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九十九章 镇魂歌(二十二)
    待拓跋戎奚走后,宫人们立刻围上前,准备伺候般若起身。

    隔壁摆着一大桶热汤,般若麻木的被宫人们扶了起来,及至坐在热汤中,她才恍惚觉得自己原来还活着。

    她就这样静静的坐在桶中,一言不发。

    直到桶中的水变得冰凉,身侧的宫人着急的提醒她:“夫人,水凉了,快些起身吧,莫要着凉了。”

    般若任由宫人们将她从桶中拉了起来,当真像个傀儡一般,穿衣梳妆,皆是由宫人经手。

    在这之后,拓跋戎奚几乎日日都来,两人从未再说过半句话。

    有时候,他只是躺在她身边,静静的躺一夜;有时候,他便拉着她折腾她一整夜。

    做的多了,她对那档子却是习惯了,虽然还是害怕,但是习惯了。

    她厌恶那事,每每拓跋戎奚走后,她总要大吐一场,有时候没有用膳,肚子里没有东西可吐,便吐酸水。

    总之,她成了真正的傀儡。

    拓跋戎奚似是怕她逃了,安排了人看着她,左右不离。

    “夫人,外面日色正好,花园里的覃苏开了呢。”身后的宫人轻轻帮她戴上珠饰,笑盈盈的道。

    自打她伺候若夫人以来,就从未见她笑过,哪怕殿下过来,她也是如此。

    般若被宫人们簇拥着走出了殿门,依旧还是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半点兴致。

    花园里的覃苏开了,火红一片,开得极为肆意。

    覃苏是千古国独有的花,花瓣重重叠叠,仿佛千瓣之多,所以又称千瓣红。

    待拓跋戎奚走后,宫人们立刻围上前,准备伺候般若起身。

    隔壁摆着一大桶热汤,般若麻木的被宫人们扶了起来,及至坐在热汤中,她才恍惚觉得自己原来还活着。

    她就这样静静的坐在桶中,一言不发。

    直到桶中的水变得冰凉,身侧的宫人着急的提醒她:“夫人,水凉了,快些起身吧,莫要着凉了。”

    般若任由宫人们将她从桶中拉了起来,当真像个傀儡一般,穿衣梳妆,皆是由宫人经手。

    在这之后,拓跋戎奚几乎日日都来,两人从未再说过半句话。

    有时候,他只是躺在她身边,静静的躺一夜;有时候,他便拉着她折腾她一整夜。

    做的多了,她对那档子却是习惯了,虽然还是害怕,但是习惯了。

    她厌恶那事,每每拓跋戎奚走后,她总要大吐一场,有时候没有用膳,肚子里没有东西可吐,便吐酸水。

    总之,她成了真正的傀儡。

    拓跋戎奚似是怕她逃了,安排了人看着她,左右不离。

    “夫人,外面日色正好,花园里的覃苏开了呢。”身后的宫人轻轻帮她戴上珠饰,笑盈盈的道。

    自打她伺候若夫人以来,就从未见她笑过,哪怕殿下过来,她也是如此。

    般若被宫人们簇拥着走出了殿门,依旧还是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半点兴致。

    花园里的覃苏开了,火红一片,开得极为肆意。

    覃苏是千古国独有的花,花瓣重重叠叠,仿佛千瓣之多,所以又称千瓣红。

    待拓跋戎奚走后,宫人们立刻围上前,准备伺候般若起身。

    隔壁摆着一大桶热汤,般若麻木的被宫人们扶了起来,及至坐在热汤中,她才恍惚觉得自己原来还活着。

    她就这样静静的坐在桶中,一言不发。

    直到桶中的水变得冰凉,身侧的宫人着急的提醒她:“夫人,水凉了,快些起身吧,莫要着凉了。”

    般若任由宫人们将她从桶中拉了起来,当真像个傀儡一般,穿衣梳妆,皆是由宫人经手。

    在这之后,拓跋戎奚几乎日日都来,两人从未再说过半句话。

    有时候,他只是躺在她身边,静静的躺一夜;有时候,他便拉着她折腾她一整夜。

    做的多了,她对那档子却是习惯了,虽然还是害怕,但是习惯了。

    她厌恶那事,每每拓跋戎奚走后,她总要大吐一场,有时候没有用膳,肚子里没有东西可吐,便吐酸水。

    总之,她成了真正的傀儡。

    拓跋戎奚似是怕她逃了,安排了人看着她,左右不离。

    “夫人,外面日色正好,花园里的覃苏开了呢。”身后的宫人轻轻帮她戴上珠饰,笑盈盈的道。

    自打她伺候若夫人以来,就从未见她笑过,哪怕殿下过来,她也是如此。

    般若被宫人们簇拥着走出了殿门,依旧还是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半点兴致。

    花园里的覃苏开了,火红一片,开得极为肆意。

    覃苏是千古国独有的花,花瓣重重叠叠,仿佛千瓣之多,所以又称千瓣红。

    待拓跋戎奚走后,宫人们立刻围上前,准备伺候般若起身。

    隔壁摆着一大桶热汤,般若麻木的被宫人们扶了起来,及至坐在热汤中,她才恍惚觉得自己原来还活着。

    她就这样静静的坐在桶中,一言不发。

    直到桶中的水变得冰凉,身侧的宫人着急的提醒她:“夫人,水凉了,快些起身吧,莫要着凉了。”

    般若任由宫人们将她从桶中拉了起来,当真像个傀儡一般,穿衣梳妆,皆是由宫人经手。

    在这之后,拓跋戎奚几乎日日都来,两人从未再说过半句话。

    有时候,他只是躺在她身边,静静的躺一夜;有时候,他便拉着她折腾她一整夜。

    做的多了,她对那档子却是习惯了,虽然还是害怕,但是习惯了。

    她厌恶那事,每每拓跋戎奚走后,她总要大吐一场,有时候没有用膳,肚子里没有东西可吐,便吐酸水。

    总之,她成了真正的傀儡。

    拓跋戎奚似是怕她逃了,安排了人看着她,左右不离。

    “夫人,外面日色正好,花园里的覃苏开了呢。”身后的宫人轻轻帮她戴上珠饰,笑盈盈的道。

    自打她伺候若夫人以来,就从未见她笑过,哪怕殿下过来,她也是如此。

    般若被宫人们簇拥着走出了殿门,依旧还是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半点兴致。

    花园里的覃苏开了,火红一片,开得极为肆意。

    覃苏是千古国独有的花,花瓣重重叠叠,仿佛千瓣之多,所以又称千瓣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