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章 镇魂歌(二十三)
    拓跋戎奚一声怒喝,让般若手中的动作顿了顿,旋即放下筷箸,立在一旁不言不语。

    “於陵氏般若!你又在耍什么花招!”

    从归来时的冷漠,到今日的殷勤,他实在是看不透她了。

    般若眉眼微微低垂:“妾在尽心侍奉殿下。”

    拓跋戎奚眉宇间怒气尽显,他一把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看着自己,冷声道:“不管你存的什么心思,都给孤打消掉!”

    般若的眸光定定的落在他的脸上,良久,忽然笑了。

    他心头一怔,蹙眉道:“笑什么?”

    “无论是对殿下冷情不闻不问,还是殷勤关怀备至,殿下都不满意。”她淡淡的嗓音如同潺潺清泉,却透着几分冷漠,“活着真难,不是么?”

    她的话,让拓跋戎奚的心头蓦地一颤,捏着她下巴的手竟是有些颤抖。

    他张了张唇,喉结一滚,片刻才略微哑了声音道:“你想死?告诉你,你的命都是孤的,若非孤的准许,你想死也死不掉!”

    般若唇角骤然绽放出一丝绚烂的微笑:“殿下错了,般若不想死。”

    拓跋戎奚征伐沙场这么多年,诡谲兵法熟读于心,可生平第一次,竟是半点看不透一个人的心思。

    他放开捏着她下巴的手,沉沉呼出一口气,拂袖而去。

    “止姜和戚旦无错,何故重罚于她们?”她的目光凝着他的背影,及至他行至门前,忽然开口。

    拓跋戎奚的脚步微微一顿,没有任何表示,径直走出了殿门。

    待拓跋戎奚走后,般若便让人将饭菜撤掉了。

    翌日,般若才无意中听到宫人们议论,昨夜拓跋戎奚从她这里出去后,便去了阿莫瑶的寝宫。

    阿莫瑶……她低低轻喃了声。

    般若静静的坐在妆镜前,身后是宫人替她梳着长发。

    就在此时,外头一个宫人匆匆走了进来:“夫人,瑶夫人来了。”

    般若淡淡道:“请进来。”

    阿莫瑶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婉,她款款走进殿内,眉目间凝着一抹担忧,连忙拉住般若的手,忧声道:“回来就好。”

    自般若回宫的这些日子里,阿莫瑶一直没有来看她。

    听宫人说,阿莫瑶身子向来不好,在她回宫前,便病了,现在看来,是大好了。

    般若鼻息间轻嗅着阿莫瑶身上的幽香,拉着她坐下,叹了口气道:“姊姊,那日……殿下可是震怒不已?”

    阿莫瑶微微颔首:“确实震怒万分。”

    她顿了顿,握紧了般若的手柔声道:“不是姊姊说你,既然入了千古,便不好再想些旁的了。就算此前有婚约,也该以殿下为先才是,於陵氏已经没了,那婚约也做不得数了。”

    般若眉目间似有几分懊悔,连忙拉着她的手道:“好姊姊,我知道错了。那日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姊姊你和我说说,我也好向殿下赔罪。”

    阿莫瑶闻言,遂缓缓将那日的情形说与般若听。

    般若留神听着她的话,恨不得一个字也不给漏了,直到阿莫瑶说完,般若又是懊悔又是感激的看着阿莫瑶:“好姊姊,你说我现在该如何做?”

    阿莫瑶沉吟片刻道:“殿下对近旁的人,还是十分留情了。这样,等殿下来你宫里,你便诚意给殿下赔罪,祈求殿下饶恕你这次。”

    般若神色间隐有几分担忧,咬着唇半晌才道:“好,我听姊姊的。”

    阿莫瑶在般若宫里又坐着说了会儿话,这才起身离开了。

    般若送阿莫瑶出了殿门,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忽然嗤笑了声。

    阿莫瑶回到自己的寝宫,身旁的宫人敏娥立刻低声道:“夫人,看来若夫人也怪是个会装的。”

    阿莫瑶懒懒的躺在榻上,漫不经心道:“她若是真的逃了倒好了,可现在被殿下抓了回来,自己又没有证据,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

    敏娥笑道:“夫人说的极是。”

    又隔了几日,止姜和戚旦忽然回来了。

    般若看着她俩站在自己面前,心头忽然漾起一丝复杂的情绪。

    止姜和戚旦回来了,其他的宫人还是不曾离开,只是近身伺候,还是止姜和戚旦了。

    “我听说,那日我宫里被翻出一叠素缟。”殿中只有她两人,般若静静的凝着正在做事的止姜,忽然出声。

    止姜手中的动作顿了顿,没有说话。

    般若低眸笑了笑,继续道:“你不说话也没有关系,我只问你几个问题,若说不对,你便说不是,若说对了,你不必出声。问完了,随你去告诉殿下都无妨。”

    她一席话毕,止姜抬眸看了她一眼,眸底隐有几分诧异。

    般若唇角扬起一丝不冷不淡的弧度,止姜是拓跋戎奚的人,她早就看出来了。

    毕竟从前,她的事,事无大小,都会被拓跋戎奚知道,大到在王后宫门前跪了一下午,小到她无意中提了一句,想吃番果,数日后,番果便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番果是於陵氏的特产水果,只在於陵氏的疆土内生长,千古国境内没有。

    她曾经犹豫过到底是止姜还是戚旦,但是回来后,她忽然便想明白了。

    应当是止姜,因为这样事无巨细禀报上去的,不像是戚旦能办到的,唯有止姜这样心思细腻的人才可以。

    止姜沉默片刻,还是没有说话。

    般若全然不在意,自顾自的问道:“素缟上头的内容,可是我和伯子期的情话,中间提及了殿下,但是无一例外都是贬低诋毁殿下的?”

    止姜没有说话。

    般若笑了笑,看来说中了,阿莫瑶并没有跟她详细说这些,但是她结合前几日献姬的话,大抵能猜到。

    “素缟不是你翻出来的?”

    止姜默默的整理着东西,半晌才道:“不是。”

    般若沉吟片刻,继续道:“你去找殿下回来,殿中不见我人影,只剩下戚旦一人?”

    止姜抿唇不语。

    看来又说中了,般若凝神继续问道:“当时有一人亲证,曾撞见我同伯子期私会?”

    依旧沉默。

    “那人是戚旦?”

    止姜猛地抬眸望着般若,般若只是笑了笑:“看来我又猜中了。”

    般若唇角微微下垂,缓缓道:“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定是瞧见过素缟,素缟上写的可是於陵氏文字?”

    止姜闻言,神色一震,半晌才道:“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