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九十三章 镇魂歌(十六)
    他喜欢的是那个敢在马上讥讽他的公主,而非这个举手投足之间已经被千古国宫中同化的女人。

    他喜欢的是她的棱角,她的刺芒,可是她却收起了她的刺,变成了一个千篇一律的宫廷女子。

    “孤让你坐,你既然不肯,那便坐孤的腿上吧。”拓跋戎奚唇角噙着几分不羁的笑,大掌轻扣在她的腰上,不让她站起来。

    般若逆着烛光,瞧着他唇角的笑意,心跳登时快了不少。

    她慌忙低下头不敢在看他,半晌才道:“殿下,这不合规矩。”

    拓跋戎奚蹙了蹙眉道:“什么规矩?在孤的宫里,孤便是规矩。”言罢,他手执筷箸夹了菜送到她唇边。

    般若呼吸一滞,刚刚恢复如常的心跳再次快了一些。

    “乖,张嘴。”他的目光定定的望着她,薄唇吐出的声音却是异常的温柔。

    般若怔愣了半晌,心知拗不过他,只好飞快的张嘴吃了菜。

    拓跋戎奚见状,眸光一阵柔和,唇角也不自觉带了几分笑意。

    整个晚膳,般若都是如坐针毡,感觉时间从未这样慢过,拓跋戎奚喂她吃完饭,自己随意吃了几口,便不再动筷子了。

    “殿下怎么不用了?”般若道。

    拓跋戎奚抬手拭去她唇角的酒渍,道:“孤听说你近日没有好好用膳。”

    般若一怔,心中有几分震惊,所以他其实已经用完膳了,来这一趟,就是为了让她好好吃饭?

    她没什么食欲,这几日确实不太想吃饭,有时候被止姜念叨几句,也就吃一两口。

    他喜欢的是那个敢在马上讥讽他的公主,而非这个举手投足之间已经被千古国宫中同化的女人。

    他喜欢的是她的棱角,她的刺芒,可是她却收起了她的刺,变成了一个千篇一律的宫廷女子。

    “孤让你坐,你既然不肯,那便坐孤的腿上吧。”拓跋戎奚唇角噙着几分不羁的笑,大掌轻扣在她的腰上,不让她站起来。

    般若逆着烛光,瞧着他唇角的笑意,心跳登时快了不少。

    她慌忙低下头不敢在看他,半晌才道:“殿下,这不合规矩。”

    拓跋戎奚蹙了蹙眉道:“什么规矩?在孤的宫里,孤便是规矩。”言罢,他手执筷箸夹了菜送到她唇边。

    般若呼吸一滞,刚刚恢复如常的心跳再次快了一些。

    “乖,张嘴。”他的目光定定的望着她,薄唇吐出的声音却是异常的温柔。

    般若怔愣了半晌,心知拗不过他,只好飞快的张嘴吃了菜。

    拓跋戎奚见状,眸光一阵柔和,唇角也不自觉带了几分笑意。

    整个晚膳,般若都是如坐针毡,感觉时间从未这样慢过,拓跋戎奚喂她吃完饭,自己随意吃了几口,便不再动筷子了。

    “殿下怎么不用了?”般若道。

    拓跋戎奚抬手拭去她唇角的酒渍,道:“孤听说你近日没有好好用膳。”

    般若一怔,心中有几分震惊,所以他其实已经用完膳了,来这一趟,就是为了让她好好吃饭?

    她没什么食欲,这几日确实不太想吃饭,有时候被止姜念叨几句,也就吃一两口。他喜欢的是那个敢在马上讥讽他的公主,而非这个举手投足之间已经被千古国宫中同化的女人。

    他喜欢的是她的棱角,她的刺芒,可是她却收起了她的刺,变成了一个千篇一律的宫廷女子。

    “孤让你坐,你既然不肯,那便坐孤的腿上吧。”拓跋戎奚唇角噙着几分不羁的笑,大掌轻扣在她的腰上,不让她站起来。

    般若逆着烛光,瞧着他唇角的笑意,心跳登时快了不少。

    她慌忙低下头不敢在看他,半晌才道:“殿下,这不合规矩。”

    拓跋戎奚蹙了蹙眉道:“什么规矩?在孤的宫里,孤便是规矩。”言罢,他手执筷箸夹了菜送到她唇边。

    般若呼吸一滞,刚刚恢复如常的心跳再次快了一些。

    “乖,张嘴。”他的目光定定的望着她,薄唇吐出的声音却是异常的温柔。

    般若怔愣了半晌,心知拗不过他,只好飞快的张嘴吃了菜。

    拓跋戎奚见状,眸光一阵柔和,唇角也不自觉带了几分笑意。

    整个晚膳,般若都是如坐针毡,感觉时间从未这样慢过,拓跋戎奚喂她吃完饭,自己随意吃了几口,便不再动筷子了。

    “殿下怎么不用了?”般若道。

    拓跋戎奚抬手拭去她唇角的酒渍,道:“孤听说你近日没有好好用膳。”

    般若一怔,心中有几分震惊,所以他其实已经用完膳了,来这一趟,就是为了让她好好吃饭?

    她没什么食欲,这几日确实不太想吃饭,有时候被止姜念叨几句,也就吃一两口。他喜欢的是那个敢在马上讥讽他的公主,而非这个举手投足之间已经被千古国宫中同化的女人。

    他喜欢的是她的棱角,她的刺芒,可是她却收起了她的刺,变成了一个千篇一律的宫廷女子。

    “孤让你坐,你既然不肯,那便坐孤的腿上吧。”拓跋戎奚唇角噙着几分不羁的笑,大掌轻扣在她的腰上,不让她站起来。

    般若逆着烛光,瞧着他唇角的笑意,心跳登时快了不少。

    她慌忙低下头不敢在看他,半晌才道:“殿下,这不合规矩。”

    拓跋戎奚蹙了蹙眉道:“什么规矩?在孤的宫里,孤便是规矩。”言罢,他手执筷箸夹了菜送到她唇边。

    般若呼吸一滞,刚刚恢复如常的心跳再次快了一些。

    “乖,张嘴。”他的目光定定的望着她,薄唇吐出的声音却是异常的温柔。

    般若怔愣了半晌,心知拗不过他,只好飞快的张嘴吃了菜。

    拓跋戎奚见状,眸光一阵柔和,唇角也不自觉带了几分笑意。

    整个晚膳,般若都是如坐针毡,感觉时间从未这样慢过,拓跋戎奚喂她吃完饭,自己随意吃了几口,便不再动筷子了。

    “殿下怎么不用了?”般若道。

    拓跋戎奚抬手拭去她唇角的酒渍,道:“孤听说你近日没有好好用膳。”

    般若一怔,心中有几分震惊,所以他其实已经用完膳了,来这一趟,就是为了让她好好吃饭?

    她没什么食欲,这几日确实不太想吃饭,有时候被止姜念叨几句,也就吃一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