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九十五章 镇魂歌(十八)
    洒落了一地的素缟,原本皆是三寸见方的样子,如今被砍成了两段。

    素缟上赫然是密密麻麻的小字。

    内容也不尽相同,但是意思却大抵一致,皆是郎情妾意的娓娓情深,其中几条素缟的内容,让他气红了眼。

    上头说道,“太子奚残暴,灭了於陵氏,杀了妾的兄长,妾恨他,恨不得他死了才好。”

    “你我本就是有婚约在身,是太子奚强占了你,子期看在眼,痛在心。”

    “然现在妾已经是太子奚的妾夫人了,可还有回旋的余地?”

    “当初千古王问你,你该是遵从心底所想的,你可知你说了自愿留在千古,子期心如刀割。”

    “彼时太子奚威胁妾,妾只怕若是妾不同意留在千古,他会对你下杀手。妾怎么忍心,见君命丧黄泉?”

    “你可愿和子期回沽墨?”

    “妾现在已是他的妾夫人,如何能跟你回沽墨?倘若妾跟你走了,只怕他太子奚定要借机发兵沽墨,妾不忍。”

    “只需筹谋,你我便可长相厮守。”

    这些个字字句句,如银针一般,狠狠的扎进了拓跋戎奚的眼底,鲜血淋漓,呼吸间都是痛楚。

    素缟的最后一条,“子期和王后不日便要回沽墨,届时你便装病,我准备了一瓶丹药,能叫你如发热般的症状,明日下午日暮时分,花园临水边的石子路,子期等你。”

    洒落了一地的素缟,原本皆是三寸见方的样子,如今被砍成了两段。

    素缟上赫然是密密麻麻的小字。

    内容也不尽相同,但是意思却大抵一致,皆是郎情妾意的娓娓情深,其中几条素缟的内容,让他气红了眼。

    上头说道,“太子奚残暴,灭了於陵氏,杀了妾的兄长,妾恨他,恨不得他死了才好。”

    “你我本就是有婚约在身,是太子奚强占了你,子期看在眼,痛在心。”

    “然现在妾已经是太子奚的妾夫人了,可还有回旋的余地?”

    “当初千古王问你,你该是遵从心底所想的,你可知你说了自愿留在千古,子期心如刀割。”

    “彼时太子奚威胁妾,妾只怕若是妾不同意留在千古,他会对你下杀手。妾怎么忍心,见君命丧黄泉?”

    “你可愿和子期回沽墨?”

    “妾现在已是他的妾夫人,如何能跟你回沽墨?倘若妾跟你走了,只怕他太子奚定要借机发兵沽墨,妾不忍。”

    “只需筹谋,你我便可长相厮守。”

    这些个字字句句,如银针一般,狠狠的扎进了拓跋戎奚的眼底,鲜血淋漓,呼吸间都是痛楚。

    素缟的最后一条,“子期和王后不日便要回沽墨,届时你便装病,我准备了一瓶丹药,能叫你如发热般的症状,明日下午日暮时分,花园临水边的石子路,子期等你。”洒落了一地的素缟,原本皆是三寸见方的样子,如今被砍成了两段。

    素缟上赫然是密密麻麻的小字。

    内容也不尽相同,但是意思却大抵一致,皆是郎情妾意的娓娓情深,其中几条素缟的内容,让他气红了眼。

    上头说道,“太子奚残暴,灭了於陵氏,杀了妾的兄长,妾恨他,恨不得他死了才好。”

    “你我本就是有婚约在身,是太子奚强占了你,子期看在眼,痛在心。”

    “然现在妾已经是太子奚的妾夫人了,可还有回旋的余地?”

    “当初千古王问你,你该是遵从心底所想的,你可知你说了自愿留在千古,子期心如刀割。”

    “彼时太子奚威胁妾,妾只怕若是妾不同意留在千古,他会对你下杀手。妾怎么忍心,见君命丧黄泉?”

    “你可愿和子期回沽墨?”

    “妾现在已是他的妾夫人,如何能跟你回沽墨?倘若妾跟你走了,只怕他太子奚定要借机发兵沽墨,妾不忍。”

    “只需筹谋,你我便可长相厮守。”

    这些个字字句句,如银针一般,狠狠的扎进了拓跋戎奚的眼底,鲜血淋漓,呼吸间都是痛楚。

    素缟的最后一条,“子期和王后不日便要回沽墨,届时你便装病,我准备了一瓶丹药,能叫你如发热般的症状,明日下午日暮时分,花园临水边的石子路,子期等你。”洒落了一地的素缟,原本皆是三寸见方的样子,如今被砍成了两段。

    素缟上赫然是密密麻麻的小字。

    内容也不尽相同,但是意思却大抵一致,皆是郎情妾意的娓娓情深,其中几条素缟的内容,让他气红了眼。

    上头说道,“太子奚残暴,灭了於陵氏,杀了妾的兄长,妾恨他,恨不得他死了才好。”

    “你我本就是有婚约在身,是太子奚强占了你,子期看在眼,痛在心。”

    “然现在妾已经是太子奚的妾夫人了,可还有回旋的余地?”

    “当初千古王问你,你该是遵从心底所想的,你可知你说了自愿留在千古,子期心如刀割。”

    “彼时太子奚威胁妾,妾只怕若是妾不同意留在千古,他会对你下杀手。妾怎么忍心,见君命丧黄泉?”

    “你可愿和子期回沽墨?”

    “妾现在已是他的妾夫人,如何能跟你回沽墨?倘若妾跟你走了,只怕他太子奚定要借机发兵沽墨,妾不忍。”

    “只需筹谋,你我便可长相厮守。”

    这些个字字句句,如银针一般,狠狠的扎进了拓跋戎奚的眼底,鲜血淋漓,呼吸间都是痛楚。

    素缟的最后一条,“子期和王后不日便要回沽墨,届时你便装病,我准备了一瓶丹药,能叫你如发热般的症状,明日下午日暮时分,花园临水边的石子路,子期等你。”“妾现在已是他的妾夫人,如何能跟你回沽墨?倘若妾跟你走了,只怕他太子奚定要借机发兵沽墨,妾不忍。”

    “只需筹谋,你我便可长相厮守。”

    这些个字字句句,如银针一般,狠狠的扎进了拓跋戎奚的眼底,鲜血淋漓,呼吸间都是痛楚。

    素缟的最后一条,“子期和王后不日便要回沽墨,届时你便装病,我准备了一瓶丹药,能叫你如发热般的症状,明日下午日暮时分,花园临水边的石子路,子期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