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零三章 镇魂歌(二十六)
    侍人镬从小刑宫回去复命的途中,正好遇上阿莫瑶。

    不,准确来讲,阿莫瑶是刻意守在此地,就是为了从侍人镬口中探知一二。

    “大人。”阿莫瑶笑盈盈的轻唤了声。

    侍人镬一听,立刻拱手行礼:“小臣拜见瑶夫人。”

    阿莫瑶笑了笑:“大人莫要多礼,大人近身侍奉殿下,尽心尽责,瑶心中甚是感激。”

    侍人镬连忙道:“不敢,伺候殿下是小臣分内的事,不敢承夫人言谢。”

    “大人形色匆忙,这是从何处而来?”阿莫瑶微笑着道。

    “小臣这是自小刑宫而来。”侍人镬道。

    言及至此,阿莫瑶的眉目间隐约凝着几分忧色:“可是若夫人又惹殿下生气了?”

    侍人镬犹豫了片刻,终是点了点头:“已经不是若夫人了,小臣还有要事回禀殿下,不能和夫人叙话了。”

    阿莫瑶微笑着道:“大人快去吧,莫要耽误了正事。”

    待侍人镬一走,敏娥立刻压低了声音道:“侍人镬去小刑宫做什么?”

    阿莫瑶唇角的笑意渐渐舒平,凝望着侍人镬远去的背影没有说话,只是神色间隐有几分若有所思。

    敏娥蹙着眉道:“若是审讯若夫人,现在也该是尘埃落定了。”

    就在此时,阿莫瑶忽然出声道:“戚旦行刑是在何时?”

    敏娥想了想道:“婢子这便去谈谈消息。”

    阿莫瑶的声音中隐有几分不善:“这事不该我提醒你,你自己早该明白的。”

    这话一出,敏娥立刻低下了头,恭谨道:“婢子知错了。”侍人镬从小刑宫回去复命的途中,正好遇上阿莫瑶。

    不,准确来讲,阿莫瑶是刻意守在此地,就是为了从侍人镬口中探知一二。

    “大人。”阿莫瑶笑盈盈的轻唤了声。

    侍人镬一听,立刻拱手行礼:“小臣拜见瑶夫人。”

    阿莫瑶笑了笑:“大人莫要多礼,大人近身侍奉殿下,尽心尽责,瑶心中甚是感激。”

    侍人镬连忙道:“不敢,伺候殿下是小臣分内的事,不敢承夫人言谢。”

    “大人形色匆忙,这是从何处而来?”阿莫瑶微笑着道。

    “小臣这是自小刑宫而来。”侍人镬道。

    言及至此,阿莫瑶的眉目间隐约凝着几分忧色:“可是若夫人又惹殿下生气了?”

    侍人镬犹豫了片刻,终是点了点头:“已经不是若夫人了,小臣还有要事回禀殿下,不能和夫人叙话了。”

    阿莫瑶微笑着道:“大人快去吧,莫要耽误了正事。”

    待侍人镬一走,敏娥立刻压低了声音道:“侍人镬去小刑宫做什么?”

    阿莫瑶唇角的笑意渐渐舒平,凝望着侍人镬远去的背影没有说话,只是神色间隐有几分若有所思。

    敏娥蹙着眉道:“若是审讯若夫人,现在也该是尘埃落定了。”

    就在此时,阿莫瑶忽然出声道:“戚旦行刑是在何时?”

    敏娥想了想道:“婢子这便去谈谈消息。”

    阿莫瑶的声音中隐有几分不善:“这事不该我提醒你,你自己早该明白的。”

    这话一出,敏娥立刻低下了头,恭谨道:“婢子知错了。”侍人镬从小刑宫回去复命的途中,正好遇上阿莫瑶。

    不,准确来讲,阿莫瑶是刻意守在此地,就是为了从侍人镬口中探知一二。

    “大人。”阿莫瑶笑盈盈的轻唤了声。

    侍人镬一听,立刻拱手行礼:“小臣拜见瑶夫人。”

    阿莫瑶笑了笑:“大人莫要多礼,大人近身侍奉殿下,尽心尽责,瑶心中甚是感激。”

    侍人镬连忙道:“不敢,伺候殿下是小臣分内的事,不敢承夫人言谢。”

    “大人形色匆忙,这是从何处而来?”阿莫瑶微笑着道。

    “小臣这是自小刑宫而来。”侍人镬道。

    言及至此,阿莫瑶的眉目间隐约凝着几分忧色:“可是若夫人又惹殿下生气了?”

    侍人镬犹豫了片刻,终是点了点头:“已经不是若夫人了,小臣还有要事回禀殿下,不能和夫人叙话了。”

    阿莫瑶微笑着道:“大人快去吧,莫要耽误了正事。”

    待侍人镬一走,敏娥立刻压低了声音道:“侍人镬去小刑宫做什么?”

    阿莫瑶唇角的笑意渐渐舒平,凝望着侍人镬远去的背影没有说话,只是神色间隐有几分若有所思。

    敏娥蹙着眉道:“若是审讯若夫人,现在也该是尘埃落定了。”

    就在此时,阿莫瑶忽然出声道:“戚旦行刑是在何时?”

    敏娥想了想道:“婢子这便去谈谈消息。”

    阿莫瑶的声音中隐有几分不善:“这事不该我提醒你,你自己早该明白的。”

    这话一出,敏娥立刻低下了头,恭谨道:“婢子知错了。”侍人镬从小刑宫回去复命的途中,正好遇上阿莫瑶。

    不,准确来讲,阿莫瑶是刻意守在此地,就是为了从侍人镬口中探知一二。

    “大人。”阿莫瑶笑盈盈的轻唤了声。

    侍人镬一听,立刻拱手行礼:“小臣拜见瑶夫人。”

    阿莫瑶笑了笑:“大人莫要多礼,大人近身侍奉殿下,尽心尽责,瑶心中甚是感激。”

    侍人镬连忙道:“不敢,伺候殿下是小臣分内的事,不敢承夫人言谢。”

    “大人形色匆忙,这是从何处而来?”阿莫瑶微笑着道。

    “小臣这是自小刑宫而来。”侍人镬道。

    言及至此,阿莫瑶的眉目间隐约凝着几分忧色:“可是若夫人又惹殿下生气了?”

    侍人镬犹豫了片刻,终是点了点头:“已经不是若夫人了,小臣还有要事回禀殿下,不能和夫人叙话了。”

    阿莫瑶微笑着道:“大人快去吧,莫要耽误了正事。”

    待侍人镬一走,敏娥立刻压低了声音道:“侍人镬去小刑宫做什么?”

    阿莫瑶唇角的笑意渐渐舒平,凝望着侍人镬远去的背影没有说话,只是神色间隐有几分若有所思。

    敏娥蹙着眉道:“若是审讯若夫人,现在也该是尘埃落定了。”

    就在此时,阿莫瑶忽然出声道:“戚旦行刑是在何时?”

    敏娥想了想道:“婢子这便去谈谈消息。”

    阿莫瑶的声音中隐有几分不善:“这事不该我提醒你,你自己早该明白的。”

    这话一出,敏娥立刻低下了头,恭谨道:“婢子知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