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二十四章 镇魂歌(四十七)
    流勒王自然是将信将疑的,但是架不住献姬聪明。

    她知道光这么讲,流勒王也未必会推波助澜,让她去千古国,说到底,还是流勒王的态度很重要。

    于是她又说,她这么做真的只是为了流勒氏,若是她嫁到千古国,成为了拓跋戎奚的夫人,那么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未来的储君,试想,流勒王的血脉继承了千古国,那千古国不就成了流勒氏的傀儡了么?

    这句话倒是直戳流勒王的心底。

    五大强国,沽墨国实力第一,其次是千古国,紧接着是胡羌氏,再来便是於陵氏,而流勒氏却是垫底。

    甚至其他四国的人还嘲笑过,说流勒氏是来凑数的。

    流勒王怎能不恼,眼下献姬的话真的是让他动心了,是啊,若是他的儿子,成了千古国的王,那千古国就真的成为流勒氏的傀儡了。

    其实说这话的时候,献姬是有些心虚的,她确实已经快两个月没有来月事了,但是这并不一定就是有孕了,因为她的月事一向不准的。

    若是流勒王找了医官前来诊脉,就全完了。

    所幸,献姬给流勒王描述的那个梦实在是太过于美好了,流勒王大喜过望的将献姬抱了起来。

    “寡人果然没白宠了你这么久!”

    献姬一面笑,心底一阵讥讽,原来这就是宠?

    再后来,流勒王给拓跋戎奚施加了压力,拓跋戎奚因为准备攻打於陵氏,自知不能也恼了流勒氏,遂收了献姬。

    但是这件事对拓跋戎奚来讲,就像吞了只苍蝇一般恶心,所以,他只同意献姬做妾夫人,流勒王又不高兴了,可是献姬可不想到嘴的鸭子飞了。

    她私底下劝说流勒王,就算是妾夫人也没关系,反正以她的容貌和手段,到了千古国,一定能叫拓跋戎奚封自己为正夫人。

    流勒王又被她说动了,最后同意了,于是,献姬就这么的,跟着拓跋戎奚回了千古国,且成了妾夫人。

    说到这里,献姬端起桌上的茶盏轻抿了一口,般若则是怔怔的看着她。

    献姬瞧见她的眼神,不由嗤笑一声:“你可别这样看着我,我觉得没什么好同情的,其实生在帝王家,有哪个女儿不可怜的,你不也挺可怜的么?”

    这话般若不想反驳,她也不觉得自己可怜。

    因为虽然是亡国公主,但是在此之前,她好歹有大兄庇护,比献姬要幸运些。

    献姬瞥见她不以为然的神色,不由挑了挑眉,但是到底没说什么,抿了抿唇继续讲着自己的事。

    献姬入了千古国后不久,就有流勒氏潜在千古国的细作找到了她,献姬这才明白,原来就算到了千古国,也不是真的就安全了,更何况她还并没有怀孕,若是流勒王知道了,以他残暴的性格,肯定会让人暗杀自己的。

    想明白了之后,献姬便略施小计,让自己“滑胎”了,她当时虽然很想嫁祸给阿莫瑶,但是思来想去,阿莫瑶是拓跋戎奚的救命恩人,还是别去沾边的好,更何况,阿莫瑶又不蠢,难保不出纰漏。

    思来想去,她最终滑胎的缘由,是因为自己不小心。

    消息传回流勒氏,流勒王气得恨不得让细作直接杀了献姬,他牵制千古国,称霸陆中的美梦,就这样破碎了,让他如何不恼!

    最后,还是他身边的侍人出谋划策,献姬死了也是白死,不如让她当细作。

    千古国因为凉姬一事,对细作极为敏感,比别的部族国家查的要严得多,所以流勒氏安插在千古国的很多细作都不能接触到内里,每次传回来的都是不痛不痒的消息。

    但是献姬就不一样了,献姬可是太子奚的枕边人。

    流勒王一听,觉得十分有道理,立刻下令让潜伏在千古国的细作搭上献姬,让献姬窃取千古国的内政消息。

    “我自然是不肯的,好不容易逃离了那个监牢,怎能还受制于他?”献姬的眉目间溢出一丝恨意。

    所以,她便刻意将自己装成一个泼妇,因为她知道,拓跋戎奚最讨厌这样,但是也唯有拓跋戎奚厌恶她,疏远她,她才能堂而皇之的向流勒氏的细作说她根本不受宠,殿下一年都不肯见她,还时常将她禁足,她根本拿不到东西。

    一听这话,般若当即便明白了,其实细想之下,献姬虽然三番五次的被拓跋戎奚禁足,但是却没有一次触碰到他的底线。

    也就是说,献姬永远都在拓跋戎奚的底线上面一点不停的作死。

    “至于你想知道的,昨晚我之所以会去那个小寝,就是因为有个流勒氏的细作,被逼得急了,要我想办法从殿下那里套出情报。”讲到这里,献姬不由嗤笑一声,“要不怎么说我运气不好呢,那人刚走,我正准备一前一后离开,就听到了王后和你的脚步声。”

    般若张了张唇,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献姬见她久久不语,一颗心恍恍往下沉,她虽然将真相都告诉了般若,但是般若未必就能信她的。

    想到这里,献姬猛地站了起来,只听噗通一声,她跪在了地上,以额触地,双手环状圈于头顶前的地上。

    “献所言句句属实,来之前也知道夫人定是觉得献是细作,献知道无路可退,只能全盘托出以示诚意。”献姬的声音沉稳,缓缓道,“献不求荣华富贵,不求殿下恩宠,只求能在千古国苟且偷生,求夫人成全,献愿效犬马之劳。”

    献姬这是将自己彻底撕开来给她看了,虽然是逼不得已的,但是这也等同于将命交到了她的手中,献姬在赌。

    然而,献姬确实赌对了。

    般若目光沉沉的盯着她的后背,许久,才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只这一瞬,献姬明白,她赌对了。

    献姬心底那颗高悬的石头终于放了下来,为了以示诚意,她又道:“我可以将流勒氏安插在千古国的细作告诉夫人。”

    她话音落下,般若的眸光只是静静的凝着她,半晌才似笑非笑的来了句。

    “你既已诚心要我庇护,又何必再来试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