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九十一章 镇魂歌(十四)
    ,。

    拓跋戎奚这些日子忙忙碌碌,般若也鲜少在宫中见到他。

    献姬被禁足闭门不出,那个名叫阿莫瑶的妾夫人,倒是前来看望了般若,般若对她印象良好,一个温婉如水般的女子。

    般若身边有两个贴身侍奉的婢女,戚旦和止姜。

    阿莫瑶自打病好了之后,来看过般若几次,还相邀同游花园。

    戚旦刚帮般若梳好发髻,外头便有侍人前来传报,说是瑶夫人来了。

    般若命人将她请了进来,不多时,一个温婉的女子缓缓走了进来,脸上挂着恬淡的微笑:“我可来迟了?”

    般若笑了笑:“不曾迟,我也是刚刚收拾好。”

    阿莫瑶携了般若的,两人一同往外走去。

    “我听说那日献姬去寻了你的麻烦。”阿莫瑶温柔的嗓音听起来很是舒服。

    般若微微颔首:“不过被殿下斥责一通,又回去了。”

    阿莫瑶轻笑一声:“她惯是如此的,不长记性,当初在流勒氏,趁着殿下醉酒,爬上了殿下的床榻,殿下早已厌弃了她。”

    般若唇角扬起一丝恰到好处的微笑:“那为何还收了她?”

    阿莫瑶摇了摇头,轻声细语道:“这就不知了,许是不想和流勒氏的关系弄僵吧。”

    拓跋戎奚这些日子忙忙碌碌,般若也鲜少在宫中见到他。

    献姬被禁足闭门不出,那个名叫阿莫瑶的妾夫人,倒是前来看望了般若,般若对她印象良好,一个温婉如水般的女子。

    般若身边有两个贴身侍奉的婢女,戚旦和止姜。

    阿莫瑶自打病好了之后,来看过般若几次,还相邀同游花园。

    戚旦刚帮般若梳好发髻,外头便有侍人前来传报,说是瑶夫人来了。

    般若命人将她请了进来,不多时,一个温婉的女子缓缓走了进来,脸上挂着恬淡的微笑:“我可来迟了?”

    般若笑了笑:“不曾迟,我也是刚刚收拾好。”

    阿莫瑶携了般若的,两人一同往外走去。

    “我听说那日献姬去寻了你的麻烦。”阿莫瑶温柔的嗓音听起来很是舒服。

    般若微微颔首:“不过被殿下斥责一通,又回去了。”

    阿莫瑶轻笑一声:“她惯是如此的,不长记性,当初在流勒氏,趁着殿下醉酒,爬上了殿下的床榻,殿下早已厌弃了她。”

    般若唇角扬起一丝恰到好处的微笑:“那为何还收了她?”

    阿莫瑶摇了摇头,轻声细语道:“这就不知了,许是不想和流勒氏的关系弄僵吧。”

    拓跋戎奚这些日子忙忙碌碌,般若也鲜少在宫中见到他。

    献姬被禁足闭门不出,那个名叫阿莫瑶的妾夫人,倒是前来看望了般若,般若对她印象良好,一个温婉如水般的女子。

    般若身边有两个贴身侍奉的婢女,戚旦和止姜。

    阿莫瑶自打病好了之后,来看过般若几次,还相邀同游花园。

    戚旦刚帮般若梳好发髻,外头便有侍人前来传报,说是瑶夫人来了。

    般若命人将她请了进来,不多时,一个温婉的女子缓缓走了进来,脸上挂着恬淡的微笑:“我可来迟了?”

    般若笑了笑:“不曾迟,我也是刚刚收拾好。”

    阿莫瑶携了般若的,两人一同往外走去。

    “我听说那日献姬去寻了你的麻烦。”阿莫瑶温柔的嗓音听起来很是舒服。

    般若微微颔首:“不过被殿下斥责一通,又回去了。”

    阿莫瑶轻笑一声:“她惯是如此的,不长记性,当初在流勒氏,趁着殿下醉酒,爬上了殿下的床榻,殿下早已厌弃了她。”

    般若唇角扬起一丝恰到好处的微笑:“那为何还收了她?”

    阿莫瑶摇了摇头,轻声细语道:“这就不知了,许是不想和流勒氏的关系弄僵吧。”

    拓跋戎奚这些日子忙忙碌碌,般若也鲜少在宫中见到他。

    献姬被禁足闭门不出,那个名叫阿莫瑶的妾夫人,倒是前来看望了般若,般若对她印象良好,一个温婉如水般的女子。

    般若身边有两个贴身侍奉的婢女,戚旦和止姜。

    阿莫瑶自打病好了之后,来看过般若几次,还相邀同游花园。

    戚旦刚帮般若梳好发髻,外头便有侍人前来传报,说是瑶夫人来了。

    般若命人将她请了进来,不多时,一个温婉的女子缓缓走了进来,脸上挂着恬淡的微笑:“我可来迟了?”

    般若笑了笑:“不曾迟,我也是刚刚收拾好。”

    阿莫瑶携了般若的,两人一同往外走去。

    “我听说那日献姬去寻了你的麻烦。”阿莫瑶温柔的嗓音听起来很是舒服。

    般若微微颔首:“不过被殿下斥责一通,又回去了。”

    阿莫瑶轻笑一声:“她惯是如此的,不长记性,当初在流勒氏,趁着殿下醉酒,爬上了殿下的床榻,殿下早已厌弃了她。”

    般若唇角扬起一丝恰到好处的微笑:“那为何还收了她?”

    阿莫瑶摇了摇头,轻声细语道:“这就不知了,许是不想和流勒氏的关系弄僵吧。”

    拓跋戎奚这些日子忙忙碌碌,般若也鲜少在宫中见到他。

    献姬被禁足闭门不出,那个名叫阿莫瑶的妾夫人,倒是前来看望了般若,般若对她印象良好,一个温婉如水般的女子。

    般若身边有两个贴身侍奉的婢女,戚旦和止姜。

    阿莫瑶自打病好了之后,来看过般若几次,还相邀同游花园。

    戚旦刚帮般若梳好发髻,外头便有侍人前来传报,说是瑶夫人来了。

    般若命人将她请了进来,不多时,一个温婉的女子缓缓走了进来,脸上挂着恬淡的微笑:“我可来迟了?”

    般若笑了笑:“不曾迟,我也是刚刚收拾好。”

    阿莫瑶携了般若的,两人一同往外走去。

    “我听说那日献姬去寻了你的麻烦。”阿莫瑶温柔的嗓音听起来很是舒服。

    般若微微颔首:“不过被殿下斥责一通,又回去了。”

    阿莫瑶轻笑一声:“她惯是如此的,不长记性,当初在流勒氏,趁着殿下醉酒,爬上了殿下的床榻,殿下早已厌弃了她。”

    般若唇角扬起一丝恰到好处的微笑:“那为何还收了她?”

    阿莫瑶摇了摇头,轻声细语道:“这就不知了,许是不想和流勒氏的关系弄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