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八十六章 镇魂歌(九)
    筠姬的脸色登时便有些难看了,世人都知道,她第一最恨杀了她儿子和丈夫的拓跋戎奚,第二恨出兵征伐连阊的亲哥哥拓跋岐连。

    第三最恨的,便是她的父亲老千古王了。

    这二十年来,她都不曾回千古国祭拜父亲,就是因为恨他。

    恨他不顾她的意愿,将自己嫁到连阊,那时候的连阊王比她大了近二十岁;恨他永远将千古国的利益考虑在前面;恨他毁了自己的一生。

    她指尖死死的捏着酒樽,直至指尖泛白,半晌才忽然笑了:“说起来,我还未恭喜过侄儿。”

    拓跋戎奚把玩着酒樽,玩味道:“何喜之有?”

    筠姬闻言,眸光若有若无的睨了一眼一旁的伯子期,朱唇漾着妩媚的笑意:“侄儿大败於陵氏,於陵氏一族尽数为奴,难道还不值得庆贺?”

    千古国和於陵氏的恩怨长达百年之久,如今终于在拓跋戎奚的手里被终结了。

    陆中七十四个部族,经过这些年的各部之战,如今已经剩下二十几个了。

    其中以千古国、於陵氏、沽墨国、流勒氏和胡羌氏最为强大,成五足鼎立之势,如今千古国吞并了於陵氏,其他四个部族定是坐不住了。

    就是不知道沽墨国这次派了王后筠姬和皇子伯子期过来,是安的什么心思?

    拓跋岐连和拓跋戎奚相互对视了一眼,心底皆有了思量。

    此时,伯子期端起酒樽,温润一笑:“久仰黎萩太子盛名,如今一见,果然不同凡响,我敬太子一杯。”

    言罢,他就着手中的酒樽,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筠姬笑意盈盈的流转着目光,看向拓跋戎奚:“侄儿,我听说你此次大败於陵氏,还将於陵氏的公主带回来了。”

    於陵氏公主足有一二十人之多,可眼下众部族一提及於陵氏公主,说的便都是於陵般若。

    整个陆中除了筠姬这个艳名冠天下的女人之外,其次便是般若。

    拓跋戎奚的眸光闪过几丝阴霾,可面上还是笑着,玩味道:“姑姑问这个做什么?”

    “自然是想见见这个冠绝天下的绝色了。”筠姬掩唇轻笑,“怎么,还防着姑姑?”

    拓跋戎奚垂了垂眸,轻笑一声:“姑姑说笑了,於陵氏公主可比不得姑姑冠绝天下,从连阊去了沽墨国,还能风生水起,叫人好生佩服。”

    筠姬的老底,天下人皆知,可是无人敢在她面前戳破。

    只因她现在是沽墨国的王后。

    眼下却被拓跋戎奚毫不留情的撕开了,她脸上的笑意顿时一僵,染着红色蔻丹的指甲狠狠的掐着掌心。

    伯子期见状,微微一笑,放下手中的酒樽,望向千古王拓跋岐连。

    “这次来到贵国,实在是子期赧然,有个不情之请,遂求了王后同子期一起。”伯子期面容诚恳,对着千古王拱手。

    拓跋岐连微微笑道:“哦?皇子请讲。”

    伯子期起身离席,拱手行礼:“於陵氏般若公主,早已和子期有了婚约,如今於陵氏覆灭,子期却不想做那无信之人,遂特来求千古王。”

    他的话音刚落,拓跋戎奚的眸光顿时阴冷了下来。

    他手中把玩着酒樽,可酒樽却已出现了一丝裂缝。

    伯子期诚恳道:“子期知道,千古国和於陵氏的恩怨已达百年之久,且不是子期能妄加议论的,然子期亦不想失信于人,般若公主既然被黎萩太子俘获,那便是千古国的俘虏,子期也不想千古国损失利益,所以,子期愿以五十名伶奴,并上沙海城,以兹换回般若公主。”

    他话音落下,原本丝竹袅袅的金殿上顿时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之中。

    拓跋岐连没有说话,兀自端起一杯酒饮下,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似乎在思考着这笔交易。

    沙海城,是宜章族的领地,几年前,宜章族被沽墨国吞并了,沙海城自然就成了沽墨国的疆土。

    沙海城有一座盐矿,是不少部族眼红的宝地。

    千古国自然也不例外。

    伯子期也不着急,泰然自若的站起身,不动声色的回头和筠姬对视了一眼,仿佛是料定了拓跋岐连会答应一般。

    沙海城确实是块送到嘴边的肥肉,没道理不吃。

    拓跋岐连端起酒樽,又饮了一口,倒是没想到这於陵氏般若,竟还有点用处,看来留她留对了。

    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总是能让天下的男人趋之若鹜。

    筠姬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只是究竟是成天下,还是败天下,就不得而知了。

    伯子期含笑道:“三年前,于於陵氏一别般若公主,子期的心里,便再未放下公主,求千古王成全。”

    拓跋戎奚闻言,脸色阴沉的可怕,只听一声咔嚓,他手中的酒樽立时碎成了两半,他不动声色的将酒樽置于席下,掌心被酒樽划伤了一道长长的血口子,鲜血顿时冒了出来。

    筠姬见拓跋岐连一直沉思,遂笑盈盈的推波助澜:“哥哥,我瞧着子期也是个痴情人,当日和我王谈及此事,我王气得将酒樽砸在了他的头上,子期还是恳求我王让他接公主回去。”

    言及至此,筠姬还幽幽的叹了口气,似是在感伤。

    就在此时,拓跋戎奚忽然开口:“说是婚约在身,可有信证?”

    伯子期闻言,连忙道:“自然是有的。”言罢,从袖中掏出一纸婚书,递于身侧的千古国侍人,上呈给千古王拓跋岐连。

    拓跋岐连接过那张婚书,仔仔细细的端详了一番,确实是於陵王的大印。

    上头写着,三年前,於陵王做主,将般若公主嫁与沽墨国皇子伯子期,以结秦晋之好。

    拓跋岐连看着婚书,心中竟是忍不住松了口气,幸好般若公主当时年岁未到,不然沽墨国和於陵氏若是真的结成姻亲,这对千古国来讲,无疑是雪上加霜之事。

    他薄唇微抿,若有所思的命侍人将婚书递给拓跋戎奚看。

    拓跋戎奚接过婚书,眉宇间漾着冷意,他攻下了於陵氏,自然收缴了於陵王的大印,比对一番,确实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