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零一章 镇魂歌(二十四)
    般若轻笑了一声,道:“我没有要问的了,你且忙吧。”

    问完止姜,她心中已经有了大概的思量。

    但是她是不会去和拓跋戎奚解释的,与其徒费口舌,平白惹上嫌疑,她还不如以退为进。

    反正拓跋戎奚安排止姜的这双眼睛,定是会事无巨细的告诉他。

    他若是不蠢,听了她问的问题,自然会去彻查。

    其实她问的这些问题,只有一个是最重要的,那便是最后一个问题,其他的都是她用来确定内鬼究竟是谁。

    她若是和伯子期私通,何故不用於陵氏的文字。

    一来,陆中这么多部族,很多部族都有自己的文字,当权者多多少少会习得至少五种文字以上,可是她是个女子。

    还是个不受宠的公主,能认识於陵氏的文字已经实属不易,怎么还会习得千古国的文字呢?

    二来,她就算会千古国的文字,和伯子期私通时也该用於陵氏文字才是,众所周知,伯子期早年前于陆中游历,会的文字不下十种。

    她和伯子期私通,用千古国文字,难道是怕自己和他说的话不被人看懂么?

    想到这里,般若捏着手中的那只香囊,眸底一片冰冷。

    她自然想要查明真相,更想要的是,拓跋戎奚去查明,而非听她辩解。

    真相已经很接近了,只待时机成熟,这个香囊也便可以拿出来了。

    同她料想的一般,止姜雷打不动的将今日般若所问的内容,无一疏漏的禀报给了拓跋戎奚。

    直到最后一个问题时,拓跋戎奚的脸色顿时变了。

    “戚旦何在?”

    止姜侧了侧身子,侍人镬立刻走出殿门,不多时,戚旦便被带了过来。

    拓跋戎奚眉宇间满是阴翳:“孤问你,你可是亲眼看见若夫人和公子期私会?”

    戚旦似乎被他吓到了,瑟了瑟脖子道:“禀殿下,是婢子亲眼所见。”

    “将当时情况再说一遍。”

    戚旦回忆道:“婢子那晚夜值,若夫人正在睡觉,婢子便出去方便,可是却听到了三长两短的声音,婢子有些害怕,便想看看是怎么回事。没想到,婢子就看见若夫人正在和公子期私会,婢子害怕被他们发现后灭口,便一直不敢吭声,再后来,公子期翻墙走了,若夫人正要回房,止姜便出来,后来的事,止姜也知道的。”

    拓跋戎奚听完她的话,薄唇忽然溢出一丝冷笑。

    戚旦被他的笑声吓得一阵忍不住打了个颤,低着头不敢说话。

    “是谁让你背的?”拓跋戎奚道。

    戚旦身子猛然间一震,浑身抖如筛糠,半晌才道:“是……是婢子亲眼所见,并非有人……”

    还未待她说完,拓跋戎奚已经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般若轻笑了一声,道:“我没有要问的了,你且忙吧。”

    问完止姜,她心中已经有了大概的思量。

    但是她是不会去和拓跋戎奚解释的,与其徒费口舌,平白惹上嫌疑,她还不如以退为进。

    反正拓跋戎奚安排止姜的这双眼睛,定是会事无巨细的告诉他。

    他若是不蠢,听了她问的问题,自然会去彻查。

    其实她问的这些问题,只有一个是最重要的,那便是最后一个问题,其他的都是她用来确定内鬼究竟是谁。

    她若是和伯子期私通,何故不用於陵氏的文字。

    一来,陆中这么多部族,很多部族都有自己的文字,当权者多多少少会习得至少五种文字以上,可是她是个女子。

    还是个不受宠的公主,能认识於陵氏的文字已经实属不易,怎么还会习得千古国的文字呢?

    二来,她就算会千古国的文字,和伯子期私通时也该用於陵氏文字才是,众所周知,伯子期早年前于陆中游历,会的文字不下十种。

    她和伯子期私通,用千古国文字,难道是怕自己和他说的话不被人看懂么?

    想到这里,般若捏着手中的那只香囊,眸底一片冰冷。

    她自然想要查明真相,更想要的是,拓跋戎奚去查明,而非听她辩解。

    真相已经很接近了,只待时机成熟,这个香囊也便可以拿出来了。

    同她料想的一般,止姜雷打不动的将今日般若所问的内容,无一疏漏的禀报给了拓跋戎奚。

    直到最后一个问题时,拓跋戎奚的脸色顿时变了。

    “戚旦何在?”

    止姜侧了侧身子,侍人镬立刻走出殿门,不多时,戚旦便被带了过来。

    拓跋戎奚眉宇间满是阴翳:“孤问你,你可是亲眼看见若夫人和公子期私会?”

    戚旦似乎被他吓到了,瑟了瑟脖子道:“禀殿下,是婢子亲眼所见。”

    “将当时情况再说一遍。”

    戚旦回忆道:“婢子那晚夜值,若夫人正在睡觉,婢子便出去方便,可是却听到了三长两短的声音,婢子有些害怕,便想看看是怎么回事。没想到,婢子就看见若夫人正在和公子期私会,婢子害怕被他们发现后灭口,便一直不敢吭声,再后来,公子期翻墙走了,若夫人正要回房,止姜便出来,后来的事,止姜也知道的。”

    拓跋戎奚听完她的话,薄唇忽然溢出一丝冷笑。

    戚旦被他的笑声吓得一阵忍不住打了个颤,低着头不敢说话。

    “是谁让你背的?”拓跋戎奚道。

    戚旦身子猛然间一震,浑身抖如筛糠,半晌才道:“是……是婢子亲眼所见,并非有人……”

    还未待她说完,拓跋戎奚已经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夫人正在和公子期私会,婢子害怕被他们发现后灭口,便一直不敢吭声,再后来,公子期翻墙走了,若夫人正要回房,止姜便出来,后来的事,止姜也知道的。”

    拓跋戎奚听完她的话,薄唇忽然溢出一丝冷笑。

    戚旦被他的笑声吓得一阵忍不住打了个颤,低着头不敢说话。

    “是谁让你背的?”拓跋戎奚道。

    戚旦身子猛然间一震,浑身抖如筛糠,半晌才道:“是……是婢子亲眼所见,并非有人……”

    还未待她说完,拓跋戎奚已经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