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零六章 镇魂歌(二十九)
    阿莫瑶整个人如五雷轰顶一般,她猛地转过身,正瞧见一脸冷意的拓跋戎奚。

    “殿……殿下……”她下意识的唤了声,可声音颤抖不已,险些咬了舌头。

    拓跋戎奚也不和她废话,只是大手一挥,一声令下,霎时间,从外头涌进来三四个兵士。阿莫瑶心知大势已去,竟是捡起掉在地上的匕首,一把拽过般若,将锋利的匕首狠狠的架在她脖子上。

    只那一瞬,拓跋戎奚的手脚瞬间冰凉,心跳都漏了半拍,他下意识的上前一步,可阿莫瑶却像疯了似的,嘶喊着:“送我离开千古国,不然我便杀了她!”

    拓跋戎奚张了张唇,喉结一滚,目光死死的盯着阿莫瑶。

    她身上有破绽,若是他离得再近些,便可将般若救下了,只是偏偏,他离得远了些。

    拓跋戎奚抬了抬手,对身后的兵士沉声道:“退后。”

    他顿了顿,试图先稳住阿莫瑶:“阿莫瑶,孤可以放你走,你不要轻举妄动。”

    阿莫瑶听了他的话,忽然冷笑一声,靠在般若的耳边道:“瞧见了么?殿下这么看重你,倘若你是我,你会不会也誓要除掉我?”

    般若的脖子上冰凉一片,她声音平静道:“你错了。”

    “我错了?”阿莫瑶不敢置信的道。

    “你我都是妾夫人,谁又能威胁得到谁呢?正如你所说,殿下宠爱我,这也只是宠爱的问题,你冒充娓施,让殿下以为是你救了他,以后只要有殿下在,宸宫无论如何都会有你的位置,而我,宠爱是有限的,早晚会有年老色衰的一日,以色侍人,终不是长久之计。再退一步讲,你我同诞下公子,殿下难道会让你我所出的庶公子继承大统么?”

    就在般若滔滔不绝的为阿莫瑶罗列一条条原因之时,拓跋戎奚不动声色的褪下指上的扳指,对准阿莫瑶持刀的手,狠狠弹了出去。

    般若虽然看似在和阿莫瑶说话,可是她的余光也在暗暗的注意着拓跋戎奚。

    余光瞥见他微小的动作,神经已然绷紧。

    就在那玉扳指狠狠的打在阿莫瑶持刀的手上时,般若飞快的用手肘向后猛地一撞,下一瞬躲过阿莫瑶手中的匕首,反手扣住了她,并将匕首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阿莫瑶的手被拓跋戎奚的玉扳指直接打断了骨头,而玉扳指也碎了。

    她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般若,恨意之浓,仿佛要将她抽筋扒皮。

    般若冷冷地扫了她一眼,等着拓跋戎奚带来的兵士带走阿莫瑶。就在此时,阿莫瑶竟是倾身向前,似有抹脖子的倾向,般若瞳孔骤然缩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脚踹在阿莫瑶的心口。

    阿莫瑶暂时还不能死,沽墨国的伯子期能勾结她,准备发难千古国,那千古国同样可以利用一把。

    阿莫瑶被她踹的仰躺在地上,旋即便被兵士带走了。

    戚旦见阿莫瑶被带走了,连忙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

    这是之前说好了的,她戴罪立功,免除一死。

    拓跋戎奚走到般若身边,解下身上的斗篷披在她身上,她连忙屈膝行礼:“多谢殿下。”

    拓跋戎奚蹙了蹙眉,不过到底没说什么,只是执起她的手,两人一同向外头走去。

    接下来的事,就是审讯阿莫瑶,以及等着沽墨国准备发难的使臣来访千古国了。

    三位妾夫人,如今只剩两位,宫里的人议论纷纷。

    如今,般若身边除了止姜之外,还多了一个敏娥,此前监视她的人,也被拓跋戎奚撤走了,除了止姜和敏娥之外,便是几个做粗活的小宫女。

    般若本以为,她能捡到阿莫瑶的香囊,是运气好。

    直到后来敏娥来找她,她才知道不是。

    当初敏娥知道阿莫瑶要去看般若,给她穿衣的时候,特意系了个香囊,敏娥随着阿莫瑶到了那间柴房,敏娥借口香囊好像要掉了,遂替她重新系好香囊,可是敏娥故意将香囊系的松了些,以至于阿莫瑶走不了几步路,香囊便要掉落。

    敏娥想着,若是若夫人够聪明,应当是能逃出来的。后来几次,她甚至背着阿莫瑶,偷偷给看管若夫人的老妇送酒送菜,老妇天天吃的开怀,晚上睡得如死猪一般。

    再后来,若夫人果然回了宫。

    正当她想要去找若夫人道出真相,并寻求若夫人的帮助时,没想到殿下已经将戚旦抓了起来。

    敏娥犹豫了良久,若是此时还不能替阿姊报仇,恐怕这辈子都不能了。

    因为她知道,在这件事之后,阿莫瑶定然不能留她。

    阿莫瑶多疑,多疑到就算她已经是她的贴身婢女了,可是入口的东西,阿莫瑶次次必用银针试毒。

    所以,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敏娥下定决心,去找了若夫人,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若夫人,于是才有了这么一出。

    其实不必敏娥来找般若,般若也知道阿莫瑶这回定是要完了的。

    但是敏娥还带来了一个天大的秘密,那就是当初救了拓跋戎奚的人,其实不是阿莫瑶,而是娓施。

    阿莫瑶不过是抢了娓施的功劳。

    拓跋戎奚本来想要赏赐阿莫瑶,并没有打算纳她为妾夫人,可是阿莫瑶却跪在地上,声称爱慕殿下已久,不要任何赏赐,只求能长伴殿下左右。

    不得不说,阿莫瑶这招走的真妙。

    她明知拓跋戎奚知道了她是救命恩人之后,是不可能让她在他身边只做个宫女的。

    成为黎太子的妾夫人,以后等拓跋戎奚继位,她便是千古王的妾妃,倘若诞下一儿半女,地位更是稳固,总比拿到钱财赏赐来的划算。

    想到这里,般若忍不住轻笑一声,聪明反被聪明误。

    其实帮不帮敏娥,她都无所谓,但是她打得同样是和阿莫瑶一样的算盘,她想的是,阿莫瑶若是此次栽了,拓跋戎奚可能也不会要她的命,毕竟在他看来,阿莫瑶救过他的命。

    拓跋戎奚现在是宠着她,可是以后呢?

    以后若是拓跋戎奚不宠爱她了,那么这件事很有可能就要被提上来,那她就成了陷拓跋戎奚于不义的人。

    所以索性,她帮了敏娥,也正好让拓跋戎奚明白,阿莫瑶并非他的救命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