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九十章 镇魂歌(十三)
    ,。

    自此,般若成了太子拓跋戎奚的妾夫人,住进了太子的宸宫。

    除了般若这个妾夫人,拓跋戎奚还有两个妾夫人,一个是宫中婢女出身,名唤阿莫瑶,一个则是四大部族中流勒氏的公主,献姬。

    流勒氏的公主,就算嫁给了拓跋戎奚,也当是正夫人才是,怎么会是妾夫人呢?

    只因这献姬出身卑贱,乃流勒王和伶奴所生。

    当初拓跋戎奚出使流勒氏,酒后,被献姬爬上了床。

    没什么脸面的事,流勒王自然也不好要求拓跋戎奚将献姬娶为正夫人,所以退而求其次,妾夫人而已。

    献姬因生母是伶奴,在宫中不受重视,也没有名字,直到爬上了拓跋戎奚的床,流勒王才给献姬赐字,献。

    至于那个叫阿莫瑶的妾夫人,听闻还挺得拓跋戎奚的欢心的。

    既然来了宸宫,般若自然要知己知彼,否则哪天死了都不知道是谁捅的刀子。

    至于拓跋戎奚的正夫人,现已有了着落,那便是国师南里期的女儿南里沧月。

    国师对拓跋岐连忠心耿耿,当年老千古王驾崩,除了拓跋岐连之外,还有其他几个兄弟对王位虎视眈眈。正是南里期帮助拓跋岐连筹谋,清扫障碍,一举夺得王位,且将大权牢牢掌握在拓跋岐连的中。

    般若住进宸宫不久,献姬便带着礼物前来拜访了。

    般若沉吟道:“请进来吧。”

    婢女下去后,不多时便领进来一个身着绛紫色衣裙的女子款款走了进来,她眉目如画,眸光随意流转间便是风情万种,水蛇一般的腰肢盈盈的扭着,还未待她靠近般若,般若已是闻见了一股刺鼻的异香。

    她不动声色的拿起帕子掩了掩鼻息。

    献姬风情万种的走了进来,不待般若请坐,她已是慵懒的坐了下来。

    “你就是那个亡国公主?”献姬毫不客气的打量着般若,从头到脚。

    般若微微颔首:“正是。”

    献姬听了她的回答,正要得意,却又听到她道:“你便是那个爬上殿下床的公主?”

    献姬一听,险些没吐出一口血。

    她猛地一巴掌拍在桌上,杏眼怒瞪,扬声骂道:“大胆!你是个什么东西!我可是流勒氏的公主,你呢,不过是个低贱的奴隶!”

    献姬心中是有傲气的。

    她自认为是三个妾夫人中最高贵的,阿莫瑶不过是个婢女出身,至于这个什么北州十六部第一美人,也不过是个亡国公主,后来还沦为了浣衣司的奴隶。

    而她就不同了,她可是流勒氏的公主。

    般若听了她的叫骂,忽然忍不住笑出了声。

    献姬脸色一阵铁青,骂道:“你笑什么!”

    般若慢条斯理的掸了掸身上:“我在想,流勒王当初怎么会选择派你去接近太子的?”

    “你!”献姬气得猛地站起身,怒气冲冲的扬起就要打般若,般若目光冷厉的钳制住她的,然后狠狠向后一推。

    献姬一个没防备,被她推了个屁股蹲儿。

    就在此时,殿外传来一阵脚步身,献姬眼珠子骨碌一转,立刻如弱风拂柳般伏在地上啜泣起来。

    般若抬眸一瞧,正巧和刚进门的拓跋戎奚四目相对。

    献姬见拓跋戎奚进了门,嘤嘤的哭着,娇声道:“殿下,你要为妾做主啊!”

    般若似笑非笑的睨着献姬,又瞥了一眼拓跋戎奚,没有说话。

    她在试探,试探拓跋戎奚究竟能容忍自己到哪一条线,至少,她很清楚,能打下於陵氏的他,不是那么没脑子的。

    果然,拓跋戎奚一双剑眉紧蹙,冷声道:“孤不是叫你闭门思过?是谁让你来这里的?”

    献姬听了他的话,顿时浑身一个激灵,连忙跪在地上,却还是故作伤痛之状:“殿下,妾只是想来看看这位新妹妹,是妾不好……可是妾被她打得好疼啊……”

    言罢,献姬还泪眼婆娑的抬眸望着拓跋戎奚,低低的啜泣着。

    拓跋戎奚余光瞥见般若似笑非笑的神色,顿时一阵烦躁,一脚踹在献姬身上,厉声呵斥道:“还不快滚!再敢出来现眼,孤便将你送回流勒氏。”

    献姬一听要将她送回流勒氏,吓得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对着拓跋戎奚行了个礼后,便匆匆离开了。

    待殿中只剩下般若和拓跋戎奚两人之时,拓跋戎奚才缓缓开口:“我还以为你是个灵的。”

    他自然知道献姬是什么样的人,三天两头出幺蛾子,前些日子刚刚气病了阿莫瑶,他让她闭门思过,没想到今日又跑来了这里。

    要不是她还有些用处,他早就将她送回流勒氏了。

    般若一怔,旋即明白他是说她此前在浣衣司棒打辛渡的事。

    “殿下顽笑了。”她淡淡回了一句。

    拓跋戎奚静静的看了她一阵,忽然对她伸出了,她身形一僵,片刻才将放入他的掌心。

    他紧攥着她的,一把将她带入怀中。

    般若坐在他腿上,浑身僵硬,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拓跋戎奚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馨香,忽然轻笑了声,般若脑子一片混沌,也没去问他在笑什么。

    两人就这样静静坐了良久,才听拓跋戎奚道:“以后若有什么不舒心的事,不要闷在心里,只管和我说。”

    这话一出,般若心底有些诧异。

    她从未想过拓跋戎奚会待她这般上心,她还以为他得到她,只是为了男人的征服欲。

    毕竟这世上的王公贵族,心中总会有几样偏好。

    比如她的大兄,平生最好美人、美酒和宝马。

    但是他们对于女人,都是像对待东西一样的态度,哪有去管东西过得好不好,有没有什么不舒心的?

    般若张了张唇,道:“是。”

    拓跋戎奚将她圈在怀里,轻嗅着她身上的馨香,心中竟有几分安宁。

    他在她寝宫中待了一阵,便起身离开了,临走时,还说了是去找王上。

    般若送走了拓跋戎奚,目光中隐有几分复杂,他究竟是对她有些特殊,还是对所有女人都是这样?厌弃了之后,便像对待献姬一样,弃若敝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