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零九章 镇魂歌(三十二)
    拓跋戎奚冷斥他,并不是什么误会,要求沽墨国必须给个说法,否则此番屈辱千古国必定不会忍气吞声,到时候兵刃相向撕破脸,大家就都不好看了。

    沽墨国特使吓得一身冷汗,因为他也不知道那个叫阿莫瑶的妾夫人是不是真的是伯子期安排的。

    他也顾不得许多,连忙收拾东西赶回沽墨国商议去了。

    整件事解决了好几个月,最终以沽墨国妥协告终。

    沽墨国自然是不肯承认派人刺杀拓跋戎奚这件事,只是声称阿莫瑶是被人收买,妄图挑拨千古国和沽墨国的关系。

    最后,沽墨国放弃了正在和千古国相争的那座铜矿,还送了千古国好些东西,这件事才算了了。

    千古国本来也没打算因为这件事就和沽墨国开战,毕竟他们本身才攻下於陵氏,还有好些事没处理完。

    那边厢,沽墨国内。

    伯子期因办事不利被沽墨王伯里焉狠狠斥责了一顿,最后还是筠姬在其中说了不少好话,伯里焉这才消了怒火。

    但还是下令让伯子期闭门思过。

    伯子期也算是平生第一次被反摆了一道,脸色阴沉的很。

    “查!给我去查!”

    他要知道整件事的经过,到底是前头到尾,除了阿莫瑶反咬他那一口,还有哪里出了问题。

    过了小半个月,身边的探子将整件事查了个大概,禀报给伯子期。

    伯子期有些意外,眯了眯双眼:“於陵氏般若?”

    他倒是没想到,其中给阿莫瑶用的那些刑罚,竟然是她给拓跋戎奚出的主意,他还以为,她不过是个颜色好的绣花枕头,没想到,她还挺对他胃口的。

    这算不算是他看走了眼,早知如此,他当初必要向千古王将她讨要过来。

    “有点意思。”伯子期似笑非笑的道了声。

    就在此时,他身边的侍人匆匆走了进来,在他身旁低声道:“公子,王后来了。”

    伯子期蹙了蹙眉,旋即道:“请进来吧。”

    筠姬自然是偷偷摸摸的跑过来的,一进门便扑进了伯子期的怀里,娇声道:“可想煞妾了。”

    伯子期冷笑一声,将她往旁边一推:“若不是王后,期又怎会被君父责骂?”

    筠姬一愣,道:“何出此言啊?”

    伯子期道:“王后惯常宠爱的那个诗人跋,就是他,被千古国阿莫瑶迷得神魂颠倒,还将王后带去的沽墨缎送给了阿莫瑶,这便正好被拓跋戎奚抓住了把柄。”

    他顿了顿又是一声冷笑:“跋好色且淫,王后有了君父和期还不够吗?”

    此番数落,将筠姬说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最后涨得通红。

    侍人跋确实有些哄人的手段,和伯里焉、伯子期都不一样,她同伯里焉相处,要时时刻刻的捧着他,生怕他哪日不高兴了,可谓是使尽了浑身解数,日子久了,也挺累的。

    而伯子期,虽然对她温柔有加,但是到底出身高贵,她和他在一起,也是时时刻刻担心着自己年老色衰配不上他。

    但是侍人跋就不一样了。

    他倚仗着自己,愿意低声下气的讨好自己。

    单说一件事吧,在床上,她是讨好着伯里焉和伯子期的,但是侍人跋却甘愿捧着她的脚舔舐,甚至舔遍她的全身,那种快感是在伯里焉和伯子期身上都得不到的。

    筠姬脸色涨得通红,只因她确实是欢喜伯子期的,但是今日却被他这样数落,倒是没有生气,只是臊得慌。

    “妾……妾……”她支支吾吾了半天,竟是不知道该如何让伯子期息怒。

    伯子期见状,眼底闪过一丝不耐,可是也知道自己差不多便得了。

    他之所以搭上筠姬,为的就是沽墨王的位子。

    筠姬不仅和先王伯旱生有一子伯尉准,勾搭上伯里焉后,还替他生了一对双生子。

    一开始,筠姬为了自己的儿子,对伯子期下了杀手。

    后来,伯子期意识到,自己母亲早亡,有筠姬的枕边风在,自己能不能活下来还不一定,最后,他便想到了一个法子,那就是勾搭上了筠姬。

    筠姬真的对他动了心,甚至对自己说登基之后便立她为后的话深信不疑。

    真是个蠢女人。

    他若是登基,第一个杀的,便是筠姬,和她的三个儿子。

    想到这里,伯子期神色松动了几分,抬手轻抚着筠姬的脸颊,柔声道:“我也不是怪你,你自然有你的自由,只是那侍人跋此次酿成大错……罢了,你若是想要留下他,那便留吧。”

    最后一句话竟是有几分落寞。

    这话说的筠姬心头一软,连忙抓住了伯子期轻抚着自己脸颊的手道:“你放心,我回去这就撵走侍人跋。”

    伯子期眼底闪过一丝精光,薄唇微抿片刻道:“侍人跋知道你我之间的事,若是撵走他,恐是要狗急跳墙,到时候……”

    筠姬一愣。

    伯子期顿了顿道:“算了,还是留他下来吧。”

    筠姬见状,登时慌了神,连忙拉住他的手道:“不,我找人杀了他。你放心!”

    伯子期的手轻轻的划过她的脸颊,面上温柔的笑着,道:“好。”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间,般若已经成为妾夫人好几个月了。

    似乎自打阿莫瑶死了之后,便顺风顺水的,就连献姬也鲜少来找她麻烦,许是被阿莫瑶的死整怕了吧。

    一日,般若正在花园中散步消食,迎面过来一个女子。

    她心中忍不住暗暗道,这人啊,就是禁不住念叨。

    来人可不是献姬么?

    献姬一眼就就瞧见了般若,扬着唇讥讽道:“呦,这不是若夫人么?”

    般若笑了笑:“献夫人好久不见。”

    献姬千娇百媚的抚了抚鬓边的步摇,懒洋洋的笑道:“若夫人现在好生风光,哪里是献说见就能见到的。”

    般若低了低眸,轻笑一声:“献夫人说笑了。”

    献姬似乎对她这样的态度很是不悦,冷笑一声道:“我告诉你,你的好日子要到头了!”

    般若挑了挑眉:“恳请见教。”

    献姬得意洋洋的笑了笑,神色间满是张狂:“殿下要大婚了,待正夫人进宫,自然有人收拾你!”

    这那一瞬,般若的脑子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