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八十八章 镇魂歌(十一)
    “於陵氏般若是千古国大败於陵氏的战利品,伯子期以五十名伶奴交换,分明是折辱我千古。”拓跋戎奚剑眉微蹙,对着千古王拓跋岐连道。

    伶奴,其实就是宫妓。

    陆中部族间,常常有各国贵族间相互走动之举,接待之时,自然少不了女人,宫妓便是为侍奉这些人而存在的。

    但是,政治之间永远没有真正的朋友,只有真正的利益。

    宫妓是东道主国提供给的,她们会的不仅仅是陪别国的王公贵族玩乐,更重要的是,能够从那些人口中探知别国的政情。

    所以,宫妓都是经过训练的。

    拓跋戎奚顿了顿,又道:“五十名伶奴,放到千古,无疑是心腹大患。”

    五十名受过训练的宫妓,就相当于堂而皇之的在千古国内放五十个探子,不得不说,沽墨国以沙海城为诱饵,棋高一着。

    但是,拓跋戎奚若是猜的不错,伯子期打的主意,并非只在五十名伶奴身上。

    很有可能的是,五十名伶奴和沙海城都是陷阱。

    他话音刚落,拓跋岐连单手摩挲着下巴上的胡子,眯着眼眸,片刻才道:“你说的,寡人也曾想过。”

    五十名伶奴确实是个隐患,真要是收下,恐怕还是要赏给千古国的各个大臣。

    但是,这也不是不能防。

    重点还是沙海城,这个条件实在是太诱人了。

    拓跋戎奚薄唇紧抿,狭长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戾气:“君父,这便是儿子今日前来的第二个原因。”

    拓跋岐连闻言,微微坐直了身子,道:“说。”

    拓跋戎奚抬手指了指拓跋岐连面前的那张地图,缓缓道:“君父且看,沙海城的位置。”

    沙海城位于沽墨国附近,距离千古国路途遥远,且沙海城还有一个盐矿,可以说是诸国眼中的宝地。

    沽墨国吞并宜章族后,占领了沙海城,一时间让诸国都眼红不已。

    沽墨国胜在距离沙海城极近的位置,便是出兵管理也是极为方便,但是这一套放在千古国身上,就行不通了。

    千古国和沙海城之间,隔了两个部族的距离,一个地处陆中腹地,一个地处陆中西部。相隔的这两个部族,其中还有一个是四大强国中胡羌氏的属国。

    “君父,千古刚刚攻下於陵氏,国内的军队已然有三分有二驻扎在於陵氏原址,现在若是收下沙海城势必要派军队前往驻扎,否则其他部族虎视眈眈,倘若沽墨国反悔,也是随时可以攻过来。”

    这对于千古国是一件极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拓跋戎奚衡量了一下,发现至少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千古国收下了沙海城,派了军队前往驻扎,倘若沙海城反叛,又或是沽墨国反悔,势必将有一战,这一战定是以沙海城中心,在沙海城开战,单从地理位置上而言,对千古国极为不利。

    离的太远,就算是军队粮草补给开到那边,也要途径两个部族,这中间难保不出意外。

    若是输了,必然大大折损千古国刚刚攻占於陵氏而振奋的士气,且劳民伤财;若是赢了,沽墨国大可休整一番卷土重来,毕竟地理位置上,沽墨国和千古国相比,实在是有优势的多,更何况沽墨国已经占领沙海城几年的时间,难保沙海城的民心不向着沽墨国。

    第二种,也是拓跋戎奚最担心的一种。

    千古国如今已有三分有二的军队驻扎在原於陵氏,若是收了沙海城,那势必要派军队前往沙海城,到时候驻守在千古国国内的军队便少了很多。

    假如沽墨国和千古国附近的部族联手,这便是一个调虎离山之计。

    到时候几乎没有战斗力的千古国本土,只能沦为其他部族口中的一块肥肉,且因军队远在於陵氏和沙海城,来不及赶回,到时候千古国根本难以招架。

    拓跋戎奚声音落下,殿内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

    拓跋岐连眸底隐有几分深邃,他若有所思的沉默半晌,才道:“戎奚,你说的不错,是为父眼光短浅了。”

    拓跋戎奚薄唇扬起一丝笑意,温声道:“伯子期不是池中物,早年间,他便周游列国,广交各路英雄豪杰,如今麾下已然有不少能人异士,儿子私以为,我千古吞并於陵氏,已然惹得不少部族忌惮,其中以沽墨国最甚,所以,此次来朝,必定是怀了狼子野心。”

    其实还有一个最惹眼的蹩脚之处,便是筠姬。

    筠姬因为痛恨老千古王以及拓跋岐连父子,已经足有二十年不曾回千古国了。

    如今却为了一个继子的婚约,而千里迢迢的赶回千古国,怎么也说不过去。

    拓跋戎奚越发坚定的认为,这就是沽墨国的一个圈套,而这个圈套,筠姬是知情的,报复千古国,才能让她甘愿赶回千古。

    事情已然捋清楚了,既然沙海城是个烫手山芋,那便更不能接手了。

    不仅如此,还要找个借口将伯子期打发回去,这个借口不能太难看,毕竟伯子期师出有名,是有正经的婚约在手。

    翌日,拓跋岐连便设宴款待伯子期和筠姬,似是而非的说着他的大儿子,也就是黎萩太子拓跋戎奚对般若公主一见倾心,着实有些为难。

    伯子期温润一笑,缓缓道:“就子期了解,那般若公主自打入了千古国便已然为奴,在浣衣司洗着低等侍人的衣裳,子期实在是瞧不出黎萩太子对公主的怜惜之情。”

    这话一出,筠姬便忍不住轻笑出声,那笑声中夹杂着几分嘲弄,让拓跋岐连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拓跋岐连端起酒樽饮了一口,眉宇间隐有几分阴冷。

    於陵氏般若,就算直接给了伯子期也无妨,也就当成人之美了,但是伯子期的话实在是难听。

    先是用五十名伶奴折辱千古国的战利品,现在又当面出言讥讽,若是直接将於陵氏般若给了伯子期,就好像千古国怕了沽墨国一样。

    从来没有的道理!

    就在此时,筠姬盈声道:“既然子期和太子都属意于公主,倒不如将公主叫来,问问她到底想跟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