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百二十八章 镇魂歌(五十一)
    郦归见般若怔忪不语,以为她怕了,不由嗤笑一声,对身旁的敏娥颐指气使,十分傲慢:“你出去吧,这里不必你伺候了。”

    敏娥转眸看了眼般若,见她没有反对,便走了出去。

    般若定定的望着郦归,郦归自以为拿捏住了般若,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

    “也算你识相,若是我将你和大兄的事嚷嚷出去,看殿下还能保得了你?”郦归的声音中满是自得。

    太子奚知道般若和弥铎之前的腌臜事,居然没有任何动静,这让郦归很是着急。

    这般若倒真是有几分本事,将太子奚迷得神魂颠倒的!

    来之前,郦归便打定了注意,她不能让般若知道太子奚已经知道了她和大兄之前的事,不然就没用了!

    般若听了郦归的话,不由蹙了蹙眉:“我和大兄?”

    郦归随手捏起桌上的糕点吃了一口,冷笑一声道:“你在我跟前装什么!你和大兄之前的腌臜事,我可知道的一清二楚!素女秘戏图,整整九九八十一幅,哪幅不是你和大兄厮混的场景?”

    秘戏图,即春宫图,般若自然听得懂什么意思。

    郦归的话音刚落,只听“啪”的一声,般若已是扬声狠狠扇了她一巴掌。

    力道之大,郦归的嘴角顿时流下一抹殷红,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你若是再敢胡言乱语,我便撕了你的嘴!”般若脸色阴沉的厉害,眼底蕴满了狠厉。

    郦归被她打懵了,捂着脸看着她半晌,最后终于反应了过来,癫狂一般就要上前和般若厮打,嘴里还骂骂咧咧的不干净:“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打我!你和弥铎做了什么腌臜事,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你以为这些事能瞒一辈子吗?若是殿下知道你早就被弥铎睡过千百回了,他还能让你当妾夫人吗?别做梦了!你最好还是赶紧讨好我,否则我便将此事闹得人尽皆知!”

    般若从墙上刷的抽下挂着的利剑,遥遥指向郦归,只听她冷笑一声:“人尽皆知?好,我倒要看看你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言罢,她猛地一甩手,利剑登时便飞了出去,在郦归的尖叫声中,利剑擦过她的耳垂,直直钉在了她后头的墙上。

    “来人!请殿下过来!”般若被气得狠了,胸口不停的起伏,脸色也难看极了。

    这件事涉及大兄,这才是她最忍不了的!

    大兄死了,她不能容忍任何人污蔑他!

    止姜和敏娥从殿外匆匆走进,就瞧见郦归正坐在地上惊魂未定,她的左耳正滴滴拉拉的流着血,而般若则是坐在那里,眉目间满是狠厉。

    “还不快去请殿下!”般若厉声呵斥一声,“今日你拿不出证据,我便让殿下将你大辟!”

    敏娥和止姜对视一眼,止姜立刻走了出去。

    郦归这才堪堪回过神来,摇摇晃晃的站起身,一手捂着耳朵,瞪着凤眸冷笑:“好啊!那就把殿下请来,子丑寅卯咱们论个明白!”

    郦归也想明白了,这件事如今闹得这么大,就算太子奚还打算护着般若,恐怕也是万万不能的了!

    拓跋戎奚来的很快,他在路上就听止姜说了个大概,其实郦归在殿下嘶喊的声音很大,止姜和敏娥是守在殿外的,自然听了一耳朵。

    拓跋戎奚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立刻将郦归碎尸万段!

    他好不容易才决定将此事隐瞒下去,就是为了不让般若受伤,可这个伶奴倒好!竟然敢去找她!

    他当初就该杀了她,而不是顾念伶奴是般若的姊妹!

    郦归眼见,一瞧见拓跋戎奚走了进来,便立刻迎了上去,眼泪说掉就掉了下来,梨花带雨的。

    “殿下,妾夫人方才要杀了奴,奴可是妾夫人的亲姊姊啊!”

    “滚开!”

    随着拓跋戎奚的一声暴喝,伴随着的是他的一记窝心脚,郦归被他踹坐在地上半天起不来,只能捂着心口脸色煞白的坐在地上。

    般若对着拓跋戎奚蹲身便是一礼,道:“殿下,伶奴郦归恶意造谣妾,字眼污秽不能入耳,特请殿下前来裁断,以正妾的清白。”

    郦归尖声打断了她:“你放屁!你有甚的清白?你的清白,就是和弥铎在床上颠龙倒凤的清白!你的清白,就是弥铎亲手为你画作九九八十一幅秘戏图的清白!你的清白,就是你为弥铎流掉一个孩子而伤了根本的清白……”

    “够了!”拓跋戎奚脸色阴冷的可怕,他暴喝一声,郦归的声音便一下子吞进了嗓子眼里。

    般若定定的望着拓跋戎奚,道:“殿下信了?”

    她瞧着他的神色,一瞬间心凉的厉害,原来这些日子的温情都是假的,一旦遇到这些事,他还是不信她!

    拓跋戎奚皱着眉道:“孤没信,你不要胡思乱想。”

    这话并没有让般若心安,反倒是让她更加深以为然。

    “来人,将伶奴郦归拖下去,拔掉舌头后大辟!”拓跋戎奚冷声道。

    郦归声嘶力竭的尖叫着:“殿下,般若就是个人尽可夫的女人,你早就知道的!她让千古国王室蒙羞,你为什么还要护着她!”

    “你早就知道?”般若难以置信的望着他,早就知道这些莫须有的罪名,却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

    她想起来了,难怪那日他莫名其妙的来,莫名其妙的落荒而逃,然后便是好长一段时间不曾露面,原来就是那个时候吗?

    所以,他信了这些莫须有的罪名,却自以为贴心的原谅了她?

    他甚至没有问过她,究竟是不是真的!

    郦归的声音还在继续,“殿下,你明明还派人去找了侍人柯圩,就应当知道奴所言不假,她於陵氏般若,就是个荡fu,难道千古国已经这样yin乱了吗?”

    般若定定的看向拓跋戎奚,道:“侍人柯圩?”

    她自然知道侍人柯圩是大兄的贴身侍人,所以他根本不来问她,反而去找旁人证实这件事?

    拓跋戎奚快气疯了,他额间青筋暴起,怒喝道:“还不快将贱人拖下去!”