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零五章 镇魂歌(二十八)
    突如其来的一道女声,让阿莫瑶后背一寒,她猛地站了起来转过身。

    正对上般若那双似笑非笑的眸子。

    阿莫瑶瞳孔骤然缩紧,下意识的将背抵靠在牢房的栅栏上,眼神戒备的盯着般若:“你……”

    般若微微一笑:“自然是我,瑶姊姊难道失忆了吗?”

    此刻瑶姊姊的这个称呼,要多讽刺就有多讽刺。

    “你来做什么?”阿莫瑶的目光如鹰隼般打量着般若的身后,当她看清般若身后空无一人时,心底隐隐松了口气。

    般若低眸笑了笑:“瑶姊姊又来做什么?说起来,戚旦是我的婢女,我来看她也是情有可原,那瑶姊姊呢?”

    阿莫瑶抬手扶了扶鬓边即将滑落的玉簪,轻笑一声:“你既然都知道了,又何必再假惺惺的唤我姊姊,当真不嫌心中膈应?”

    般若煞有其事的微微颔首:“是了,瑶夫人说的对。”

    就在和般若短短的几句对话中,阿莫瑶心中已经构造了一个更加可行的法子。

    於陵氏般若也是胆子大,单枪匹马就跟过来了,看样子什么准备都没有,那正好,说什么小刑宫的看守意图奸污戚旦,却在戚旦的过程中将她弄死了,最后畏罪自杀这个局,到底还是仓促了些,有些经不起推敲。

    但是有了於陵氏般若,就好办多了。

    於陵氏般若,害怕事情败露,半夜赶来小刑宫将戚旦灭口,阿莫瑶要做的事,就是收买看守,让他作证。

    至于看守么,迟早也是要死的。

    “既然如此,我也就开门见山了。”般若凝眸望着阿莫瑶,“我只想弄清楚真相,整件事是否真是你陷害我?难道从前你待我如同姊妹的情分,也都是假的么?”

    阿莫瑶听了她的话,忽然嗤笑一声:“姊妹情分?你是说殿下的两个妾夫人能有姊妹情分?於陵氏般若,我以为你是於陵氏的公主,也算是出身宫廷,不该如此天真,如今一瞧,你不是天真,而是愚蠢。”

    她的话,似乎伤到了般若。

    般若怔怔的望着她,半晌,才喃喃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做对你而言有什么好处?”

    阿莫瑶冷笑一身:“好处可多了!你死了,就不会有人威胁到我的地位了。”

    “可是我活着也没有威胁到你的地位!”般若下意识的反驳道。

    “没有威胁到我的地位?”阿莫瑶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止不住的大笑,“於陵氏般若,听听你自己说的这是什么话!你我同是殿下的妾夫人,本就利益冲突,更何况,殿下爱见死你了,爱见得恨不得直接封你为正夫人,你说你有没有威胁到我?”

    这回般若是真愣住了,“你说什么?”

    阿莫瑶眸底满含讥讽的盯着她:“只要我想,我有千千万种方法置你于死地,可是我却偏偏选择了这么个复杂的法子,一不留神就可能暴露我,你不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般若下意识的问道。

    阿莫瑶冷笑道:“因为你在殿下心中的地位,我救过殿下一命,都比不上你这个刚跟了殿下几天的人,若是直接杀了你,你反倒会让殿下惦念一辈子,所以只有让殿下厌恶你,你才不会彻底影响我。”

    就在此时,牢房中的戚旦嗤笑一声:“真是好笑,救殿下命的明明是娓施,你倒是深信不疑确是你救了殿下,果然谎话说多了,最先骗到的竟是自己么!”

    阿莫瑶眸光冷厉的回头看了戚旦一眼,旋即又转过头看着般若。

    “所以,你为了让殿下厌恶我,不惜和伯子期串通,妄图将我弄成一个背叛殿下的女人?”般若道。

    阿莫瑶听了她的话,诡秘一笑:“对于男人来讲,一个女人做什么事,会让他愤怒记恨一辈子?”

    般若凝眸望着她:“那你可知道,单单是你争宠的这一举动,反倒是给了伯子期一个发难千古国的借口?”

    这个借口,十分有用,比如近来,千古国和沽墨国都在争夺一处才被发现的无主铜矿,伯子期大可用这个借口要挟千古国,毕竟千古国有错在先,沽墨国属于正义之师。

    阿莫瑶皱着眉听了她的话,片刻,冷笑一声:“若不是殿下冲动非要去找你,又怎么会被伯子期逮到这个发难的机会!”

    “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怨不得你,是殿下不够深谋远虑?”般若眼底闪过一丝诡异的笑意。

    阿莫瑶被她绕来绕去,手上的伤口愈发的疼了,她不想再和般若纠缠下去,若是再不回去找医官来诊治,自己这两根手指怕是要废了。

    想到这里,阿莫瑶朝敏娥瞥了一眼,敏娥一愣,旋即飞快的点了点头。

    阿莫瑶脸上带着几分不深不浅的笑意,缓缓朝般若走去。

    “若夫人,你我也算相识一场,若非你真的是挡了我的路,我还真的挺喜欢你这个人的。”

    般若皱着眉往后退了几步:“你想杀了我?你就不怕被殿下发现?”

    阿莫瑶盈盈的笑着:“怕!自然是怕的!但是不杀了你,我这么多年筹谋的一切,就都功亏一篑了。”

    戚旦闻言,嗤笑一声:“功亏一篑?本来就不是你的,真是厚颜无耻。”

    阿莫瑶脑海中陡然划过一个念头,她猛地转头死死的盯着戚旦:“你怎么……”

    “她怎么还未毒发,是吗?”般若顺势接上了她的话,声音中带了几分笑意,“因为,那些如意糕中,根本没有鹤顶红。”

    鹤顶红就是阿莫瑶让敏娥下在如意糕里的毒,药性最烈,沾上半点,片刻即亡。

    阿莫瑶死死的瞪着双眼,下意识的厉声道:“敏娥!”

    般若笑了笑道:“对了,你方才不是问戚旦,娓施的妹妹是谁吗?我还未告诉你呢,就是敏娥啊!”

    阿莫瑶浑身一震,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她张了张唇,明白自己中计了。

    她眼珠子一转,飞快的从腰间抽出一柄匕首就要朝般若刺去。

    就在此时,只听咣当一声,似有什么东西打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