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二十七章 镇魂歌(五十)
    她话音刚落,般若当即猛地抬眸看她,眸底满是震惊:“你是说……南里期?”

    献姬听了,不由笑了:“这事对南里期有什么坏处?”

    是了,南里期是国相,自己的女儿能当上国母,对他而言,有什么坏处呢?更何况拓跋戎奚很明显不会是个昏君,而且到目前为止,也只有两个妾夫人,还不好男风。

    想到这里,般若竟是惊得站了起来:“总不会是南里沧月吧!”

    献姬笑道:“不然呢?”

    “可是……死的是她母亲啊!”般若喃喃道。

    献姬端起桌上的茶盏抿了一口,才幽幽道:“我不知你从前生活的如何,但是于我而言,父亲是禽兽,母亲没有印象,如果我杀了父亲就能获益,这也就是一刀子的事,又有何难呢?”

    讲到这里,她顿了顿又道:“据我所知,南里沧月的母亲早就死了,现在死的这个,是她的继母,也是她的小姨。”

    般若抿了抿唇,半晌才道:“她的隐情,我们并不知道。”

    献姬笑了笑道:“是呢,这事也只是我的猜测,拿来同你说个顽笑,不过我确实听说了南里沧月有心上人,且一直装病逃婚的事。”

    其实献姬和般若都不蠢,若是南里沧月确实是不想嫁给拓跋戎奚,且一直在装病的话。

    前后一联系,就可猜出南里苍月母亲死得蹊跷,更何况还有最重要的一个信息便是,当初确实是南里沧月病好了不久,她的母亲就死了。

    只是献姬和她,一个淡定接受,一个则是震惊于此。

    她确实是没有经历过献姬的遭遇,毕竟她碰上了大兄,虽然君父不记得她,母亲也早就死了。

    但是大兄对她而言,就像君父一般的存在,这便是长兄如父吧。

    献姬见般若一直不说话,像是陷入了沉思,她挑眉笑了笑,旋即道:“我倒真是羡慕你啊,同是公主,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般若无奈道:“我有什么好羡慕的,国家都亡了,大兄也死了。”

    献姬笑道:“可不怎么说呢,欢喜大抵都是相同的,可是苦难却各有各的苦难。”

    说到这里,她又笑着道:“至少你现在有殿下了,至少殿下还肯碰你。”

    这话倒是说的般若有些不明白,不过转念想到献姬平时的伪装,恐怕是让拓跋戎奚反感透了吧。

    献姬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可不知道,以前阿莫瑶为了引诱殿下,什么法子都用尽了,可殿下偏生就是不碰她。”

    “阿莫瑶?”般若蹙着眉道。

    “是啊,阿莫瑶跟了殿下这么多年,到死都没被殿下碰过。”献姬的声音中满是幸灾乐祸。

    这反而更让般若不明白了,若说拓跋戎奚不碰献姬,她还能理解,可是阿莫瑶?

    阿莫瑶在暴露之前,在拓跋戎奚面前,应当一直是个温婉的女子吧,拓跋戎奚难道连这个也看不上?

    “怎么会呢?是阿莫瑶做了什么事让殿下不喜的吗?”般若问道。

    献姬有些诧异的看向她:“你不知道吗?”

    刚说完这句话,她便嘲讽的扯了扯嘴角:“也是,殿下那么爱见你,应当是没有那种感觉的吧。”

    “什么?”般若怎么听不懂她到底在说什么。

    献姬笑着看向她道:“殿下不喜女人的触碰,所以从未宠幸过阿莫瑶,而阿莫瑶不甘心,好几次都引诱了殿下,结果有次殿下直接吐了。”

    她当时都快笑疯了。

    阿莫瑶穿了一件通透的薄纱,请了拓跋戎奚过去,然后便不停的用身子蹭他,结果她身上撒的香粉太多了,殿下本就不舒服,最后竟是直接吐了。

    殿下吐了,又冷着脸训斥阿莫瑶以后不准如此!

    这件事传遍了宸宫,献姬就指着这件事乐了好一阵子。

    般若听了,登时就愣住了,拓跋戎奚不喜女人的触碰?可是他明明……

    献姬意味深长看了她一眼道:“所以,我才会选上你。”

    般若刚被抓回宫的那一阵子,她不止一次看见般若的脖子上有吻痕,看上去战况还很激烈,献姬当时便知道,般若在拓跋戎奚心里的地位无人能撼动。

    般若听了她的话,一时间陷入了沉默,她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就在此时,敏娥从外头走进来道:“夫人,外头有个人求见。”

    般若道:“是谁?”

    “是个伶奴,她说……是夫人的姊姊。”敏娥犹豫道。

    般若一愣,姊姊?她的姊妹确实不少,当初於陵氏灭亡的时候,未嫁的公主,也就几个。

    献姬闻言,当即站了起来:“既然若夫人有客,我便先回去了。”

    般若微微颔首:“那我也不留你了。”

    献姬笑着应下了,她走出殿门,就看见院子里站着一个粉衣女子,一身的伶奴打扮,但是眉眼却像极了般若。

    此时,敏娥走了出来:“夫人让你进去。”

    郦归立刻扭着水蛇腰走了进去。

    般若一抬眸,就瞧见郦归走了进来,她心底轻笑一声,果然是她。

    “哎呦,我的好妹妹啊,可想煞阿姊了!”郦归说着就要扑上去抱般若。

    般若蹙了蹙眉,下意识的躲开了,敏娥也伸手拦住了她:“这位是若夫人。”

    郦归眼底闪过一丝愤恨,旋即款款行了一礼:“郦拜见若夫人。”

    般若微微一笑道:“阿姊起来吧。”

    郦归站直身体,懒懒的打量了一下敏娥,道:“妹妹,不是阿姊说你,你身边这奴才也太不长眼了,怎么说你我都是姊妹,现在搞得好像妹妹你在欺负阿姊一样。”

    敏娥的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

    般若笑了笑道:“阿姊说笑了,这里毕竟是千古国,阿姊是伶奴,妹妹是妾夫人,伶奴见了妾夫人行礼,本就是应该的,阿姊说呢?”

    敏娥听了,当即便笑出了声。

    郦归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她拧着帕子看着般若道:“妹妹变得还真是快啊,这才多久,就忘了大兄了么?”

    般若听出了她口气中的警告,不由皱了皱眉,她不明白,提及大兄,有什么好警告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