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八十九章 镇魂歌(十二)
    ,。

    当千古王身边的侍人来到浣衣司的时候,般若便知道,自己猜对了。

    伯子期并非真心求娶于她,她不过是他政治路上的一块铺路石,好成就他的宏图大业。

    她缓缓站起身,擦了擦,一言不发的跟着侍人离开了浣衣司。

    侍人并未直接带着她去设宴的金殿,而是带她先去换了一身衣裳,千古国女子的衣裳,一向暴露,此时,般若纤细的腰肢、光滑的脚踝、半截莲藕似的小臂以及锁骨,尽数露在了外头。

    微风带起她身上的纱裙,隐有翩跹之态。

    脚踝上戴着金铃,每走一步,便是铃声瑽瑢。

    设宴的金殿依然歌舞袅袅,只是所有人的心思都不在歌舞上,在场的都是人精,伯子期早在拓跋岐连开口的第一句话,便知道拓跋岐连看穿了沽墨国的心思。

    应当是不肯再收下沙海城了。

    伯子期端起酒樽,不紧不慢的饮了一口,唇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他原本的计划是,千古王贪心,收了五十名伶奴和沙海城,一来,他们在千古国内便有了探子,二来,沙海城一定能拖垮千古国。

    糟一点的,千古国只收下了沙海城,至于五十名伶奴尽数退回,这也无妨,他们的目的也便达到了。

    再坏的情况便是,五十名伶奴和沙海城,千古国尽数不要,只是为了名声好听,将般若公主给了他。

    最坏的结果,是白来一趟。

    但是伯子期怎么可能任由自己白来一趟呢?

    拓跋戎奚目光如鹰隼般落在伯子期身上,就在四目相对之时,他勾唇扬起一个微笑,端起酒樽遥遥对着伯子期。

    两人就着杯中酒一饮而尽。

    就在此时,金殿外头隐隐传来铃声阵阵。

    众人不禁纷纷抬眸望去,只见一个少女缓缓走了进来。

    拓跋戎奚的眸底闪过一丝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柔和,他平静的凝望着少女。

    伯子期挑了挑眉,缓缓收回视线,端起酒樽,以掩去唇角的笑意。

    “於陵氏般若,拜见千古王。”般若对着高座上的拓跋岐连,缓缓行了一礼。

    就在此时,拓跋戎奚站起了身,走到般若面前,在她隐有几分诧异的目光中,牵起她的,二人走到拓跋戎奚的席间,双双落座。

    伯子期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这一举动。

    筠姬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惊艳,旋即而来的便是对般若的敌意,一种源于漂亮女人之间的敌意。

    般若的容貌在她之上,且比她年轻。

    筠姬心中顿时警铃大作,她不能带这个女人回沽墨国。

    拓跋戎奚拉着般若入座之后,亲自帮她倒了一杯酒递到她的唇边,般若整个人一僵,她实在是搞不懂拓跋戎奚在做什么,只是僵硬的接过酒樽。

    拓跋岐连温吞一笑,缓缓道:“此前般若公主说过与於陵氏子民同在,於陵氏子民为奴,她便为奴,寡人也是深感于公主的情谊,才将她下放到浣衣司,为此,戎奚来求了几次寡人。”

    伯子期闻言,似是而非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此时,拓跋戎奚顺势接话道:“我对公主一见倾心。”

    “是,叫你们见笑了。”拓跋岐连笑了笑道。

    伯子期缓缓放下酒樽,道:“千古王,还是问问公主的意思吧,若是公主愿意留在千古,子期自然希望公主开心。”

    他话音刚落,殿中众人的目光纷纷望向般若。

    般若的被拓跋戎奚紧攥着,她抿唇飞快衡量一番,现在的状况,只怕已经牵扯到了两国之间。

    若是她公然拒绝留在千古国,只怕要招惹祸患。

    拓跋岐连多少要顾及伯子期和筠姬身后的沽墨国,可是自己呢?

    於陵氏已然灭族,她背后没有倚仗,拓跋岐连很有可能会对她下,她只怕根本走不出千古国。

    而且,那个相貌艳丽的筠姬,似乎对她饱含敌意,般若能明白这种情绪,不止是她,从前在於陵氏的时候,她便总是受到其他姐妹的欺辱,要不是大兄护着她,只怕她根本活不到今天。

    从她眉眼长开之际,她便再没有收到过来自女人的善意了。

    所以,就算拓跋岐连放她一马,她也未必能活着到沽墨国,再退一步,就算到了沽墨国,只要这个筠姬对她的敌意一天不散,她的头便一日悬在刀刃上。

    思及至此,般若抬眸,缓缓道:“般若愿留在千古国。”

    这话一出,她仿佛感觉到身边的拓跋戎奚轻轻舒了一口气,而他紧攥着她的,也微微放松了些。

    拓跋岐连似乎对她的回答意料之中,他笑了笑,没有说话。

    而伯子期的神色就更值得人玩味了,他没有任何恼怒,甚至不悦,而是端起酒樽遥遥对着拓跋戎奚:“黎萩太子,庆贺你抱得美人归。”

    拓跋戎奚也举起酒樽一饮而尽。

    那边厢,筠姬整个人也放松了些,她原本是想着,若是於陵氏般若说要跟他们回沽墨,她一定在路上了结了她。

    既然她还挺识趣儿,也算是逃过一劫。

    就在此时,拓跋戎奚蓦地松开了紧攥着她的,在众人的目光中走到殿中央,单膝跪地拱道:“君父,儿子恳请君父将般若公主赐给儿子。”

    拓跋岐连双眸微眯,他何尝不知道太子是在假戏真做。

    毕竟此前,太子就向他要过般若,他当时没有同意,甚至动了杀心,且还说了般若不当留之类的话,太子一直动心忍性,没再提过此事。

    那边厢,般若不动声色的低下了双眸,心中有些惊诧,就算是做戏,也不必如此才是。

    拓跋戎奚单膝跪在地上,高座上的拓跋岐连一直抿唇不语。

    就在此时,伯子期开口道:“千古王,既然黎萩太子心慕般若公主,何不成人之美?”

    拓跋岐连慢悠悠的扫了一眼伯子期,片刻才笑了笑:“戎奚起身吧,寡人允了,将於陵氏般若赐给你。”

    拓跋戎奚眉宇间顿时扬起一丝喜色,唇角上扬拱道:“儿子谢君父成全。”

    般若听着他们一来二去,便又决定了自己的去留,心中一阵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