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八十七章 镇魂歌(十)
    金殿上伯子期求娶般若的消息不胫而走,就连浣衣司也有了些风吹草动。

    一时间,般若身边献殷勤的人霎时间多了起来。

    伯子期以五十名伶奴和沙海城做交换,自然引起了轰动,以江山交换美人,还是个亡国公主,在他国成了奴隶。

    伯子期拿来交换的沙海城,同一个沦为奴隶的亡国公主相比,千古王没有道理不答应这笔交易。

    所以这么一来,般若爬出泥潭的日子似乎指日可待了。

    浣衣司的奴隶们也在思量,般若看来定是要去沽墨国的,谁都想离开浣衣司,哪怕去了别国也还是个奴隶,但是总好过在浣衣司的日子。

    于是,不少人怀着这样的心思,都来般若的身边献殷勤。

    在所有人眼中,这仿佛是桩美谈。

    可是般若却觉得有些不对,第一,她和伯子期只有过一面之缘,他当时看向她的目光,和正常男人眼中含有的惊艳一样,便再无其他。

    如果说他那次之后,便对她心心念念,哪怕要沽墨国献上一座城池也要娶她,怎么看都有些说不过去。

    第二,伯子期开的条件是,五十名伶奴和一座沙海城。

    这个条件一经提出,所有人的主意力都放在了沙海城上,而伶奴呢?

    倒不是般若多心,於陵氏一族虽然被灭,但是她好歹也是个公主,是拓跋戎奚的战利品,一个象征着荣耀的战利品,如今却同伶奴相提并论。

    真不知道伯子期是想下她的面子,还是想羞辱千古国。

    不过,般若也就是在心里想想,这些心思,她一概不曾和外人提及过。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伯子期竟亲自来浣衣司找她了。

    伯子期来到浣衣司的时候,着实引起了一阵骚动,同硬朗冷峻的拓跋戎奚不同,伯子期的脸上永远挂着一丝温和的笑意,叫人如沐春风。

    “般若公主。”

    伯子期在她身后轻唤了声,就在她一回眸之际,对上的赫然是他那双温柔如水的的眸子。

    般若手里端着木盆,里头装着低等侍人换下的脏衣服,她挽着袖子,露出白皙的小臂,在艳阳的映照下,显得格外诱人。

    她眉目间略显几分疏离之色,淡淡道:“於陵氏般若。”

    伯子期脸上的笑意不减,但已然明白了她的意思,他眉宇间溢出一丝怜惜:“好,如果你想要我唤你般若,我便只唤你般若。”

    般若心中一阵无言,她抬头望了望天,冷淡道:“若是没事,我便先去做事了。”

    伯子期淡淡扫了一眼身旁的侍人,侍人见状,连忙上前,殷勤的要接过般若手中的木盆。金殿上伯子期求娶般若的消息不胫而走,就连浣衣司也有了些风吹草动。

    一时间,般若身边献殷勤的人霎时间多了起来。

    伯子期以五十名伶奴和沙海城做交换,自然引起了轰动,以江山交换美人,还是个亡国公主,在他国成了奴隶。

    伯子期拿来交换的沙海城,同一个沦为奴隶的亡国公主相比,千古王没有道理不答应这笔交易。

    所以这么一来,般若爬出泥潭的日子似乎指日可待了。

    浣衣司的奴隶们也在思量,般若看来定是要去沽墨国的,谁都想离开浣衣司,哪怕去了别国也还是个奴隶,但是总好过在浣衣司的日子。

    于是,不少人怀着这样的心思,都来般若的身边献殷勤。

    在所有人眼中,这仿佛是桩美谈。

    可是般若却觉得有些不对,第一,她和伯子期只有过一面之缘,他当时看向她的目光,和正常男人眼中含有的惊艳一样,便再无其他。

    如果说他那次之后,便对她心心念念,哪怕要沽墨国献上一座城池也要娶她,怎么看都有些说不过去。

    第二,伯子期开的条件是,五十名伶奴和一座沙海城。

    这个条件一经提出,所有人的主意力都放在了沙海城上,而伶奴呢?

    倒不是般若多心,於陵氏一族虽然被灭,但是她好歹也是个公主,是拓跋戎奚的战利品,一个象征着荣耀的战利品,如今却同伶奴相提并论。

    真不知道伯子期是想下她的面子,还是想羞辱千古国。

    不过,般若也就是在心里想想,这些心思,她一概不曾和外人提及过。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伯子期竟亲自来浣衣司找她了。

    伯子期来到浣衣司的时候,着实引起了一阵骚动,同硬朗冷峻的拓跋戎奚不同,伯子期的脸上永远挂着一丝温和的笑意,叫人如沐春风。

    “般若公主。”

    伯子期在她身后轻唤了声,就在她一回眸之际,对上的赫然是他那双温柔如水的的眸子。

    般若手里端着木盆,里头装着低等侍人换下的脏衣服,她挽着袖子,露出白皙的小臂,在艳阳的映照下,显得格外诱人。

    她眉目间略显几分疏离之色,淡淡道:“於陵氏般若。”

    伯子期脸上的笑意不减,但已然明白了她的意思,他眉宇间溢出一丝怜惜:“好,如果你想要我唤你般若,我便只唤你般若。”

    般若心中一阵无言,她抬头望了望天,冷淡道:“若是没事,我便先去做事了。”

    伯子期淡淡扫了一眼身旁的侍人,侍人见状,连忙上前,殷勤的要接过般若手中的木盆。“般若公主。”

    伯子期在她身后轻唤了声,就在她一回眸之际,对上的赫然是他那双温柔如水的的眸子。

    般若手里端着木盆,里头装着低等侍人换下的脏衣服,她挽着袖子,露出白皙的小臂,在艳阳的映照下,显得格外诱人。

    她眉目间略显几分疏离之色,淡淡道:“於陵氏般若。”

    伯子期脸上的笑意不减,但已然明白了她的意思,他眉宇间溢出一丝怜惜:“好,如果你想要我唤你般若,我便只唤你般若。”

    般若心中一阵无言,她抬头望了望天,冷淡道:“若是没事,我便先去做事了。”

    伯子期淡淡扫了一眼身旁的侍人,侍人见状,连忙上前,殷勤的要接过般若手中的木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