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零四章 镇魂歌(二十七)
    小刑宫的牢房中充斥着潮湿与霉味,因着这些日子总是下雨,屋顶还淅淅沥沥的漏着水。

    敏娥在前头带路,阿莫瑶缓缓的跟在后头。

    戚旦的牢房在最深处,偌大的小刑宫之中,只有零零星星犯错的宫人,以至于距离戚旦最近的一个宫人,中间隔了数个牢房。

    戚旦半死不活的趴在地上,浑身伤痕累累,她身下的稻草早就被血污染得黑红一片,看起来触目惊心。

    敏娥抬手叩了叩监牢上的铁锁,低声道:“戚旦,你瞧瞧谁来了。”

    戚旦抬了抬头,正对上刚刚脱下斗篷帽檐的阿莫瑶。

    她像是疯了一般,猛地从地上蹿了起来,扑到牢门前,伸出手张牙舞爪的抓着。

    阿莫瑶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后退了一步,敏娥皱着眉低声呵斥道:“干什么!退后!”

    戚旦面目狰狞的扑棱着,一双布满了红血丝的眼睛死死的瞪着阿莫瑶,喘着粗气,半晌,她颓丧的顺着牢门瘫倒在地:“你们来做什么?”

    牢房中的气味实在是难闻,阿莫瑶不动声色的遮了遮鼻子。

    敏娥抬头看了看她,她摆了摆手,缓缓蹲下身,柔声道:“来看看你。”

    戚旦冷笑一声:“是看我有没有把你的事抖落出去吧。”

    阿莫瑶眸底闪过一丝狠厉,可面上还是带着温和的笑意,她抬了抬手,敏娥立刻会意,将带来的食盒递给她。

    阿莫瑶从食盒中端出一盘如意糕,如意糕色泽白皙,层层叠叠,寓意步步高升。

    “你瞧,我给你带了什么过来。”

    戚旦闻言,扫了一眼,忽然嗤笑一声:“如意糕?戚旦乃将死之人,吃如意糕是希望戚旦在地上当鬼也能高升么?”

    阿莫瑶听了她的话,也不恼,只是笑了笑道:“要紧的不是如意糕,而是做如意糕的人。”

    戚旦张了张嘴,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却没有吱声。

    阿莫瑶脸上的笑意恍如三月里的春风,叫人看了心生安宁,可是在戚旦眼里,却阴冷的可怕。

    “多少吃一口吧,莫要辜负你母亲的一番心意。”

    戚旦猛地转过身,眼底死死的盯着她:“你!”

    阿莫瑶只是但笑不语。

    戚旦恨意灼灼的目光低低的盯着她良久,忽然癫狂的笑了:“阿莫瑶!你好狠啊!难道就不怕遭报应吗?”

    阿莫瑶微微一笑:“报应?死后的事谁知道,若是连活着都受尽欺凌,还不如死了算了。”

    “是吗?那看来你也不怕娓施半夜里找你了!”戚旦此刻的声音显得有些阴森森的,应和着牢房里的气氛,让阿莫瑶后背一寒。

    阿莫瑶的眸光骤然一片冰冷。

    “你知道,若不是你知道的太多了,我又何必让你去做这件事!”

    戚旦耷拉着脑袋,阴测测笑了一声:“娓施当初就不该救你,让你死了倒是没那么多事了。”

    阿莫瑶听了她的话,贝齿死死的咬着下唇。

    没人注意到,戚旦两次提及娓施这个名字,站在阿莫瑶身后的敏娥身形便颤抖一下,端于小腹前的两手死死的纠缠着。

    良久,阿莫瑶忽然一扫面上的阴冷,唇角漾着一丝温柔的笑意,捻起盘中的一块如意糕,素手穿过牢房的栅栏,将如意糕送到戚旦的唇边。

    “吃完了,就上路吧。”

    戚旦转头盯着她手中的如意糕,忽然间,似疯狗一般狠狠的咬着阿莫瑶的手。

    阿莫瑶痛得脸色煞白一片,偏偏手还抽不出来,戚旦用了全身的力气,恨不得将她的手指头咬下来才甘心。

    敏娥吓了一大跳,在阿莫瑶的厉斥声中,才惶惶反应过来。

    阿莫瑶好不容易才将自己的手从戚旦的嘴里抽了出来,只见食指和拇指两指上布着一圈深深的牙印,牙印周围的肉泛着紫黑色,中间似乎还能看见森森的骨头。

    阿莫瑶的脸色煞白一片,她猛地拔下簪子穿过栅栏,狠狠的刺向戚旦的眼睛。

    戚旦惨烈的尖叫一声,手捂着眼睛,可鲜血还是从指缝中滴落在地上。

    “阿莫瑶!你要遭报应的!八年前,明明是娓施救了殿下,偏偏来寻人的时候,你却顶了功劳,还被殿下册了妾夫人,你怕事情败露,污蔑娓施给你和殿下下毒,让人砍去娓施的手脚,扔在乱葬岗任由野狗分食!”

    戚旦声嘶力竭的声音回荡在牢房之中,如贵每一般骇人。

    “现在你为了害死若夫人,不惜出卖千古国,和沽墨国的公子期勾搭成奸!你以为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吗?”戚旦状若疯癫的大笑着,“敏娥,你以为你知道了阿莫瑶这么多的丑事,她还能让你安然活着吗?哈哈哈哈……”

    阿莫瑶的眸光里盛满了狠厉,她用帕子捂在被戚旦咬得露出骨头的手指上,神色平静道:“说够了么?说够了就上路吧。”

    戚旦猛地转头看她,一只眼鲜血淋漓,另一只的眼中还泛着诡异的光。

    “我为什么还要听你的?有本事你便进来杀了我!”

    阿莫瑶冷笑一声,指了指地上的如意糕:“我不会杀了你的,平白脏了我的手,你自己看着办罢。”

    戚旦的目光落在那如意糕上,登时面如死灰,脸色煞白如纸。

    阿莫瑶缓缓转过身,漫不经心的道:“快点。”

    只听噗通一声,戚旦双腿发软的跪在了地上,双手颤抖的捧起地上掉落的那块如意糕,忽然间嚎啕大哭:“娘,女儿对不起你,不能给你养老送终了。”

    戚旦颤抖着手,掸去如意糕上的尘土和稻草屑,小心翼翼的送入口中,而后阖上双眸,面如死灰的瘫靠在栅栏上。

    阿莫瑶面无表情的掸了掸身上方才蹲下而沾上的灰尘,静静的等着戚旦的毒发作。

    就在此时,戚旦忽然诡异笑了一声:“阿莫瑶,你可知道,娓施的妹妹也进宫了。”

    阿莫瑶猛地掉过头,厉声道:“你说什么?”

    戚旦嗤笑一声,没再说话。

    可是阿莫瑶却不让了,她穿过栅栏抓住戚旦的肩膀沉声道:“你刚刚说什么?”

    只是,任由阿莫瑶怎么晃动戚旦,戚旦就如同死了一般一声不吭。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一道清冷的女声:“瑶姊姊想知道什么?不妨来问若好了。若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