自然是却之不恭的。

    千古国地处陆中腹地,而卑弥族却是在陆中北方,公主出嫁便是北上,而北上有三条路线。

    一是沿东线,途径沙漠深处,非九死一生不得归,所以,东线自然是不能走的。

    二是沿西线,西线的地势没有东线的险恶,可是西线却流窜着杀人如麻、打家劫舍的匪徒。

    那些匪徒本是没什么好怕的,毕竟千古国的国力也是不容小觑。

    只是那些匪徒阴招颇多,常常让人防不胜防。

    第三条线,便是借道於陵氏了。

    於陵氏恰好在千古国去往卑弥族的中线上,虽然於陵氏和千古国关系早在二百年前第十八子的时候就已经恶劣至极,可是在拓跋戎奚的祖父在位时,那两年倒是和於陵氏的关系只能说是冷冰,还未到恶劣。

    思来想去,老千古王头疼万分,最后决定,借道於陵氏。

    借道於陵氏,自然是要送上好处的,这点老千古王也想到了。

    一切都商讨妥当之后,送亲的队伍便到了於陵氏的边界处,本该同商定的一般,献上礼品,借道於陵氏。

    送亲的队伍送上礼品,刚刚走出於陵氏,却突然窜出一帮强盗,那些强盗人多,且熟悉地形,劫走了公主的嫁妆,杀死了送亲的人。

    只有一个送亲使臣,九死一生的逃回了千古国。

    老千古王一听,勃然大怒,当即便要出兵攻打於陵氏。

    於陵王自然也听说了这个消息,立刻派遣使臣来到千古国。

    一,他们於陵氏一向一言九鼎,既然答应了千古国借道,也收了东西,自然没有出尔反尔的道理。

    二,若是他们真有此心,又何必选在送亲的队伍刚出於陵氏地界的时候动手,这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三,他们在事发的地方,找到了一柄“极有意思”的短剑,特意拿来给千古王赏玩。

    老千古王看着於陵氏使臣呈上来的短剑,上头雕刻的花纹,当时便觉得眼熟,细细调查一番,没想到竟是连阊族的东西。

    原来,连阊王虽然和千古国已是姻亲关系,可是他贪心不足,看着老千古王给卑弥族的嫁妆,可比当年给自己的多多了,心中不忿,又起了贪心。

    在听到老千古王准备借道於陵氏的时候,便打算栽赃陷害给於陵氏,坐收渔翁之利。

    百密一疏,连阊王特意让偷袭的人装成於陵氏的人,甚至连兵器都是从於陵氏的黑市上买的,自觉不能出错了。

    可是没想到其中一个人因出发时忙着和小妾快活,匆忙之际忘了那柄刻有於陵氏证据的短剑,不得已之下,便拿了自己贴身的短剑使用。

    人去了,没回来,短剑还落在了原地被於陵氏找到了。

    老千古王得知真相之后,顾不得亲生女儿还在连阊族当王后,气得当即便要发兵攻打连阊族,只是他已然年迈,没想到兵未发出,自己已经先是气倒了。

    自此,拓跋岐连继位,成了新一任的千古王。

    老千古王征伐了一辈子,让不少部族闻风丧胆,所以,老千古王死后,千古国似乎沦落到一个稍显尴尬的位置。

    拓跋岐连能文不能武功,在这样的冷兵器时代,就显得有些鸡肋。

    直到他的大儿子拓跋戎奚,一战成名。

    拓跋岐连想起了和连阊族的恩怨,派拓跋戎奚亲征连阊族,大战的前一晚,连阊王还纵情饮酒,酒后放言,拓跋戎奚不过是个黄毛小儿,若是敢来,定叫他跪下叫爷爷。

    再后来,便是世人所熟知的。

    拓跋戎奚攻占了连阊族,亲手砍下了连阊王的头颅,用绳子拴在马上,一路从连阊族拖回了千古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