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二十六章 镇魂歌(四十九)
    拓跋戎奚笑眯眯的看着她,脸不红心不跳的道:“阿若真好看。”

    又是阿……阿若……

    般若的脸颊一下子就红了,他今天到底是哪里吃错药了?她低了低头,心底腹诽着,怕不是被邪祟缠上了吧?

    拓跋戎奚可不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懊丧的只想拍大腿,早知道这法子这么管用,他早就用了!

    “……不早了,殿下还是歇下吧。”般若道。

    拓跋戎奚美滋滋的答应了一句,这还是她头一回这么主动让他歇下。

    清冷的月色洋洋洒洒的铺了满地,般若睁着眼看着帷帐,心中想着拓跋戎奚的古怪,忽然听到身侧轻轻的嗓音,“阿若,你睡了吗?”

    “……没有。”般若有些头疼,她觉得以后迟早得免疫阿若这两个字,不然每次听他喊,都要起一身鸡皮疙瘩。

    拓跋戎奚道:“孤睡不着。”

    般若想了想,说:“殿下是哪里不舒服吗?”定是哪里不舒服了吧,不然怎么会这么反常?

    “没有不舒服。”拓跋戎奚道。

    他话音刚落,般若的手已经循着黑暗探到了他的额头上,略显冰冷的小手覆在他的额上,让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捉住了她的手。

    般若一惊,下意识的抽出了被他握住的手。

    可是刚抽出来她就后悔了,没想到拓跋戎奚倒是没说什么,只是轻声道:“睡吧。”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般若已经渐渐习惯了拓跋戎奚的反常了。

    什么阿若真好看,就喜欢看阿若笑之类的话层出不穷。

    起初止姜和敏娥她们都震惊了,渐渐的,也和般若一样习惯了。

    献姬还是老样子,装成无脑的泼妇样,只有在和般若两人的时候,才会卸下伪装。

    至于外头的风言风语,无非就是献姬眼见般若得宠,便有心巴结,这些献姬都不介意,她为了能活下来,在自己君父身下雌伏了三年,现在这些风言风语又算得了什么呢?

    来的勤了,难免会撞到拓跋戎奚。

    这日,献姬站在殿外,她算过时间了,每天这个点,拓跋戎奚也该走了。

    敏娥从殿中出来,小声道:“献夫人,殿下还在里头。”

    献姬微微颔首道:“那我等会儿再来吧。”

    话音刚落,就听到殿内传来拓跋戎奚的声音,“不行,阿若对乞颜太好了,孤不高兴了。”

    献姬一愣,半晌才反应过来这句话居然是拓跋戎奚说的,瞧着敏娥一脸平常的神色,她便知道,拓跋戎奚一定说过不少这样的话了。

    天呐!

    没想到他私底下居然是这么个人,亏他平日里装得这么冷傲。

    转眼间,献姬脑海中已经闪过了千万种思绪,旋即笑了笑道:“我等会儿再过来。”

    殿内,般若瞧见敏娥再次走了进来,便知应该是献姬来找过她了。

    她回头看了眼正在倒在床榻上欺负乞颜的拓跋戎奚,心中一阵无力,到底是打开了什么神奇的开关?

    “殿下……”般若看了看日色,犹豫道。

    拓跋戎奚一面扒着乞颜腿,一面应了声:“嗯?”

    般若心中腹诽,侍人镬都来催几遍了,他怎么一点也不着急?

    正当她斟酌片刻,准备开口时,忽然听到他惊讶的声音:“是公的!”

    乞颜费劲的蹬着后腿,废话!它不是公的,难道是母的?真是个蠢东西!

    般若一愣,旋即道:“殿下说什么?”

    拓跋戎奚扒拉开乞颜的两条后腿,提起来给她看:“乞颜是公的!”

    般若定睛一瞧,好像……确实有个东西……

    她脸色一红:“这个……侍人杵没说过……”

    拓跋戎奚皱了皱眉,松开了乞颜的后腿,沉默片刻后,义正言辞道:“以后我若是不在,也不准它和你一起睡!”

    这下轮到般若傻了眼了:“为……为什么?”

    “因为它是公的。”拓跋戎奚理直气壮,他站起身,掸了掸身上沾上的狐狸毛,“孤想起还有要事,不能陪你了。”

    般若一阵无言,原来你还记得啊!

    拓跋戎奚走后,侍人杵便被唤了进来。

    “我问你,乞颜是公是母?”般若道。

    侍人杵一愣:“公的呀。”

    般若又是一阵无言:“怎么没听你说过?”

    侍人杵搓了搓手:“小臣……小臣还以为夫人知道。”

    看公母这种事,还不是一扒后腿就能知道的?怎么夫人跟乞颜相处这么久,居然都不知道?

    般若还真不知道。

    “好了,你下去吧。”般若觉得有些无奈,她以前一听乞颜的名字,就觉得它应该是只母狐狸,所以一直都是当母的养的,什么小衣裳都是女式的。

    原来竟然是弄错了吗?

    难怪每次给乞颜穿衣服,它都老大不情愿的挣扎,穿个衣裳就跟打仗似的!

    “敏娥,请献夫人过来吧。”般若抬眸对敏娥道。

    敏娥应声出去了,不多时,献姬就款款走了进来。

    按例,般若屏退众人,然后就听献姬道:“刚得了个消息,和殿下有关,你想听么?”

    和拓跋戎奚有关,般若心底有些痒痒,却还是故作风轻云淡道:“是什么?”

    献姬笑了笑:“就是那个和殿下有婚约的南里沧月,未来黎萩太子正夫人。”

    一说起这个,般若便有些不舒服,她道:“她怎么了?”

    “听说南里沧月并不想嫁给殿下,她早已心有所属,所以临近婚期的时候便一直在装病。”献姬缓缓道。

    般若蹙了蹙眉:“可是装病也没用啊!她只要还有一口气,婚事照样要继续。”

    献姬笑道:“是这个理儿。”

    说到这里,献姬只是笑盈盈的望着般若,看的般若一阵莫名其妙:“但是南里沧月最后还是延缓了婚期,不是么?”

    这倒是真的,南里沧月的母亲忽然病逝,从发病到病逝一共只用了两天时间。

    南里沧月身上有孝,不能在孝期大婚,那么最后只会有两种解决的办法,一是等她孝期过了再成婚,二是换人。

    献姬见她久久不语,遂轻笑一声道:“南里沧月的母亲怎么会死的这么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