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九十八章 镇魂歌(二十一)
    宸宫。

    般若跪在光可鉴人的地砖上,静静的瞧着地砖上倒映出的自己,心中一阵讽刺。

    拓跋戎奚面无表情的坐在高座上,殿内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

    她本以为他来找她,是存了和她一样的心思。

    可是她错了。

    于他而言,她不过是战利品,他甚至以为是她自己逃走的,谁叫他找到她的时候,她正站在出城的队伍里。

    当真是百口莫辩。

    只是她也不想辩了,若是她在他心里只是一介玩物,解不解释,又有什么分别呢?

    他找到她的时候,眉梢俱是冷意,薄唇凝着一丝讥讽,像是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你又能逃到哪里去呢?就算死,你也要死在孤身边。”

    言罢,他转身便走,下一瞬,立刻便有两个侍人上前将她钳制住。

    她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忽然笑了。

    一路上,他都未曾和她说过一句话。

    回到宸宫,自有婢女带着她去沐浴更衣,不见止姜和戚旦,她问了侍奉她的宫人,所有人皆是沉默不语,像是没有听到她的问题。

    般若如傀儡一般,任由婢女们帮她穿上衣裙。

    之后,便被带着去了正殿,跪在地上,等候拓跋戎奚的发落。

    发落?呵!

    般若静静的跪在地上,膝盖处被地砖衬得冰凉,低垂着双眸,不言不语。

    拓跋戎奚目光定定的落在她身上,置于扶手上的双手紧握成拳,像是极力隐忍着什么。

    “为何要逃?”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听到他的声音。

    她唇角不由勾起一抹轻嘲,逃?她本可以逃的,但是她下意识的回来了。

    拓跋戎奚见她久久不语,眼底的阴翳更甚了几分,他面上阴沉,忽然,他大步流星的走了下来,一手钳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望着他。

    “记住,你是我的战利品,就是死,也该是我亲手了结你!”

    般若张了张唇,半晌,忽然轻笑一声。

    她那满含讽刺的笑声彻底激怒了拓跋戎奚,他眼底蕴满了怒火,一把将她打横抱起。

    他抱着她大步流星的走进了内殿,宫人们见状,极有眼色的带上门出去了。

    拓跋戎奚毫不留情的将她扔在榻上,在她冷淡的目光中,开始扒她身上的衣裳。

    般若的心中陡然升腾起一阵惊惧,她下意识的想要逃,未曾想这一举动更是压断了拓跋戎奚的最后一丝理智。

    他一把攥住她的脚踝,然后拖向自己。

    “不……”她眸底满是惊恐,下意识的推拒着他,慌乱之中,甚至一脚踹在了他的小腹上。

    他冷笑一声,眸底阴云密布:“早知如此,我之前又怜惜你做什么?”

    拓跋戎奚粗暴的撕开她身下的裙子,瞬间露出了她光滑白皙的腿,他的目光落在她的大腿上,眸底升腾起一丝欲色。

    “你放开……”她拼了命的挣扎着,却徒劳无功。

    她的力气,同久经沙场的他而言,根本不够看的。

    转瞬间,拓跋戎奚便撕开了她身上的衣裙,千古国的衣裳本就轻薄,不多时,她已是赤裸一片。

    拓跋戎奚望着她的身体,呼吸渐渐粗重起来。

    他的大掌笼罩在她胸前的圆润上,并不温柔的揉捏着,另一只手直探她身下,两指并拢狠狠插了进去。

    “给谁留的?伯子期吗?”拓跋戎奚的声音里满是冰渣子,“我告诉你,自我俘获你的那日起,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般若的心中满是恐惧,仿佛又回到了儿时险些被人强迫的时候。

    回忆和现实渐渐重叠,她仿佛坠入了深水之中,水灌满了她的口鼻,她想要呼救,可是没有人能帮她。

    那种窒息般的绝望。,让她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拓跋戎奚见她没有否认,心底的怒火烧得他的心一阵阵的疼,像是有人拿了柄钝刀子,一下一下的剜着他的心。

    他解开自己身上的腰带,然后欺身压了下来。

    “你杀了我吧!”无尽的恐惧与绝望几乎吞噬了她的意识,她终于受不了了,声嘶力竭的喊着。

    拓跋戎奚的心口又是一阵刺痛,他狠狠的捏着她的下巴,迫使她看着自己。

    “杀了你?”他冷笑着,“你没有死的资格!孤要你看着孤,是怎么入你!”

    言罢,在她的尖叫声中,他身下的炽热狠狠的进入了她。

    “你记住!孤才是你的第一个男人!也会是最后一个!”他低下头,在她耳边冷冷说道。

    什么伯子期!

    他迟早要亲手砍下他的项上人头!

    拓跋戎奚抬起她的腿,将她的腿环在自己的腰上,然后狠狠的冲撞着。

    般若仰着头,身下的疼痛让她的后背出了冷汗,她怔怔的看着床顶,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也不知过了多久,随着他的闷哼声,他终于释放了出来。

    她以为一切都结束了,这如同酷刑般的折磨。

    可是,当他再次抬起她的腿时,她明白,自己真的成了他泄欲的工具。

    日光暧昧朦胧的透过帘幔投了进来,榻上的两人纠缠着,仿佛缱绻情深。

    可若是往细了瞧,才发现那女子神色间满是麻木,任由男子摆弄着她,而男子亦不好过,面上怒意与欲色重叠,可眼底却隐隐有几分苍凉。

    拓跋戎奚在她身上泄了三次,才缓缓的抽离。

    他的目光落在她那青一块紫一块的身体上,瞬间有种想要抱着她的冲动,可是他握了握拳,忍住了。

    拓跋戎奚面无表情的下了床榻,不多时,外头便有婢女进来伺候他沐浴更衣。

    般若怔怔的看着床顶,眼角忽然留下一滴泪来

    宫人们侍奉拓跋戎奚穿好衣裳,他透过镜子望了望床上一动不动的她,良久,才转过身来,他瞥见她眼角的那一抹晶亮,薄唇紧抿。

    他走到她身边,手指漫不经心的揩去她眼角的泪痕,道:“你要是乖一点,日子自然好过。”

    讲到这里,他忽然话锋一转,眉宇间的戾气尽显:“要是胆敢忤逆,你应该知道下场!”

    言罢,他便毫不留恋的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