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一十五章 镇魂歌(三十八)
    般若身手确实比其他几个宫婢敏捷的多了,不一会儿便爬到了假山顶上,好不容易才将乞颜的腿从缝隙里弄了出来。

    “夫人小心。”敏娥看的胆战心惊的。

    般若得意一笑:“放心吧,瞧我这就下来。”

    可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上去的时候一切顺利,可偏偏是下来的时候出了问题。

    般若脚下踩空,整个人从假山上摔了下来,鲜血流了一地,看着触目惊心,当时跟去的小宫女,有几个都被吓哭了。

    她们知道,若是若夫人有什么三长两短,她们也活不成了。

    拓跋戎奚听完了止姜的话,面色阴沉,一脚踹在了止姜的心口,止姜被他踹的整个人趴在地上半天没缓过来。

    “孤让你看着她,你就是这么看着她的!”

    止姜伏在地上,嘴角流出一抹殷虹,道:“婢子难辞其咎,望殿下赐罚。”

    “所有人,下去领二十鞭,你自领三十鞭。”拓跋戎奚冷声道。

    止姜连忙道:“谢殿下开恩。”

    不多时,拓跋戎奚带来的人,便在院子里开始了鞭刑。

    待鞭刑结束,止姜身上的衣裳都成了血衣,她强撑着虚弱,走回房换了身衣裳又出来伺候。

    拓跋戎奚依旧坐在床榻旁,紧紧的攥着般若的手,若是仔细瞧,还能看见他的手不住的颤抖。

    “那只狐狸呢!”

    止姜道:“禀殿下,夫人摔下后,婢子们乱作一团,没顾上那只狐狸,应当是溜了。”

    拓跋戎奚脸色阴沉的可怕:“找!整个宫里翻个底朝天,也要把它给孤找出来!”

    “是。”止姜规规矩矩的答应了一声。

    夜深了,止姜守在外头,敏娥悄悄走了过来,压低了声音道:“你去歇会儿吧,我替你守着。”

    止姜摇了摇头:“不必了。”

    敏娥皱着眉道:“可是你比我们多挨了十鞭子,殿下也真是……”

    她就是搞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是二十鞭子,只有止姜领了三十鞭子,难道殿下看不爽止姜?

    止姜抬手捂住了她的嘴,低了低眸道:“你快去睡吧,今日只是领鞭子,若是明日夫人还醒不来……”

    若是明日若夫人还醒不过来,就是她们的死期。

    待敏娥走后,止姜面无表情的朝殿内看了一眼,继续守着。

    拓跋戎奚一直守在般若的身旁,眼眸中盛满了疲惫,他紧紧的攥着她的手。

    止姜已经和他说了女医的话,若是醒来便无大碍,若是醒不来……

    女医没有往下说,可是他的脑海中早已浮现出千万种可能。

    “你醒来好不好?”他的手轻抚着她脸颊旁的碎发,喃喃道,“你醒来我放你走。”

    拓跋戎奚疲惫的阖上双眸,就在此时,外头传来一阵细微的声音,一道白影蹿了进来,在从窗棂间洒下的月光下显得格外耀眼。

    拓跋戎奚目光冷冷的睨着那白影,忽然从桌上抽下佩剑,直直的对着乞颜。

    乞颜浑身狼狈不堪,脏兮兮的,甚至还有血迹,它口中衔着一颗草,对着他凶相毕露。

    一人一畜在殿中僵持着,忽然,乞颜一个飞身,扑到了榻上,拓跋戎奚皱着眉,手执长剑便要刺去。

    乞颜一面在殿中不停的跑着,一面咬碎了口中的草,然后趁着拓跋戎奚不注意,两只爪子掰开般若的嘴,将草喂了进去。

    拓跋戎奚怒斥一声:“你给她吃了什么!”

    乞颜对他龇牙咧嘴,后退几步,缩在角落里。

    拓跋戎奚连忙大步流星的走到床榻旁,就在此时,惊奇的事发生了,般若的脸色竟然渐渐变得有了血色,不多时,他瞧见她的睫毛颤了颤。

    他连忙坐在床边,紧接着,般若忽然一阵剧烈的咳嗽伴随着干呕声,像是要吐的样子。

    他怕她平躺着,呕吐物会呛到她,遂连忙将她扶了起来,就在他刚扶起她的一瞬,她吐了出来。

    因为避闪不及,全吐在了拓跋戎奚的身上。

    他却没有半点反应,大掌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

    外头的止姜听到了动静,连忙走了进来,见此情景,忙上前伺候。

    拓跋戎奚也不让她上手,只是抱着般若,手温柔的拍着她的后背,“去请医官过来。”

    此时的般若还在呕吐,只是胃里没有东西,吐得便是酸水,渐渐的,酸水变成了浓黑的腥血,拓跋戎奚的衣裳脏污不堪。

    也不知过了多久,般若终于不再呕吐了。

    她缓缓的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地的呕吐物,拓跋戎奚瞧见她竟是醒了,欣喜若狂道:“你终于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除了伤口疼,可还有哪里不舒服?我已经让止姜去请了医官过来,要不要漱漱口?”

    般若神思刚刚清醒了几分,就听到拓跋戎奚一连串的问题。

    她还在静静的看着地上的呕吐物,忽然就红了脸,挣扎着要起身,拓跋戎奚也不敢忤逆她,轻轻帮她躺回床榻上,拿了帕子替她擦着唇角的污渍。

    般若知道自己刚才吐了他一身,觉得十分丢人,遂小声道:“妾……自己来吧。”

    拓跋戎奚没理会她,只是拿着帕子轻轻的帮她擦掉污渍。

    “可要漱漱口?”他轻声问道。

    般若恨不得此刻有个地缝能让她钻进去,可是嘴里的味道又实在是恶心,只好微微颔首:“劳烦殿下了。”

    拓跋戎奚端着杯子送到她唇边,另一手拿着痰盂等着她漱口。

    般若有些无措的道:“殿下……还是让止姜她们进来伺候吧。”

    “止姜去请医官了,你先漱口。”

    听了他的话,她只好接过杯子漱口。

    待她将口中的味道祛除掉,拓跋戎奚的眸光盛满了关切,问道:“除了伤口,可还觉得有哪里不适?”

    般若想了想,摇了摇头道:“只是伤口有些疼,旁的都还好。”

    拓跋戎奚闻言,登时便松了口气:“一会儿等医官来了,让她好好瞧瞧,总要等医官说没事了,我才能放心。”

    般若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她醒来后,拓跋戎奚似乎变得唠叨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