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二十三章 镇魂歌(四十六)
    献姬翌日果真来找她了。

    面对般若宫中其他人诧异的目光,敏娥倒显得尤为淡定了,献姬曾帮她指过路,她跟了若夫人之后,就一直觉得献夫人和若夫人迟早能成一路人。

    若夫人是明着聪明,而献夫人则是暗着的聪明。

    若是不能成一路人,恐怕就是死敌了,但是她能瞧出来,献夫人没有要树敌的意思。

    敏娥将献姬带进了殿,止姜的眸底闪过一次诧异,但还是行了一礼。

    般若唇角带着不深不浅的笑意,将乞颜交给敏娥,并屏退众人。

    献姬坐下后,不客气的抬眸打量了四周:“你这里倒真是不错。”

    般若笑了笑:“献夫人那里还能比若这里差了?”

    献姬轻笑一声:“你可是殿下心间上的红人,我拍马也比不上。”

    般若微微一笑道:“献夫人说笑了。”

    献姬敛去脸上的笑,正色道:“我若是同你将我昨晚去那里的原因,便是要交代了我的底,我凭什么信你。”

    般若眯了眯双眼,片刻才道:“你装作没有城府的样子,我想是为了掩人耳目,最后活下去吧。”

    她的话音刚落,献姬的眼底闪过一丝冷意。

    般若心中轻笑,猜对了。

    她昨晚回来,仔细想了很多,首先献姬很明显其实是个有脑子的女人,她平日里却装成一个无脑的泼妇;其次,献姬既然是个有脑子的人,那她很明显知道自己那样子根本不可能得到拓跋戎奚的宠爱,但是献姬依然没有改变,这就证明献姬并不想得宠。

    然而,据般若了解到,献姬之所以能成为拓跋戎奚的妾夫人,完全是因为拓跋戎奚出访流勒氏的时候,醉酒后被她爬上了床。

    堂堂一个国家的公主,爬上了别国太子的床,却不为争宠,反倒是处处惹人讨厌,这本身就很可疑,不是么?

    般若思来想去,觉得唯一的解释,便是献姬极有可能是流勒氏的细作。

    但若是献姬是流勒氏的细作,其实中间还有一些说不通的地方。

    比如,献姬若是尽力去讨好拓跋戎奚,迎合他,得了宠爱,那样对她的细作身份不是一个更好的助力么?

    这也是般若压着没有将事情告诉拓跋戎奚的原因,她想看看献姬究竟怎么说。

    想到这里,般若道:“你既然肯来,就知道已经没有退路了,不是么?”

    献姬不傻,她若是可以不来,她肯定不会因为般若的一句话,就傻傻的跑来告诉她自己昨晚为什么会去那么偏僻的小寝。

    所以般若的一句话,献姬已然心知肚明。

    其实在她来之前,她就已经知道自己要么暴露然后被杀,要么只能仰仗般若帮她保守这个秘密。

    甚至于,若是可以,也许般若能帮她。

    思及至此,献姬忽然笑了,她道:“看来我还是小瞧你了。”

    般若笑了笑,旋即抬手替她斟了一杯茶:“应当是所有人都小瞧你了才是。”

    献姬泰然自若的接过她手中的茶盏,低眸轻抿了一口。

    这一切尽在不言中,献姬开诚布公,般若酌情而定。

    献姬沉吟片刻道:“正如你所见到的那样,我并不像争宠,殿下的宠爱,对我而言,只是催命符……”

    同般若一样,不,或者还不如般若,献姬的生母是个人尽可夫的伶奴。

    一次宴上,献姬的生母负责替流勒王斟酒,一来二去,互相看对了眼,云雨后,流勒王也没当回事,只让人给伶奴灌避子汤。

    这么好的机会,伶奴怎么可能放任错过呢,她用偷偷积攒的金银首饰收买了侍人,没有喝下避子汤。

    也没想到伶奴的运气真好,一发入魂,十月怀胎后诞下了献姬。

    流勒王对伶奴的此举极为震怒,下令将伶奴剁为肉泥,他本想杀了流有伶奴低贱血脉的献姬,但是被士大夫们劝阻。

    士大夫们都道,“王上若是斩杀亲子,恐为天下人诟病,王上三思啊!”

    流勒王最终留下了献姬,但是却下令不准她享公主待遇。

    献姬是有野心的,她自小明白了自己的遭遇,却并甘于屈服这一切,她想到了去讨好流勒王,只有讨好了流勒王,她才能活得像个人。

    她用了各种手段,又是做膳,又是祈福,终于让流勒王注意到了自己。

    相隔了十三年的见面,流勒王表现的很是慈爱,完全符合一个好君父的形象。

    当然,若是他的手没有穿过她的亵裤伸进去拨弄的话。

    年仅十三岁的献姬忍了又忍,她明白,就算流勒王今日打算要了她,她不能反抗,还得亲自脱了衣裳躺在那里,等他采摘。

    那日,流勒王很满意她的乖顺,却依然没有让她享受公主待遇。

    在那之后,长达三年的时间,便都是献姬的噩梦了。

    她想过逃,想过去死,可是她连死都做不到,因为就算这般苟且,她还是想活下来。

    让她看到希望的契机是,拓跋戎奚去了流勒氏。

    她当即便觉得,唯有拓跋戎奚能带走自己,且跟流勒氏抗衡,然而拓跋戎奚却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

    眼看着拓跋戎奚快要走了,践行宴那天,她终于趁着醉酒,爬上了他的床。

    那夜什么都没有发生,拓跋戎奚睡得极沉,仿佛死了一般,但是献姬是有经验的,她将房间布置成激烈事后的样子。

    拓跋戎奚清醒后,震怒不已,面对他的质问,流勒王也觉得丢脸。

    但是更让流勒王生气的是,一贯在自己身下雌伏的献姬,竟然去勾引别的男人!

    他倒不是喜欢献姬,只是单纯的愤怒。

    献姬知道若是连流勒王都不同意这件事的话,她只有死路一条。

    于是,她哭哭啼啼的跑去和流勒王哭诉,说自己也是为了流勒氏着想,因为她怀了流勒王的孩子,但是父女之间发生这样的事,会让流勒王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献姬说她倒是没什么,一死了之也就算了,但是她不忍流勒王被天下人耻笑,所以才想了这么个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